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二章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袁真遇到了一场意外。

若是知道会发生这样的意外,袁真是断然不会跑到楼顶去的——这里所说的跑只是一种修辞,她其实是以极其缓慢的步速上楼的。那条作为安全通道,很少有人光顾的楼梯里弥漫着油漆与涂料的气味,她的脚步发出瓮声瓮气的回音,让她觉得有人跟在后面,她甚至还回头看了一眼。后面除了空空荡荡的楼梯,当然什么也没有。于是她就慢慢慢慢地爬到了楼

梯顶部。那里有一扇通往楼顶的门,那扇门按说是应当被管理人员锁着的,可它却一反常态地敞开着,明亮的天光从那里倾泻进来,让人莫名地生出喜悦。袁真迎着那天光,轻轻地迈了一步,就跨到了楼顶。

楼顶很开阔,楼顶之上秋日的天空更是辽阔无边,而且是那样一种纯粹的淡蓝,蓝得让人想融入其中。袁真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向东端走去。她脚下这幢新落成的办公楼被玻璃墙包裹得严严实实,虽然不高,才十层,但是在莲城鳞次栉比的高楼簇拥下,显得特别打眼。原因很简单,它是这座城市管理者的办公地,是莲城政治生态中的第一高楼,所以它天生就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

袁真走到了东端的边缘。她居高临下,看到了院子里的草地和蓊郁的香樟树,她将目光放远,越过一片参差不齐的房顶,眺望远方起伏着的山脉。楼顶的边缘没有护栏,只有一道高及她小腿的象征性的坎,可以说,她处于了某种危险的境地,只要她再往前迈出一步,或者有一阵晕眩,都有可能像一片树叶一般坠下楼去。但是,她显然不在意,或者说她沉浸于某种情绪中而忘记了惧怕。她久久地凝望着不能企及的远方,眼神空虚而迷茫。时近黄昏,太阳躲到一幢高楼背后去了,夕阳的余晖从高空反射下来,使得她秀气而挺拔的鼻子在脸颊上投下了一抹阴影。起风了,有落叶和鸟影在空中翻飞,让她分不清彼此。风如柔软的水擦着她的身体流过去,令她心旷神怡。为了享受更多风的清爽,她慢慢地抬起了双臂,恍惚之间,觉得自己是一只展开双翅的鹰,正尽情地翱翔于天地之间,让风梳理着羽毛和心情。她眯缝起眼睛,简直要沉醉了,她将一只脚踏到了楼顶边缘的坎上,仿佛想纵身一跃,便乘风归去……

就在这时,楼下的甬道上有人发出了短促的惊叫:“啊,有人跳楼——!”

惊叫者是个中年女子,她一边叫一边用一只食指颤抖地指着楼顶,而原本夹在她腋下的文件已散落一地。她的惊叫是有道理的,从她的角度看,站在楼顶作展翅欲飞状的袁真就处在纵身鱼跃的刹那。惊叫声恐怖而尖锐,霎时刺疼了许多机关干部的神经,他们纷纷跑过来,向天空仰起他们平时难得一仰的头颈。那一张张原本矜持的脸,此时显露出了个性化的神色,有的惊愕,有的讶异,有的紧张,有的兴奋。他们都下意识地瞪大了双眼,去辨认楼顶那个轻生者的面容。都是在一个大院里供职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哪有不认识的理?一个熟悉的名字便跳在了他们的脑际。好几个人同时掏出了手机,从这一刻起,市委新办公楼有人跳楼的重大新闻就开始向莲城的各个角落流传。与此同时,楼下的人越聚越多,他们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却又都压抑着喉咙,似乎怕惊动楼顶那个看上去摇摇摇欲坠的身影。

而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的袁真,对楼下发生的一切懵然无知。她仍眯着眼,享受着清风、远山和属于她自己的那份迷茫与宁静。直到一阵警笛的鸣叫由远而近,她才睁大眼睛往楼下望去。她困惑得很,楼下麇集了那么多人,如同一大群蚂蚁,在干什么呢?她移动了一小步,立刻觑见下面的那些人骚动了一下。及至看清那些人都朝她仰着一片蘑菇似的面孔时,她更是迷惑不解了:看我干吗?我有什么好看的?她微微地蹙起了纤细的眉头。

这时,一个严厉的男声在她身后响起:“袁真,你不要这样!”

