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上一章:第六章 下一章:第八章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几乎整整一个上午郑爱民都在与网友聊天,除了肉麻地打情骂俏之外,还戴着耳麦五音不全地唱歌,完全无视同室的袁真的存在。袁真烦不胜烦,只好借故跑到妇联和人扯了一会儿闲话,回到办公室,却又看见一个嘴唇涂得血红的女人在和郑爱民促膝谈心。那女人操着一口冒牌的普通话,大谈网络趣事,一听就知道是郑爱民的网友。袁真做不了事,心里烦恼,也就不理他们,将电脑打开,放起了音乐。那女人受了打扰,竟然反客为主,不满地白袁真一眼,甩出一句莲城话:“一点麦(没)礼貌!”然后就做少女状,扬起兰花指,对

郑爱民说声拜拜,鼻子一哼一哼地走了。

袁真得罪了郑爱民的网友,郑爱民也就对她没有好脸色,两块脸直往下垮。直到中午快下班时,郑爱民才一拍脑门说:“差点忘了件大事!袁真,秘书长交待下来,派你给新来的于副书记写个有关农业产业化的报告!”

袁真看着电脑头也不回:“不写。”

郑爱民讶异不已:“你脑子进水了吧?”

袁真说:“我写才脑子进水呢。给书记写报告有综合科,有政研室,凭什么要我写?不在我的岗位责任之内,不写。”

郑爱民说:“书记点名让你写,是领导看得你起。”

袁真说:“提拔的时候怎么没人看得我起?”

郑爱民说:“怎么,你也计较这个了?我还以为你真的不食人间烟火呢。还是写吧,过去不是写过不少吗,你又不是不能写。”

“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

“到底写不写?我好回复秘书长。不写的话,你可要考虑后果啊。”

袁真的火一下就起来了,红着脸说:“什么后果?是双规还是开除公职?我等着!就是坐牢也比在这儿受罪强!”

说着,没有用正常的关机程序,她就直接抽掉了电脑的电源线,抓起包就冲出了办公室。郑爱民看着她的背影,惊得目瞪口呆。

回到家中,袁真才慢慢平静下来。她感到眼睛有点热辣,往镜子里一瞧,竟然还含着一层薄泪。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何突然发这么大的火,胸中那汹涌的委屈感从何而来。她真的不想在这个地方呆下去了。

可是,她能到哪儿去呢?哪里是她的安身立命之地呢?

她无力地躺在沙发上,迷惘不已。

后来饥饿感将她拽起,将她往机关食堂里拉。离婚之后,她就懒得做饭了,一直吃食堂。自己给自己做饭是最没意思的,往往等到饭菜做好,食欲就一点也没有了。还是简单的生活让人轻松。她要了一份快餐,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慢慢地吃。饭堂里就餐的人并不多,倒是包厢里人满为患。但是她很快发现,那位从省城下来挂职的于副书记也坐在饭堂里,津津有味地吃着一份快餐,好几个男女干部围绕在他身边,个个有说有笑。

这个叫于达远的副书记袁真见过几次,但从没说过话。听说他留学美国十年,是从海外归来的博士,俗称“海龟”。所以他的装束也与众不同,上身总是一件茄克衫,而下身则是一条牛仔裤,很精神,也很洒脱,容易让人联想起美国西部和小布什总统。又听说他是来莲城挂职镀金的,一年后就会回省城任要职。于是就像一块喷香的蛋糕引来了许多的蚊蝇一样,他的身旁很快聚集了一帮各有所求的人。对这样的领导袁真从来都敬而远之,所以她懒得多瞟他一眼。如果说这之前她对他还有所好奇,对他的精神状态还有一丝好感,那么现在那好感已烟消云散了。他与别的官员没什么两样,也颐指气使,也盛气凌人,也要命人捉笔,也要拾人牙慧。

袁真没想到这个于副书记会在众目睽睽之下端着饭盘子向她走过来。她诧异地望着他,一时有些手足失措。于副书记笑眯眯地在她身边坐下,说:“是袁科长吧?”

她胡乱地点了点头,她的眼角余光瞟见,周围的人都向她转过脸来了,这让她很不自在。于达远肯定知道她拒绝为他写报告的事了,她就等着挨批评吧。她埋下头,很认真地吃着饭,同时用无声的矜持捍卫着她的尊严。

于达远瞟她一眼说:“我喜欢你的文笔。”

袁真脸蓦地红了,她没料到他如此直截了当,而且,他怎会知道她的文笔呢?

