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4章 人事变动(

上一章:第0193章 人事变动( 下一章:第0195章 人事变动(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沈桐歪着头缓慢凑上前去,就当嘴唇紧密结合时,蓝月彻底松垮下来,双手环住沈桐的脖子,应和着沈桐浓浓的爱意。

沈桐明显能够感觉到蓝月的身体热了起来,接吻的瞬间身体也开始不停扭动,干柴遇到烈火,沈桐将蓝月的另一条腿摆正,端坐在自己身上,坚挺的下体正好贴在蓝月腹部,虽隔着衣服,沈桐依然能触及到蓝月柔软且平坦的腹地。沈桐荷尔蒙极具膨胀,紧紧搂住蓝月,疯狂地亲吻起来,双手不停地在蓝月身上摩挲着。

时机成熟后,沈桐把手伸进睡衣内,蓝月没有穿内衣,就当触碰到挺立的蓓蕾时,蓝月浑身一哆嗦,触电般地全身颤抖。沈桐继续探秘,将整只手掌压到来回抖动的小兔兔上,上下揉搓,并不时用手指捻动着饱满的葡萄。渐渐地,蓝月整个身体活泛起来,嘴里也发出细微的呻吟声,享受着心爱的人带来的那份温存和快感。

沈桐抚摸过后,用手指轻轻一挑,睡衣的扣子轻松解开,雪白傲人的双峰弹跳出来,一览无余。沈桐一头栽进沟壑中,用细密的胡须和高隆的鼻尖触及着那美妙的天公造物,而蓝月虽嘴里不停地说“不要啊”还不断迎合着沈桐粗鲁的举动。

沈桐只穿了内*裤,在蓝月的左右摇摆中,小弟弟也不听话似的从帐篷一侧跑出来了,随着呼吸的节奏一下一下弹跳着,沈桐引导着蓝月的手抓住那根雄壮滚烫的火腿,蓝月完全进入角色,一把狠狠抓住,让沈桐浑身一紧,抱得蓝月更紧了。

双方以不同方式轻抚着对方,沈桐也更进一步,一只手伸进睡裤,揉捏着翘立的美臀,然后游走在稀疏的林地,进入幽径时,已经湿了一大片。

蓝月洁白的肌肤泛起了绯红,白里透红,轻薄的甚至能清晰地看到毛细血管,顺着双峰,聚集到山顶。

就当俩人忘我地陶醉在抚慰的愉悦中时,一连串脚步声走到蓝月家门口停了下来,紧接着就是翻包找钥匙的声音。蓝月听到后,慌张地从沈桐身上爬下来,赶紧提起裤子,系好上衣的扣子,简单理了下头发,赶紧拿起勺子假装喂沈桐。

而沈桐被外界环境一刺激,就在蓝月翻下声的瞬间,一泄如注,都喷洒在被褥上。但听到钥匙开锁的旋转声,来不及收拾,慌忙用被子盖上,与蓝月一对笑,张着嘴吸吮着美味的鸡汤。

果然是蓝月的母亲蓝羽秋。她进门后一边换鞋,一边问道:“蓝月,沈桐好些了吗?”

蓝月故作镇定,叫道:“好多了,我在喂他鸡汤。”说话中间把一卷卫生纸塞给沈桐,沈桐快速藏在被窝里,用手缓慢地往下扯纸。

“那就好,让他多喝点,我买了条鲤鱼,中午我给你们做清蒸鱼。”蓝羽秋换好鞋后,提着菜径直往厨房走去,显然她已经把沈桐当成家里的一份子。沈桐抓住这个空隙,赶紧用纸擦拭着,蓝月看着沈桐滑稽的举动“扑哧”笑出声来。

蓝羽秋放好菜,来到蓝月房间,看着蓝月低头嗤嗤地傻笑,再看看沈桐略显羞涩的难堪表情,蓝羽秋也微笑着走了过来,坐到床前,眼睛不停地观察的俩人不同寻常的表情,凭借多年的经验,顿时明白了什么。

女儿大了,蓝羽秋也不想横加干涉,她装作不知道,询问了沈桐两句,知趣地退出了蓝月房间,回到厨房准备洗菜。

母女连心,蓝月当然知道母亲看出了端倪,有些尴尬地站起来,对着沈桐的头狠狠戳了一下,然后伏到沈桐耳边低声道:“都怪你个急猴子,我妈肯定看出来了。”

沈桐没有被蓝月吓到,反而又偷袭般地在蓝月右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呆呆地傻笑。

蓝月用手抹了下刚才被沈桐油津津地嘴唇留下的痕迹,假装生气地瞪了一眼,退出房间来到了厨房。

蓝羽秋一边洗菜,一边回想着自己的失败的爱情及家庭,莫名地留下了眼泪。由于过于专注,就连蓝月悄然出现在她身边,都没有察觉到。

蓝月看到母亲落泪,自己也跟着难受起来,眉宇一蹙,搂着母亲的手臂道:“妈,你怎么了?”

蓝羽秋缓过神来,急忙用围裙擦掉眼泪,温柔一笑道:“没事,刚才洗菜不小心,眼睛进了水了。”

蓝月当然不相信,头枕在母亲肩头,低声地道:“妈,女儿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你不高兴吗?”

蓝羽秋停止了洗菜,用围裙擦了擦手,拍拍蓝月的脑袋,道:“妈当然为你感到高兴,这些年你受委屈了,是妈欠你的。”

母亲这么一说,蓝月鼻子一酸,两行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搂得母亲更紧了,道:“妈,应该说你这些年受委屈了,你放心,女儿绝对不会离开你,我永远是你的小棉袄。”

“有你这句话妈就知足了,你的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快乐,你长大了,需要得到更多的爱,有些爱是妈给不了你的,你能够有一个好的归宿,妈这辈子就一颗心落地,彻底交代了。哎!”蓝羽秋还在为自己没能够给蓝月一个健全的家庭而自责。

蓝月突然抬起头,看着母亲的眼睛道:“妈,你恨他吗?”

蓝羽秋眼神顿时慌乱,低下头继续洗菜,喃喃地道:“我恨他干什么,是我对不起他,不说了。”谈起往事,蓝羽秋心里的包袱更加沉重,压了这么些年始终喘不过气来。

蓝月紧追不舍,继续问道:“那你想弟弟吗?”

谈到儿子,蓝羽秋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啪嗒啪嗒”掉了下来,她双手不停颤抖着洗着一片菜叶子,思绪已经完全跟着蓝月的提问回到了那段难以启齿的岁月。

楞了许久,蓝羽秋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蓝月看着母亲痛苦的表情,不忍心再揭她的伤疤,于是很懂事地接过母亲手中的菜,默默洗了起来。

蓝羽秋扶着门框,定了定神,然后推开蓝月道:“你快去陪沈桐,把他一个人扔到那里也不合适,我一个人能行。”

上一章:第0193章 人事变动( 下一章:第0195章 人事变动(
热门: 市长秘书前传 政法书记 良心作证 弄潮(掌舵者) 市长司机 伪官 官场情妇 倾斜的天平 高纬度战栗 组织部长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