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最好的我们 No.357

上一章:尾声 最好的我们 No.356 下一章:返回列表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No.357
我拿起手机,给余淮发了一条短信。
“我在晚秋高地。”
领高考答案的那天上午,我给他发的最后一条短信,今天我用新的手机号重新发给他。
我们的故事从那条短信之后中断,今天我要从这里,重新开始。
那一年的夏天我没有等到的人,我今天一定会等到。
关于我们的事情,错乱地浮现在眼前。
他假装看不到我惨不忍睹的卷子,嘲笑我包书皮,拎着一兜子书送我回家,拉着流鼻血的我在操场上狂奔,连夜订正田字方格上的函数笔记,拎着一棵树苗跨越半个城市……最终留下一句没能做到的;有我呢,别怕。
他曾经喜欢这样平凡的一个我。
现在轮到我了。
余淮,有我呢。不管未来会发生什么,我一直在你身边,别怕。
爱情的意义本就是两个人在一起,扭转命运的手腕。
我们在一起,就是最好的。
我看到我的少年远远走过来,一开始还是医院门口那个疏远的样子,然后渐渐地、渐渐地绷不住脸上的笑意。
笑得像个得逞了的坏小子。
我知道他一定会来。
那个站在打电话的大肚子叔叔旁边一脸不忿的少年;
那个站在红榜前对我说“我名字左边的那个人叫耿耿,跟我的名字连起来,正好是耿耿余淮”的少年;
那个侧身执笔,装作随意的样子写下“最好的时光”的少年;
家长会门外的走廊里孤零零等待的少年;
在顶楼大声说“你要继续崇拜我”的少年;
站在我家门口,说“以后有的是机会”的少年;
或者是,放下红白机的手柄,说,“我也只能做到这些了”的男人;
羞涩地挠着头,说“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日子过得跟流水账似的”那个男人;
……
他带着背后的岁月,呼啸而来。
像一场七年前的洪讯,越过一整个青春,时至今日终于漫到我的眼前。
我们一起爬上坡去找那棵树。
我一边找着一边嘟囔:“不会真的死了吧。”
“没死,”他敲了我的脑袋一下,“我上个星期还来看过呢。”
我笑着看说漏嘴的家伙,直到他红着脸偏过头,拉起我的手跑到一棵挺拔的杨树前。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忽然指着树干说:“你看,我旁边那个人的名字叫耿耿,和我合在一起,刚好是耿耿余淮。”
我笑着看他,说:“我就是耿耿。”
那是我们的故事的开始。
所以就让我们从这里重新开始吧。
不枉我耿耿于怀这么多年。
(全文完)

上一章:尾声 最好的我们 No.356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玫瑰绽放的年代 这世界,缺你不可 树上的时光 断代 你我皆凡人:从金庸武侠里读出来的现实江湖 潦草 桥的故事 别处生活 什么是自由什么是爱 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