于达远似乎看见了她的心思,说:“为了解情况,我浏览了近年来的一些主要报告,其中有几个很抢眼,一问才知是你写的。”说着他将那几个报告的标题点了出来。

袁真没想到他记性这么好,虽然她仍心存戒备,却也有一点受用的感觉。她咬咬嘴唇说:“也不过是官样文章。”

于达远说:“不一样,同样的报告,你写来就鲜活得多,既有逻辑感,更有一种伸手可触的现实感。”

袁真不由地看了他一眼,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评价她写的文章,令她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她说:“于书记也许看走眼了吧?”

于达远摇摇头:“我的眼力一直很好,既不近视也不老花。其实那个报告应该由我自己动笔的,我习惯于说自己想说的话。无奈初来乍到,实在不了解情况,所以才想请袁科长代笔,不料碰了个钉子。呵呵,机关里难得这样有个性的干部吧?袁科长的情况我也听说了一些,心情可以理解,不过还是把心胸放宽一点好,来日方长嘛!其实这篇报告不难写,你以前有过一篇,挺不错的,在此基础上充实一下,加点新事例新数据就行了。你再考虑考虑,如果愿意代劳,就跟我到县里去看几个典型,增加一点感性认识。”

他听说了她的什么情况呢?袁真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一个市级领导,把话说到这个地步,她也只能服从了。

下午三点,袁真坐上了于达远的车,跟他去青山县。车里除了司机、于达远和她就再没别人。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于达远不时地回过头来和她说话,态度很随和,也很亲切。想起多年前,第一次坐市领导车下乡时,她有受宠若惊的感觉,而现在,她心里是波澜不兴了。到了县里,在县委书记和分管农业的女副县长的陪同下,他们参观了几个花木生产基地,重点了解了产销一条龙组成产业链的情况。袁真有点分心,因为她觉得女副县长面熟,却又想不起在哪见过。女副县长十分热情,到一个地方就要亲自来给于副书记开车门,过沟坎时也不忘扶袁真一把。后来听汇报时从一份材料上看到女副县长的大名,袁真才恍然大悟:原来她就是当年状告吴大德性骚扰,后来又反说是自己引诱工作组长的女教师廖美娟。接下来,袁真就更听不进什么汇报了,她反复地盯着廖美娟的脸看,心里想:这个女人是怎么从一个乡下女教师变成一个女县长的呢?她还记得她么?如果她也认出她来,她会不会尴尬呢?

晚上,县里设宴欢迎于副书记,宴席上摆了许多的海鲜,鲈鱼、龙虾、三文鱼之类。袁真看到于达远的两道剑眉微微地皱了起来,并且与她对视了一眼,仿佛与她交流看法似的摇了摇头。刚要开席,每人面前又摆上了一盅汤。县委书记客气地说,青山县没什么好招待于书记的,请大家吃点燕子的唾液算了。

袁真是真不懂,用汤匙搅了搅汤,低声嘀咕:“什么燕子唾液?”

坐在一旁的廖美娟碰碰她说:“就是燕窝。”

袁真这才明白过来。可不,燕窝不就是燕子用唾液做成的嘛?她再转过脸观察于达远,只见他脸上并无动静,只是不轻不重地说:“不要说没什么招待的了,这么豪华的酒席在国外我都没吃过。”

酒是五粮液,也许于达远为避免没完没了地敬酒的局面,先发制人地提出,喝酒也要和国外先进的酒文化接轨,只敬一轮,然后自便。

但说是这么说,在这个问题上县里人根本不听市领导的,只顾一个接一个地敬个不停,那敬酒的说法也层出不穷。他们自然也不会放过袁真,口口声声要敬市里来的笔杆子。袁真面子薄,推脱不过,只好喝了两小杯。她是不善饮酒的,马上就面红耳赤,腾云驾雾了。但她还是清醒的,她看见了于达远投过来的关切的目光。那目光是清澈而单纯的,所以她没有回避,她用她的感激的眼神迎接了它。

当县委办主任还要敬袁真时,她坚决不喝了,她不想失态,尤其不想在于达远面前失态。但县委办主任不依不饶,举着酒杯站在她面前不肯走。这时于达远竟来给她解围了,他夺过酒杯说:“袁科长是我请来的,这杯酒我代她喝了,醉了人事小,误了写文章可事大!”说着仰头一饮而尽。

袁真怔怔的,望着于达远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她感到在内心深处有个什么东西蠕动了一