袁真一回头,便看见了市委秘书长吴大德神色紧张的国字脸。吴大德向她走了几步,就停下了。吴大德身后跟着的一群人也停下了。他们的脸一律焦虑不安,五官都拥挤在一起。吴大德向她扬了扬手,痛心疾首地道:“你还年轻啊!”

袁真茫然地眨眨眼,不知秘书长所言何意。她一时无法理解眼下的情景。

吴大德放低声音,急切地说:“你有什么想法,有什么要求,可以向组织上提嘛!”

袁真莫明其妙:“我没要求啊。”

“我知道你有想法,你的才能,你的工作成绩,大家也是有目共睹的。刚才我不是向你说明了吗?这次提拔,不是你不够条件,实在是名额有限,职数有限。你的级别问题,迟早是要解决的!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可是,你也不要为此想不开啊!”吴大德用右手背拍打着左手掌心,苦口婆心地说。

袁真愣住了,直到这时,她才明白她陷入了什么样的尴尬。她恍若挨了一巴掌,血往脸上一涌,脑子里嗡嗡作响。她一时说不出话,下意识地往楼下瞟了一眼。

吴大德叫道:“你千万不要冲动,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提拔的事,组织上可以重新考虑的!”

袁真恍如置身一个荒诞的梦境,没有一点真实感,她咬了咬了嘴唇,疼感告诉她,一切都真实地进行着。她稍稍冷静下来,脸上的红色悄悄褪去了,但胸膛里憋了一股气。既然不是梦,她就要作出某种反应。她乜了吴大德一眼,说:“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我不这样,就可以考虑提拔我?”

“嗯,可以这样理解!当然,也不是我说了算,提副处级是要市委常委讨论通过的,可是我可以帮你说话;其实最主要的是得到推荐,这你也晓得的,在我分管的范围内,提谁不提谁,我还是可以说了算的。你的事,包在我身上了好不好?我以我的党性作保证!”

吴大德右手有力地拍打着胸脯。拍打胸脯是他常用的肢体语言。袁真却被这个动作惹恼了,脸胀得通红:“你们是不是都认为,我得不到提拔就应该想不开?就应该从这里跳下去?”

“难道你不是?”

“难道我应该是?”

“不是你站在楼顶干什么?”

“我憋闷得很,我就不能来楼顶站一站,透口气?”

吴大德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是来透气的?”

袁真不言语,回头望望楼下。围观者密密麻麻一片,其间还夹着一辆蓝白相间的警车。一阵嗡嗡的议论声隐约传来。吴大德身后的那群人也在交头接耳,好像对她的解释半信半疑。

对这样的情形吴大德显然很生气,抹一把头发,厉声道:“既然如此,你还不过来,还站在楼边边上干什么?你不怕死吗?”

袁真便往里走了几步,嘀咕着,活都不怕我还怕死?

吴大德严肃地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她说。确实没什么意思,这话是她从一本小说里看来的,没想到记住了,并且在这个时候说了出来。

吴大德脸色发青:“走,到我办公室去!”

“干什么?”

“干什么?你还嫌你造成的影响不够恶劣是吧?你看看,惊动了多少人!机关的形象被你败坏成什么样子了!还不能教育教育你?”吴大德指着楼下说。

袁真的态度忽然激烈起来:“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来透透气就犯下大错了?你们说我要跳楼,是污蔑,是对我的人格侮辱,我还要求为我恢复名誉呢!反而来教训我?我就不去。”

“你敢!”吴大德指着她,“你一个机关干部,敢不服从领导?”

袁真瞟着他说:“你不怕我跳楼了?”

或许是她的神情太怪异,吴大德一时张口结舌,竟无言以对。

有风飒然而至,袁真感到了一丝清冷,便用衣襟掩了一下身体,从吴大德身旁走了过去。恍惚之间,她感觉自己是走向刑场的革命者,大义凛然,从容不迫。她下了楼梯,穿过楼道,进了自己位于六楼的办公室。一路有许多眼睛盯她,而议论声如蜜蜂乱舞,其中一些甚至碰到了她的脸上。

