影视小说网

第9章 鹰之惑(一)

上一章:第8章 垂髫年(二) 下一章:第10章 鹰之惑(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网址,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为防止/百/度/转/码/无法阅读,请直接在浏览器中输入本网址访问本站,记住了吗?

莒姬与向氏议论着小公主芈月,而芈月此时正在楚王商的宴殿层台之上,缠着楚王商要玩耍。

层台之上,此时疱人在青铜圆鼎上滋滋地烤着肉,几案上摆着青铜酒爵、盛着肉的扁足小鼎、还有摆着盛肉酱的豆和盛水果的笾,以及勺匕铏俎。寺人奉方将喷香的肉仔细切成块,调和鲜咸的肉酱,送到楚王商面前。

楚王商晃着酒爵,带着五分醉意正与女儿吹牛:“那越王无疆,居然也敢跟寡人扯后腿,还想联合齐国攻击寡人,结果,寡人就亲自率兵,直攻入越国,那越王无疆居然还想求寡人保全宗室,愿称臣纳贡。这一套当年越王勾践也干过,哼,当寡人是吴王夫差这种蠢人吗。寡人……就把无疆给杀了,把他们的宗庙也毁了,让他们再无翻身之可能……”

芈月穿着男装梳着总角,胸前挂着玉牌,穿着黄色绣如意云纹的衣服坐在楚王商的膝边,一边听一边鼓掌:“父王威武,父王战无不胜。”这边又亲手倒了一杯酒递到楚王商面前,一脸讨好地:“父王,我是您的女儿,您一直说我很像您对吧。”

楚王商见了她这副样子,便晓得她无事献殷勤必有要求,便一边乐呵呵地喝下了酒,一边道:“说吧,你又想要什么东西了?”

芈月双眸闪闪,娇嗔道:“父王太小看我了,何以见得我便是向父王提要求,不是替父王分忧解劳的?”

楚王商笑了:“哦,你能替我分什么忧,解什么劳?”

芈月便道:“父王,下次再有打仗,您带上儿可好,我会骑马,也会射箭,还可替您当前茅武士!”

楚王商见了她小小的身形,爆笑:“你这孺子?哈哈哈,前茅武士伸根手指头就能把你推个跟头。孺子,待你长到跟父王一般高的时候,再来说打仗吧!”

芈月眼睛一亮:“当真?”

楚王商拍拍胸脯:“君无戏言?”心中暗笑:“反正你这辈子都不可能长到寡人一般高……”

芈月见他笑得奇怪,狐疑地:“父王,真的吗?”

楚王商道:“自然是真的。”

芈月眼珠子一转,便撒娇地摇着楚王商:“那便让我随您去行猎吧,行猎就是练兵,我要不跟着您先练着,将来就算长到跟您一般高也没办法出去打仗的。”

楚王商享受着被摇晃,佯装受不了:“好好好,父王答应你,到秋天的时候带你去行猎。”

芈月不解:“为何要到秋天这么远啊?”

楚王商道:“如今是春季,万物生长,不可行猎,春生秋杀,行猎自然是要到秋季才行。”

芈月问:“那春天做什么?”

楚王商道:“春耕、亲蚕。过几日寡人要去御田亲耕,王后要去桑林亲蚕。”

芈月连忙问:“我能去吗?”

楚王商摇头道:“那是国之祭礼,你小儿家可不能去。”

芈月嘟着嘴转头,表示自己不高兴了。

楚王商连忙劝道:“父王给你找了个夫子,过几日你就要拜师学习了,可不许再淘气了。”

芈月申辨道:“我从来就不曾淘气过!”

楚王商嗯了一声:“哦,你从来就不曾淘气过,那前些日子是谁把御园中雉鸡的毛全给拨了?”