下,好像是一只虫子,那是一只什么虫子呢?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在机关这么多年,那只虫子从来没有醒来过。

酒宴散时,袁真很有些醉意了,走路都有些摇晃。回宾馆进电梯时,于达远伸手在她背上扶了一下。他这么一扶,她就感到有一只灼热的巴掌按在她后背,留下了一个去不掉的烙印。及至第二天回到了莲城,回到了她独居的家,那只巴掌还在她的背上。她不想让它扰乱她的心境,洗澡时她拿毛巾反复用力地搓她的背,仍然也去不掉它,它赖在她的感觉里了。

方为雄对自己失败的婚姻耿耿于怀,情绪低落,一不小心出了一个纰漏:一天马良局长在银河酒店请客,他竟忘了带钱,马局长只好自己买了单。事后他虽然从马局长手里索回了发票,代为报销了,可马局长仍十分不满。马局长在全局大会上批评道,现在我们有的同志没有事业心了,包括我们有些在领导岗位上的人,工作马虎,粗心大意,精神状态很不好嘛!我至少还要在局长位置上干三年,只要我在一天,就不允许这种情况存在!有句话说得好,今天工作不努力,明天努力找工作!你不好好干,自有干得好的人,没有你地球就不转了么?它会转得更好!方为雄很懊丧,局长的态度有可能影响到他的前途。

方为雄把这一切归罪于刘玉香,若不是这个女人,他何至于落入这种境地!看到她的身影,他就胸闷气短,要不是因为与她有过一腿,他真想动用纪检组长的权力,狠狠查一下她的经济问题。

这天已经下班了,他还在办公室生闷气,听到走廊上刘玉香的高跟鞋橐橐响,赶紧将门掩上。他不想看到她。可那脚步在他门口迟疑了片刻,竟走了进来。这倒新鲜,她已经有一段时间不来了,她很明显地与他保持着距离。他抬起头,望着那张保养得很好的脸,气哼哼地说:“你来做什么?不怕局长有看法?”

刘玉香眼一白:“你以为我是你?我想来就来。”

方为雄说:“还嫌害得我不够吗?”

“别把离婚的账算到我头上,跟我没关系,是你自己没本事,拴不住老婆;再说,你们不是一路人,离婚是迟早的事。况且你们夫妻生活都不正常了,离了也就离了,有什么好留恋的?算了,我来不是来说这些的。我问你,你还想不想挪个位子?”

“当然想,可这与你有什么关系?”

“我有办法啊!你忘了我说过的话?大家互相帮助,是件很好的事嘛。”

“你有什么办法?”方为雄怀疑地看着她。

“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人。”

“什么人?”

“幺老板。”

“什么幺老板啊?”

“这你就不用管了,总之是通天的人物。”

“通天?”

“不通天他能有这本事?幺老板运作一年多了,帮过好多人的忙了,很牢靠的。不过,他要收点手续费。”

“是这样啊,”方为雄想想说,“局长已经答应我了,也报市里了,有这个必要么?”

“你还这么天真啊,局长口头答应了就高枕无忧了?市里不是推迟研究干部提拔的事了么?说不定夜长梦多。再说,你就不想挪个好一点的位子?鲁局长马上要调省教育厅,他的常务副局长位子就腾出来了,别人都跃跃欲试呢。找找这个人,说不定就一步到位了。”

其实方为雄以前听说过这个人称幺老板的人,只是没想到真有这种事,他沉吟片刻,问:“你怎么认识这个幺老板的?”

“还不是朋友介绍的,我也才认识几天。这个人很守信用的,你放心吧。”

“那你为何帮我,不先帮帮你自己?”

“你知道我没有帮自己吗?我是真心想帮你一把,才和你资源共享。不过你不要再扩散消息。”

“我要是想挪到常务副局长的位置上,他要收多少?”

“这个数。”刘玉香伸出一个巴掌。

“太贵了吧?我到哪儿去找这笔钱呢?”

“找朋友借嘛,位子挪成了,这点成本还不容易收回来?你要有意,赶紧把钱凑齐,弄一份你的推荐材料,然后我带你去找他。”

方为雄动了心,三天后,他让刘玉香带他去见了幺老板。在一个光线幽暗的茶楼里,他犹犹豫豫地将一个纸包连同自己的推荐材料放到茶几上,然后轻轻推给对面那个戴墨镜的年轻人。幺老板看也没看就将它们塞进了自己的鳄鱼牌提包里,然后说:“行了,你就回去等消息吧。”幺老板的神态以及茶楼里的神秘气氛,让方为雄感到自己像是特工在秘密接头。

出茶楼后,他担心地说:“刘科长,收据也没有,他要办不成事怎办?这钱不会打水漂吧?”