她在办公桌前坐下,拿起茶杯喝了几口水,又抓住鼠标毫无目的地在电脑屏幕上乱点了几下,忽然就伏在桌沿上咯咯咯地笑了起来。她不明白自己为何要笑,只知那笑的欲望像兔子一样在胸膛里蹦跳,怎么都按捺不住。她全身抖动,笑得就跟古人形容的那样,花枝乱颤,眼泪都迸了出来。

她知道自己失态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既有悖于常理,也有悖于她的性格。她从来没有想到,她竟然有顶撞上级的胆量。后果是不言而喻的,如果说她在这幢大楼里真有过什么前途的话,从此之后就不会有了。幸好,她已经不在乎这个了。

她止住笑,用面巾纸揩干眼角的泪水,看看到了下班时间,抓起挎包就走。

在门外,她碰到了她的顶头上司,与她共用一间办公室的郑爱民副主任。她旁若无人地与郑爱民擦身而过,也懒得注意他的表情。郑爱民追着她走了几步,嘀嘀咕咕地跟她说了几句什么,她没听清,也就置之不理。

经历了一场意外的袁真觉得自己不是过去的袁真了。

看着袁真的背影一步步离开了楼顶,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但我心里仍惴惴不安。毫无疑问,以后很长一段时间,袁真都将因这场意外而处于某种尴尬境地,她在机关里不会有好日子过。而我,正是陷她于尴尬的重要原因——作为保卫科长,我拥有楼顶这扇门的钥匙,昨天我来楼顶巡查过,离开时顺便用脚勾了一下门,那门却不像是机关的门,没有一点服从的秉性,非但没有自己碰上,反而弹了回来。我心里正烦躁,就懒得管它,甩手而去了。如果我不烦躁,就会把门关上;如果门关上了,袁真就到不了楼顶;袁真不到楼顶,也就不会遭人误解而发生这场意外。萨特这家伙真是把话说绝了,真的是他人即地狱,在这件事上,我就是袁真的地狱。

不过,你不要以为我是个心软的男人,不,我心硬得很。要是换个人,我绝对不会心里不安,即使她真的跳下去了,我也会认为与我无关。你也不要以为,我和袁真有什么特殊关系,我们也就是认识时间长一些,还有,就是我和她的表妹吴晓露谈过一年恋爱。平时在机关里和她照面,也就是说上一两句闲话,互相笑笑而已。当然,当袁真对我笑时,我总有一些受宠若惊的感觉,像透过来一缕阳光,把心中的某些角落照亮了。你要知道,袁真是很少对人笑的,她太矜持了,特别是在领导面前,她总是那么沉静、沉默、沉稳,她的矜持有时甚至到了不近人情的地步。比如在电梯里遇到领导了,即使是我们莲城的最高领导,你不先开口,不先对她笑,她也不会首先打招呼的,她只会两眼漠然地盯着红色的指示灯,只等电梯门一开,就若无其事地走出去。

如此一来,袁真的作派就与机关里别的女同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显得十分的另类,她的矜持被人视作孤傲,视作清高,视作不懂人情世故甚至于目无领导,也是顺理成章的了。

依我看来,袁真的矜持也好,孤傲也罢,都是她的一种自我保护,它们的作用可能相当于刺猬身上的刺,或者穿山甲身上坚硬的鳞片。当然了,从另一角度来说,亲昵和恭顺也许是更好的自我保护,这要看你怎么去理解和运用了。人太复杂了,机关人更甚,这里不多说。

其实,孤傲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孤傲得起来的,孤傲也是要有资本的。相貌与才华,就是袁真被人公认了的资本。我不想说她漂亮,漂亮这个词对她来说太俗气,也太轻飘了。我宁愿说她美,她的端庄,她的清秀,她的匀称,她的素净,甚至于她的矜持,都是这种美的组成部分。她也化妆打扮,但不显山不露水;她从不穿过于暴露的衣服,但即使是一身严谨的职业套装,也包裹不住她特有的往外散发的女性魅力。

总之,这是一个让人过目不忘,回味经久的女人。她的才华更是一把搁在口袋里的尖锥,早就露了头角的。她能写一手好文章,被列为机关里屈指可数的笔杆子之一。这不是说她的文章里就没有套话,做官样文章,套话必不可少,关键是她的套话总是套得恰到好处;而她的文字呢,却感性得很,即准确又灵动,在言语的背后有着强大的逻辑力量。她并不在写报告的职位上,在八楼办公的常委们,要做某种报告时,却时不时地点名要她来捉笔。