芈月讪讪地:“我那不是想给父王做一面漂亮的旌旗吗……”看着楚王商的笑容,声音低了下来:“顺便,也给我自己将来做一面漂亮的旌旗……”又兴奋地提高了声音:“将来战场上一亮出旗号,人家就知道我的威名!”她是前日听说旌旗皆是由上好的鸟兽羽毛做成,因此在御园中见了雉鸡的毛甚是漂亮,便把这些雉鸡的毛都拔光了欲作旌旗。

楚王商方知道她为何如此,当下哈哈大笑:“哈哈哈,你啊,你个小鬼头!”

芈月不高兴地道:“父王可是取笑我么?”

楚王商摇头:“不曾取笑,不曾取笑,你真不愧是寡人的女儿,哈哈哈……”却见她眼珠子又在转啊转啊的,知道她必有算计,揉揉她的小脑袋,问:“你又有什么鬼念头了?”

芈月习惯性地忙先申明:“我素来是很懂事的。”见楚威王不以为然地呵呵一笑,只得转而说出了目标来:“父王,听说再过三日,便是景翠将军得胜归来,叩阙献俘……”

楚王商一听就知道她打着什么主意,摆手道:“不成不成,大军得胜归朝,百战之师皆是血杀之气,你如何能够去得。”

芈月瞪起了眼睛:“我父王是大英雄沙场百战,我若是连一点血杀之气也不敢去看,何以扬我父王赫赫英名?”

楚王商听了她这话,直笑得连凭几都倚塌了,大笑道:“哈哈哈,寡人要你这孺子来扬我赫赫英名吗?不错不错,我儿当真类我,是好事,是好事!”他先是笑得太放肆,及见芈月当真恼了,忙改口夸奖讨好。

当下哄了半天,见芈月依旧是气哼哼地,知道她目标何在,却不敢答应此事,只得想了个移花接木的主意,笑道:“此事你不须问我,只消你能让母亲同意便行。”

他知道自己素来最怕这爱女歪缠,经常心一软便什么都答应了,因此遇上这种事,便尽量推到莒姬身上去,而莒姬,此时还算能克得住这小家伙。

芈月也不气馁,只嘻嘻一笑,不再说了。

楚王商自以为得计,却不知芈月转头就去缠着莒姬:“母亲,听说再过三日,便是景翠将军得胜归来,叩阙献俘,我要去看……”

莒姬不知是计,先是断然拒绝,后来被她缠得没办法,只好也与楚威王一般转移压力,道:“你若能够说服你父王答应,我便放你出去。”

芈月嘿嘿一笑:“父王说了,只要母亲不反对,他便答应。”

莒姬瞪着她,想不到她这小小孩童,便已经如此狡猾,她早知道不论是楚王商还是莒姬都不会答应她出宫去玩的,便先是哄得楚王商将此事推在莒姬身上,说是你母亲答应我便答应,再令缠得莒姬想将拒绝之事推到楚王商身上的时候,才发现两个都不肯答应的成年人,居然被她一个小儿绕进一个“你不拒绝就是答应”的圈子中了。

莒姬恨得在她额头弹了一下:“小小年纪,便如此狡猾。”

芈月也不在乎,只抱住她嘻嘻地笑:“母亲,您这是答应了?”

莒姬瞪着眼睛看着她,用力戳了戳她的额头,恨声道:“我当真命中注定要被你这小鬼来折磨。要去也可以,须得你父王的亲卫跟着,不可以独自跑走,更不可走近水边。若是违了我的话,下次再不许你出去。”

芈月扑到莒姬怀中,亲了她一口:“母亲,你待我真好。”

莒姬抹了抹脸颊,没好气地:“去去去,刚施的脂粉,便被你亲花了。”

芈月也不管她,笑嘻嘻地跑走了。

当晚夫妻两人面面相觑,虽然已经是诸般小心,却不想还被这一个小儿给套了话。无奈是君无戏言,到了景翠回朝当日,楚王商只得叫芈月穿上男装,叫了亲信卫士一名叫景离的,率了自己的卫队,带着她站在城头上偷偷看着。