刘玉香笑道:“你真是没见过钱的,这点钱对幺老板来说算什么?他是什么人物?人家不会不讲信用的。把心放回肚子里吧,打了水漂你找我就是。”

听她这么说,方为雄心里才踏实下来,转念一想:刘玉香这么热心,是不是也在这桩交易中得了好处呢?他悄悄地凝视她的脸,想从上面瞧出端倪来。但还没等他看仔细,刘玉香说了声拜拜,钻进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袁真以在家给于达远副书记写报告为由,没有到办公室坐班,过了几天自由自在的日子。那幢巍峨的办公楼总是让她感到压抑和沉重,只有躲进自己的小窝里,她才会轻松,她的思维也才会敏捷起来。她边听韩红的歌边写报告,文字就像旋律一样从笔下流出。这样的报告其实是老套路,不必花太多脑筋的,语言鲜活一点就行了。只因是给于达远写,她才稍稍地多用了点心,毕竟,人家看重于你。初稿写完,她就用电子邮件发给了于达远,她想先听听他的意见,再修改一次。对她来说,这也是罕见的做法,以前不管给谁写报告,她都要待人家一催再催,拖得不能再拖了才交稿的,这样可以避免当官的乱提意见,要你没完没了地修改。

忙完手头的事,心里也清爽了。她拉开窗帘一看,暮色已经降临,而草地上铺上了一层薄雪,反射出晶莹的白光。莲城处于长江以南,一年里也就下一两场雪,没想到今年雪来得这么早。袁真的心欢快地跳跃着,深深地吸了一口冷冽的新鲜空气。匆匆地吃了点东西之后,她就急不可待地踏雪散步去了。

晚饭后散步是袁真多年来的习惯,而且一般都是踽踽独行。她喜欢享受冷清,喜欢倾听草丛中的虫鸣和微风拂过枝头的簌簌声,这种时候,她能听到自己内心的动静。她离开了宿舍区,来到办公楼一侧。这里有一大片园林,除了修剪整齐的冬青、红继木等各类灌木之外,还有许多移植来的高大古树。在甬道两侧,则伫立着伞状的雪松,墨绿的枝头沾染了白绒绒的雪花,有种说不出的静美。四下无人,刚才还在摇曳的树梢仿佛都因她的到来而静止下来了。袁真细心地体验着双脚踩在雪地上的感觉,那沙沙的声音仿佛是她的灵魂在说话。树影凉凉的漫过她的脸颊和身体,不时有一两片雪花落到她头上。她忽然想,要是当一棵树,独自站在山冈上,与世无争地度着春秋冬夏,多好啊。

她向着树林深处和寂静深处慢慢走去。然而很快她就停下了脚步。透过迷茫的暮色,前面卵石铺就的小道上现出两个并肩而行的人影。左边那个穿着一条蓝中泛白的牛仔裤,再加上他那双手插在裤口袋里的独特姿态,无疑就是于达远了。而他右侧是个身材高挑的女人,穿一件紫色的风衣,一头长发蓬松地披在背上。

这女人是谁呢?是他的妻子,还是他的女友?

袁真揣度着,又一想,管她是谁,反正与你没有关系。她不想打扰他们,于是往左一拐,上了一条岔道。但是她还是忍不住扭头窥探他们,莫明其妙地猜想:到了更僻静的地方,他们会不会挽手呢?她不知不觉加快了步伐,很快走到了与他们平行的位置。她和他们之间只隔着两排树,她可以从树隙瞟见他们时隐时现的身影。出乎她意料的是,他们非但没有亲

密的迹象,反而保持着某种距离,并且不停地在争论着什么,声音时高时低,不时地还要夹几句英语。在远处路灯的映照下,可见到一团团白气从他们嘴里呵出来。

袁真不想进入别人的私密空间,选择了一条方向相反的小路,走到一片樟树后。四周寂静下来,她仿佛卸下了某种包袱,轻轻地吁了一口气。路边的麦冬草一片青葱,轻轻地扫过她的脚背,雪末落到她的袜子上,点点冰凉。她忽然想结束这次散步了,于是匆匆地前行,不再体味周遭的氛围和事物。起风了,雪花从树梢上纷纷扬扬地飘了下来。转过一个树丛,她却猝然止步:这条小路竟又把她带到了于达远和那个女人面前!