所以,在别人眼里,具体来说,在机关干部们的眼里,这样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子,是早该提拔了的。可是,在机关工作十几年了,她连我都不如,我还有个实职,她连个实职都没有,还只是个主任科员,非领导职务。虽然别人也袁科长袁科长地叫,在我听来,那称呼是十分的刺耳的。

曾经有好多次,都风传她要提了,到后来却总是落空。这风传常常与秘书长喜欢许愿有

关,而在机关里,表面上守口如瓶,讳莫如深,却是没有什么秘密可言的,与人事有关的事更是比电波传得还快。旁人一听说,就觉得这回袁真有戏了。这一次就是如此,一个月前,秘书长给袁真布置一个写材料的任务时,就给她许了一个愿,说只要好好完成任务,一旦有提拔的机会,组织上首先就考虑她。其实,在推荐和申报的权力范围内,组织上就是秘书长。可结果到了民主推荐这个程序时,“组织上”却以年轻化的名义在被推荐人的年龄上设了限,推荐了某个副书记的秘书,将袁真排除在外了。自然,袁真无论如何也不是副书记秘书的竞争对手,不过,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有很多人投了她的票,其中也包括我。

事后,也就是今天下午,秘书长怕袁真想不通,便找她去谈话,做她的思想工作。秘书长经常将他的政工师职称炫示于人,说做思想工作是他的政治优势,也是他的强项。此言不虚,非但是他的强项,简直是他的嗜好。秘书长习惯于先给人许愿,许的愿实现不了,再以组织的名义做思想工作,侃侃而谈,不厌其烦,一直做到即使你心不服,也要你口服了才会放你走。这有一点像游戏,或许就因为带点游戏的性质吧,秘书长可以说是乐此不疲。当然,秘书长也是一片好心,人在失望的时候最需要的就是重燃希望之火,否则,人生还有什么意思?不过,秘书长的领导艺术再好,诲人的技巧再高,对袁真也没用,否则她就不会从秘书长办公室出来后感到烦闷,要到楼顶去透气,从而导致这么一场意外。

不过说句公道话,秘书长基本上是个说话算数的人,他给人许的愿,大部分还都落实了的。在这个问题上,袁真还真不能怨天尤人,她自己有些工作没做到场。其实在推荐之前,我在电梯里遇到她时还特意提醒过她。我说:“袁真,秘书长那里做工作没有?”

袁真似乎有点不明白:“做什么工作啊?”

我笑了笑,伸出两个指头做了个点钞票的动作。

袁真淡然一笑,就不作声了。我的话她不可能不懂,现在的莲城,给领导送礼是约定俗成的普遍现象,没有什么说不得的。但她显然不认同,我清楚地看见一丝不屑的神色从她的嘴角流了出来。

常言说得好,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上不会掉馅饼,舍不了孩子打不了狼。这个袁真似乎连常识都没有。你又孤傲,又不送红包,难道还要别人求你不成?这样一来,提拔不成不说,联系到另外一件陈年往事,事情就愈发的复杂了,就不仅仅是对领导不尊重了。

那件事发生在十五年前,那时,我和袁真都刚进机关不久。忽然有一天,我们被抽到一个调查组,去青山县青云乡调查市委工作组组长骚扰一个中学女教师的事。调查组有三个人,我和袁真都是成员,组长是市委办的纪检室主任。袁真是负责做记录的,不用开口,将听到的记下就行了。可即使是这样,袁真也被那位叫廖美娟的女教师赤裸裸的话羞得抬不起头来。那时,她虽然也不小了,可还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等到与那位被控告的工作组长谈话时,袁真的脸就更红了,头低得几乎垂到了膝盖上,因为工作组长激烈地辨称,他的手只到过女教师的哪些哪些部位,某些隐秘的地方是绝对没有光顾过的,而且根本没有暴露过自己的某些器官。工作组长委屈之极,口口声声恳请娘家来的领导替他做主,不能让女教师的污蔑毁了他的前程。说到激动处,他竟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将袁真吓了一大跳,笔都落到了地上,脸也胀红了。调查陷入了困境。正当我们一筹莫展之时,廖美娟却突然找到了我们,坦白说这一切都是她的不实之词,她是与工作组长有过一些亲密接触,但都是她主动的,她之所以投怀送抱,是另有所图,想让组长帮忙将她调到县里去工作,而她之所以写信诬告他,是因为他拒绝了她,她一气之下才做了错事,工作组长没有被她的糖衣炮弹打倒,他是党的好干部,我们应当表扬他而不是处理他,她愿意为此事承担该承担的一切责任。事情总算弄清楚了,我们对廖美娟进行了严肃的批评教育,对工作组长也做了某种程度的抚慰和告诫,就回到了市里。