此时在城门外,已经用荆棘柴草搭来了一座木门,这就是所谓的“棘门”,将士凯旋而归,由国君或者国君指定的王族重臣迎出城门外。

芈月站在城头上,但见千军万马,自北边摇摇而来,旌旗招展,尘烟满天。待到近时,更觉得人群漫天黑压压一片而来,除了几个为首的将领预先换上了新盔新甲作展示之外,大部份的将士征袍灰甲上尽是灰烬尘泥、斑斑血迹、更兼刀砍箭痕,无不破损。然而这种久战之师身上带着的血杀之气,比那些铮亮的新盔新甲,更让人有一种战场的恐惧感来。

芈月虽然站在城头上,不如城下之人只觉得铺天盖地的气息,也看不到战甲杀气,然则站在城头,却也被这股气势,压得心头一滞,不禁退后数步,直碰到一个身躯,这才站定。

却是景离扶住了她,柔声道:“小公主,你可是害怕了,若是害怕,便回去罢。”

芈月这才回过神来,当下便硬气地拒绝了这个提议,道:“哼,我才不害怕呢。我、我只是觉得我们的大军太威武了而已!”

景离被摊上这个看孩子的活计,也是无奈,只得能是顺着哄着这小公主,只盼这场仪式早早结束,把这小公主还到宫里,自己这次的工作便可结束了。

芈月又上前两步,目不转睛地看着城下的凯旋仪式,但见楚王商郊迎,检阅三军。

景翠等率三军一齐行礼,山呼“大王!”声震天际,响竭行云。

芈月从未见过如此盛大的场面,这种气势,与素日正旦君王立于城头,看着百官万民山响君王的气势,是完全不同的。

后者,是众星捧月,前者,是逆转天地。

三军凯旋,声震天地,这样的气势,足以让一个小女孩,铭记一生。

自那日以后,芈月迷上了战争,这和之前她斗鸡惹狗,

在年少荒唐岁月,自欺负小动物,欺负弟弟,欺负小竖童的日子中不胜快乐却又不同,她开始疯狂地抓着每一个人,学习着行军打仗的所有术语,她所有的游戏,也成了战争的模枋游戏。

景翠回来的第十日,她又带着两个小竖童骅骝绿耳,与弟弟芈戎,要效法楚威王行军打仗,对着楚宫的假山,发起了想象中的进攻。

她站在假山前,威风凌凌地一挥手,骅骝绿耳便苦着脸跟着伏身小跑来到她跟前听命。

骅骝有些胆小:“公主,上回闹腾,奴才便让大监打了二十荆条,咱们还是……”话未说完,便被芈月打断,她板着脸,煞有介事地指挥着:“既已从军,岂可以当逃兵,小心本将军军法从事。”

骅骝只得苦着脸陪她作游戏:“是,将军,有何军令?”

芈月指着假山道:“前面就是敌方城池,骅骝你当我的车右,绿耳你当我的御戎,戎弟你就当我的后殿,等我攻占前面的城池,你就跟我冲上去……听懂了没有?”

芈戎年纪尚小,每日只会懵懂地跟着自家姐姐跑来跑去,如今芈月对他这般吟咏,他亦是习惯性点头:“懂……”想了想又摇头憨态可掬地道:“不懂!”

芈月不耐烦的指了指他的额头,道:“你反正什么都不懂,跟着我就行了。你们两个,听懂了没有?”

绿耳战战兢兢地:“公主,莒夫人说,不让您再玩打仗……”

芈月却不在乎地挥了挥手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所以,现在你得听我的。”

绿耳无奈,只得道:“是,奴才听您的,您怎么说就怎么做吧!”

芈月一挥手,背着军中术语:“十旌为一彻,随我冲锋!”

