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谁允许你进来的?(2)

上一章:第21章 谁允许你进来的?(1) 下一章:第23章 谁允许你进来的?(3)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乔安好忍不住望的有些出神。

等到她彻底回过神来的时候,窗外天色已黑,原本位于半山腰的别墅就静,此时显得更静,隐隐的都可以听见别墅外树林里传来的虫鸣鸟叫声。

卧室里的灯没有开,一团漆黑,乔安好拿出手机,借着手机屏幕的光线,关开了灯,然后伸出手,摸了摸陆瑾年的额头,发现烧退了一些,但是仍旧很烫,于是她将他额头上的毛巾重新更换了一条新用冷水浸湿过的。

乔安好始终都在守着陆瑾年没有睡,每隔一段时间,她就会给他额头上换一次毛巾,等到夜里十一点钟的时候,他的温度终于不再是那么高的吓人,乔安好这才彻底松懈了下来,人坐在地板上,趴在床边,没有控制住的睡了过去。

因为睡眠的姿势不好,所以乔安好根本没有睡多大一会儿,就醒了过来,她第一个举止就是惯性的去摸一模陆瑾年的额头,发现,原本已经退下去的温度,又高了起来,乔安好连忙拿着冷毛巾给陆瑾年擦身体降温,可是这一次却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甚至男子温度越升越高,到了最后,昏睡中的他,因为过于难受,都发出了低喃声。

想必是冷毛巾只是起到了短暂的降温,要想彻底消除病根,还是要靠药物。

深更半夜,荒郊野岭,乔安好真的怕陆瑾年这么烧下去,烧出来点问题,可是昏迷不醒的男子又不能吃药……

乔安好盯着陆瑾年看了一会儿,然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站起身,从床头柜上拿了药,先塞进陆瑾年的嘴里,然后自己喝了一口水,缓缓地低下头,冲着陆瑾年的唇凑了过去。

伴随着乔安好低头的举止,男子的脸离她越来越近,她都可以清楚地感觉到男子的呼吸,她全身都跟着紧张了起来,放在陆瑾年脑袋两边的手,用力的抓紧了床单,然后唇瓣哆嗦的贴上了陆瑾年的唇。

乔安好只是觉得自己心跳都跟着停止了一般,除却三个多月以前,她和他醉酒发生的那一晚之外,这是她第二次和他唇碰唇。

乔安好屏住呼吸,将嘴里的水渡进了陆瑾年的嘴里,然后用舌尖将男子嘴里的药丸和水顶到了他的喉咙处,等着他将药和水都吞咽下去之后,乔安好便快速的离开了陆瑾年的唇,抬起手,捂着自己的嘴,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她感觉到自己心脏速度快的,仿佛随时要从喉咙里跳了出来。乔安好忍不住望的有些出神。

等到她彻底回过神来的时候,窗外天色已黑,原本位于半山腰的别墅就静,此时显得更静,隐隐的都可以听见别墅外树林里传来的虫鸣鸟叫声。

卧室里的灯没有开,一团漆黑,乔安好拿出手机,借着手机屏幕的光线,关开了灯,然后伸出手,摸了摸陆瑾年的额头,发现烧退了一些,但是仍旧很烫,于是她将他额头上的毛巾重新更换了一条新用冷水浸湿过的。

乔安好始终都在守着陆瑾年没有睡,每隔一段时间,她就会给他额头上换一次毛巾,等到夜里十一点钟的时候,他的温度终于不再是那么高的吓人,乔安好这才彻底松懈了下来,人坐在地板上,趴在床边,没有控制住的睡了过去。

因为睡眠的姿势不好,所以乔安好根本没有睡多大一会儿,就醒了过来,她第一个举止就是惯性的去摸一模陆瑾年的额头,发现,原本已经退下去的温度,又高了起来,乔安好连忙拿着冷毛巾给陆瑾年擦身体降温,可是这一次却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甚至男子温度越升越高,到了最后,昏睡中的他,因为过于难受,都发出了低喃声。

想必是冷毛巾只是起到了短暂的降温,要想彻底消除病根,还是要靠药物。

深更半夜,荒郊野岭,乔安好真的怕陆瑾年这么烧下去,烧出来点问题,可是昏迷不醒的男子又不能吃药……

乔安好盯着陆瑾年看了一会儿,然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站起身,从床头柜上拿了药,先塞进陆瑾年的嘴里,然后自己喝了一口水,缓缓地低下头,冲着陆瑾年的唇凑了过去。

伴随着乔安好低头的举止,男子的脸离她越来越近,她都可以清楚地感觉到男子的呼吸,她全身都跟着紧张了起来,放在陆瑾年脑袋两边的手,用力的抓紧了床单,然后唇瓣哆嗦的贴上了陆瑾年的唇。

乔安好只是觉得自己心跳都跟着停止了一般,除却三个多月以前,她和他醉酒发生的那一晚之外,这是她第二次和他唇碰唇。

乔安好屏住呼吸,将嘴里的水渡进了陆瑾年的嘴里,然后用舌尖将男子嘴里的药丸和水顶到了他的喉咙处,等着他将药和水都吞咽下去之后,乔安好便快速的离开了陆瑾年的唇,抬起手,捂着自己的嘴,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她感觉到自己心脏速度快的,仿佛随时要从喉咙里跳了出来。

国民老公带回家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国民老公带回家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国民老公带回家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ingsh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21章 谁允许你进来的?(1) 下一章:第23章 谁允许你进来的?(3)
热门: 甄嬛传 佣兵天下 国民老公带回家 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 龙族5悼亡者的归来 天龙八部 浮生六记 佛本是道 星辰变 悲伤逆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