按说这么一件事,过去也就过去了,不会对我们有什么影响的。可是世事难料,谁知道,那位叫吴大德的工作组长扯起了顺风帆,后来在下面当了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一级一级地往上升,三年前竟回到市里做了我们的秘书长!第一次在会场听新来的吴秘书长讲话时,我和袁真面面相觑,无有话说。面对一个曾对自己下过跪的上级领导,我们内心的复杂和尴尬可想而知。我希望吴大德秘书长不是鸡肠小肚之人,忘掉这样不愉快的事是明智的。事实上,此后吴大德见到我时总是谈笑风生,脸上从没有一丝往事的痕迹。我呢,也尽量装

着早忘了这事,我相信,在一堆衷心的赞颂之词和一脸谦恭的笑容面前,吴大德是可以忽略过去的印象的,尽管我也时不时地怀疑,我在仕途上的徘徊不前与此不会没有关系。宰相肚里可撑船,我宁愿相信吴大德是一位这样的宰相。

但是,即使秘书长真的忘记了过去的难堪,像袁真这样处理与领导的关系,也是有害无益的。吴大德秘书长很有可能认为她在轻视他。平心而论,如果我徐向阳是吴大德,我也会不喜欢她,也不会提拔她。人心都是肉长的,谁不喜欢摸顺毛呢?

可是,我为何对袁真总有一点敬重之心呢?就因为我还不是一个秘书长?

从办公室到机关宿舍区只有不到十分钟的路程。袁真脚步匆匆,木着脸穿过众多暧昧的目光回到家中,才发觉忘了去菜场买菜了。她坐在沙发上,脑子一片空白。

丈夫方为雄回来了,一脸焦灼,边蹭鞋边说:“怎么不接电话?急死我了!”

袁真从包里掏出手机一看,有九个未接电话,淡淡地说:“我把手机呼叫设置成振动了,没听见。”

方为雄坐到她身边,迫不及待地问:“到底怎回事?”

“你也知道了?”

“都满城风雨了,还能不到我耳朵里来?你究竟怎么了?”

袁真说:“我到楼顶去透气,被人说成了要跳楼,就这么回事。你也信以为真?”

方为雄说:“我当然不信,别人不了解你我还不了解?你是真清高,决不会为一顶小小的乌纱帽折腰。可我不信有什么用?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而我是有口难辩!那恶劣影响都散发出去了!你也真是吃饱了撑的,哪里不能透气,跑到楼顶上去干什么?现在是提拔干部的敏感时期,你又是那么个状况,人家当然有理由猜测你议论你。”

袁真心里很堵,说:“这么说来,是我错了?”

“不是你错了,难道是别人错了,是组织上错了?”

“好好,就算我错了,我错了我自己来承担,跟你没关系。”袁真摆摆手,不想跟他说了。

方为雄丧气得很:“说得轻巧,你是我老婆,能没关系?人家说你,能不联想到我?市委领导对我能不有微妙的看法?在机关工作这么多年了,还这么不谨慎!这影响不知要多久才能消除。”

“如果连累你了,我只能对你说声对不起……算了,说也无益,不说了。我不想做饭了,叫食堂送两份煲仔饭来吧。”

袁真去拨电话,方为雄拦住她:“不用叫了,我们都出去吃吧,各请各的朋友,顺便做点解释,多少消除一点影响。这个时候,你越不露面,越是弄假成真。”

“机关这么多人,你解释得过来?越解释人家才越信以为真呢!”袁真觉得他的想法简直可笑,“要去你去吧,谣传就是谣传,我懒得理。”