芈月率先冲了上去,芈戎傻呼呼地也跟着叫了一声冲上去。

骅骝和绿耳只得各扯了小旗,当成军中的十排旌旗,冲了上去。

芈月冲上假山,得意地高叫一声:“我已攻占城池,勇士们随我入城。”便朝着另一头冲了下去。

不想此时正有一行人自拐角处出来,正走到假山上面,却见假山上忽然冲下一人来,撞到人群中,顿时乱成一团。

芈月正冲下去时,看到这一行人过来,已经是收势不住,正撞中一人,但听得哗啦啦一团乱响,她已经摔在一个人的身上。

芈月晕头晕脑地爬起来,才发现她身下躺着一个总角童子,黄衣悬佩,正捂着鼻子,鼻血从指缝中流下,正一脸不忿地瞪着她。

这是她与黄歇的第一次见面。

黄歇是黄国后裔,嬴姓黄氏,为伯益之后。黄国于夏代时便已经建邦,传国五十君,后因“不贡于楚”于春秋末年,被楚成王所灭以后,置黄邑,黄氏仍为封臣,然家族日衰。到黄歇时,黄族上数三代,都未有出色人物。

黄歇是这一代黄族族长的侄子,因黄族族长曾与左徒屈原交好,故而屈原见小黄歇聪颖过人,便允了黄族族长所托,收其为弟子。

这日楚王商宣屈原进宫,屈原有心想让这个弟子增长见识,于是让他作一个捧书童子,随他进宫。

不料方走到花园,便遇上了这一出事来,但见一个小童从假山上冲下来,他还未反应过来,便已经被撞翻在地,背着的书箱也摔在地上,竹简滚落一地。他被芈月正撞到鼻子上,只觉得一阵酸痛,连忙一抹,发现抹了一手的血,怒而瞪住了这个罪魁祸首。

芈月见了血,也有些着慌,连忙掏了手帕去捂黄歇的鼻子:“你、你没事吧!”

黄歇心中气愤,却碍于身在宫中,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不敢发作,只是夺过帕子,捂住了鼻子。

芈月这才转头,眼睛骨碌碌地看着周围环境,却见地上散落着竹简,当前站着一个白衣人,他三缕长须,褒衣大腋、峨冠长铗、玉带系腰、下悬组佩,穿着高高的木屐,更显得飘飘欲仙,似要乘风而去。

芈月见有大人在,一转身就想跑,却被屈原拉住了:“呵呵,小公子,撞了人就跑,这可不好。”

好不容易气喘吁吁爬到假山顶上的芈戎和骅骝绿耳看到芈月一连串撞翻他人,也愣住了。

芈月心知不妙,对着假山上大喊:“本将已经被俘,我来掩护你们速速撤退,回去增加援兵来救我!”

芈戎等人听了她的话,却不知其意,傻愣愣地站着不知如何是好。

芈月只得跳着脚对着假山上叫道:“笨蛋,快跑,找母亲去!”

芈戎等恍然大悟,撒腿就跑。

屈原本不与小童一般见识,但却知道此番楚王商宣他入宫,就是为了替公子公孙们请一个师傅的,见芈月这般年纪,又是这般衣着脾气,便猜她或许便是楚王商要他管教的学生之一了,便有心试试她,见她要跑,便捉住了她。

芈月抬头看着屈原叫道:“喂,你放开我!”

屈原笑了:“哦,你刚才不是说,你被俘了吗,哪有俘虏说放就放的?”

芈月听了此言,心头一怔,抬头斜看着屈原,不服地哼道:“看来阁下也是知兵之人啊!”

屈原呵呵一笑:“还好,勉强随大王出征过几次。”

芈月眼睛一亮,反手抓住了屈原的衣袖,眼神也炽热起来:“喂,你真的打过战吗?”

屈原抚须笑道:“身为国之封臣,怎会没上过战场。”

芈月眼珠子一转:“既然上过战场,就应该知道战场的礼仪。”

屈原感兴趣地:“哦,什么礼仪。”

芈月抬头挺胸,努力摆出威武的样子:“交战之礼,俘虏之礼。我是一军主帅,虽然陷入重围被俘,也应该有赠玉之仪。”

芈月传小说的作者是蒋胜男,本站提供芈月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芈月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 www.yingsh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8章 垂髫年(二) 下一章:第10章 鹰之惑(二)

2018-2019 © 所有内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 All contents are copyrighted by their respective authors.
Powered by YingShiXiaoShuo.COM .

烈火如歌 天盛长歌 默读 媚者无疆 九州·缥缈录 解忧杂货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