“你呀,要不是这么犟,何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

方为雄很不高兴,叹了一口气,夹上他的黑皮包出门去了。

袁真默默地看着方为雄消失在门外。丈夫的背影有点驼,像是负荷着某种重物,看上去令人难受。丈夫说她犟,那个犟字的含义是十分丰富的,她心里非常清楚。她比方为雄还早进机关,可是在他眼里,她这机关干部是做得很失败的。她对丈夫也有一个字的评价,那就是俗。她的想法只在心里,从来没有明说过。她实在不愿意用这个字来说丈夫,她觉得说丈夫的同时也是对自己的贬低。如果说过去丈夫的俗还只是她的一种感觉,一种担心,那么后来的一件小事就使这感觉和担心落到了实处。

那一天,她去教育局办事,正好碰上开会,她亲眼看到身为纪检组长的方为雄于众目睽睽之下替坐在一旁的局长脱下外衣,拍打拍打衣襟,又吹吹领子上沾的头屑,再小心翼翼地挂到椅背上。那一刹那间,袁真羞得满面通红,恨不能钻到墙里头去。丈夫的神态,特别是那个吹衣领的动作,太奴颜了,太下作了,也太令她难受了。她事没办成就跑掉了。

但是,从此之后,她就逃不掉那个场景的纠缠,一不小心,它就会在某些关键的时刻浮

现在她的脑际。好几次与丈夫做爱时,它就不请自来,成为高xdx潮遥不可及的原因。方为雄经过多年努力,终于成了副处级干部,现在正在为挪个位子当副局长而奋斗,副局长与纪检组长级别相同,但权力大得多,而且叫起来也好听得多。她今天的这场意外,无疑对他的仕途有负面影响,他有理由不高兴。但是,他有没有想过妻子的感受呢?

窗子不知不觉黑了下来,袁真拉上窗帘,打开了灯。电话铃急促地振响,来电显示屏上有号码,但她看都不看就将电话挂掉了。谁的电话她都不想接,她想象得到别人会说些什么话,无非是打探、安慰和怜悯,兴许还有幸灾乐祸。此时此刻,任何语言都只会给她增加烦恼。接下来她关了手机,将电话线也拔掉了。她现在最需要的是安静,她不希望任何人来打扰。

她喝了一杯牛奶,吃了几块饼干,权当晚饭;又洗了一个澡,才坐下来看电视消磨时间。几十个频道换来换去也没什么好看的,一不小心碰到莲城新闻联播,又是那几张晃来晃去滚瓜烂熟的官脸,赶紧跳过去,免得倒了胃口。后来见到了宋祖英光鲜的笑脸,她才将遥控器放下了。“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宋祖英唱得实在甜美,可她开心不起来,对她来说,今天决不是个好日子。宋祖英越是声情并茂,她越是心烦意乱。

她索性关了电视,上床睡觉。

很奇怪,一挨着枕头,她就进入了梦乡。她又来到了楼顶,她站在浩浩天风中,俯瞰着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慢慢地举起双手。她触摸到了头顶的白云,它非常柔软,她想扯下一片来擦拭自己的脸,身后却传来了一阵喧哗。她想逃避那些喧哗,纵身一跃,像一只鸟一样飞了出去。她用力地挥舞她的翅膀,但是她直直地往下坠,左右一看,原来她的翅膀没有羽毛,只是两只光溜溜的手臂!而在她的脚下,是黑咕隆冬的深渊。她四肢冰凉,恐惧地闭上了眼睛。她一直往下坠落,坠落……突然,在她即将着地的刹那,一双手拦腰抱住了她,紧紧地勒得她透不过气来。

袁真醒来了,朦胧之中她发现自己被丈夫压着,丈夫的手正在她身上忙碌。她用力推他:“你干什么?!”然而她力气太小,不可能推开他。方为雄一身酒气,气喘吁吁地说:“我心里不好过,我、我晓得你心里也不好过,我想给你一点安慰……”

她叫道:“我不要!”

然而他不理她,身子一翻,蛮横地压住了她。她只好摊开四肢不动弹了,浅浅的泪溢出了她的眼角。他像一头野兽般冲撞着她,比以往任何一次都猛烈。她里面隐约作疼。她咬着牙等他完事。当他从她身上滑下来,躺在她身边喘息时,她说:“你就是这样安慰我的吗?”

他说:“感觉不好?”

她说:“好,好得像秘书长跟我谈话一样。”

“什么意思?”

“我被你强xx了,”她说。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二章
热门: 苍天在上 税务局长 暗算 公考的那些日子 重生之官屠 重生世家子 激情越位 市长司机 官场风月 跑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