于达远和那女人同时看到了袁真。于达远明显地愣了一下,神情尴尬。那位女人扫袁真一眼,只顾情绪激动地冲于达远叫:“我不想再费口舌了,你看着办吧!”

于达远拉住那女人的手,恳切地说:“我理解你,可我有我的生活,我们真的不能兼容吗?”

“不能!我给你十天时间考虑,考虑清楚了给我电话,过了十天,你就不用回来了!我明确地告诉你,我不会为你的所谓理想守贞节的!”

那女人甩开了于达远的手,大步向前跑去。于达远瞟袁真一眼,赶紧往前追赶。他们的身影摇摇晃晃,时而重叠,时而分开,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

袁真怔怔的,看了看他们留下的零乱的脚印,心里很是不安。

回到家中,蜷缩在被窝里,袁真脑子里还晃动着他们的身影。于达远那一刹那的尴尬似乎拉近了她和他的距离,他们在生活中都有难以面对却又不得不面对的东西。

第二天坐在办公室,袁真脑子里还飘扬着那个女人的紫色风衣。电话响了,于达远用略带沙哑的嗓子说:“袁科长,稿子看了,你能来我办公室一下吗?”

于是袁真乘电梯到了八楼,这是这幢新办公楼启用以来她头一次来八楼。在机关人眼里,常委们办公的八楼是一个象征,一种境界,也是一个禁地,无关之人是不能随便来的。迈出电梯的刹那,袁真就感到一股肃穆之气扑面而来。楼道里一片寂静,两侧那些枣红色的门都紧紧地关闭着,地面光可鉴人。袁真小心翼翼地往前走,恍若进入一条深不可测的山洞。

她找到了812,于达远的门虚掩着,留着一条指头大的缝,显然是在等她的到来。她轻轻地叩了叩门,于达远在里面说:“请进。”

她推门而入,微微一笑,说了声于书记好,就坐在于达远的大班桌对面,拢了拢头发,矜持地将两手放在膝盖上。于达远的眼窝有些发青,明显的睡眠不够,或许,与那个紫衣女人有关。他给她沏了杯茶,轻轻地放在她面前。

她点点头说:“谢谢。”

于达远就说:“袁科长,你和谁都这么讲礼貌吗?”

她淡淡一笑,没有作声。一低头,瞟见她写的报告已经打印出来了,正摆在于达远的面前,便说:“于书记,您指示吧,我洗耳恭听。”

于达远瞥她一眼说:“噢,报告我看了,写得不错,不用改了,就这样吧。”

不用改了,那还叫我来干什么?袁真心里一紧,就有了戒备心理,但一想到昨晚的景况,她就释然了。从他那微皱的眉头上,她似乎洞悉了一切。

“昨晚让你见笑了。”于达远说。

“对不起,我不该打扰你们,我是无意中……”

于达远摆摆手说:“你不用解释,要说打扰的话是我们打扰了你散步。我妻子这几天情绪不太好……”

“噢。”她静静地听着。

于达远叹息一声,仰靠在椅背上:“唉,真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袁真点了点头。

于达远坐直身体,忽然问:“袁科长是不是愿意听我说这些?”

袁真说:“愿意啊,人总会有些负面情绪积压在心里,它需要排遣,只要于书记愿意说,我就愿意倾听。”

“呵呵,难得有人当我的精神垃圾筒,”于达远笑笑,沉吟片刻说,“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我妻子来莲城,是来劝我离开政界的。我们是大学同学,后来一起留美,当初回国她就不同意,是我软硬兼施把她带回来的。如今她在上海浦东一家外企里当副总裁,年薪是我的二十倍。如果我跟她回去,有更好的职位等着我。其实劝我去浦东的不光是她,我是学工商管理的,猎头公司一直盯着我不放。”

袁真瞪大了眼:“那您为何不去?既有高收入,又能夫妻团聚,何乐而不为?”

“为了理想。”

“理想?”袁真颇为诧异。

“我知道,现在说这个词显得有点可笑。可我确实有这个理想。也不知为何,我一直对从政有浓厚的兴趣。你想想,把一个地方治理好,使它的社会和谐发展,人民既可安居乐业,又能行使自己的政治权力,还有充分发展个性的空间,在整个社会的进步中实现我这个管理者的自我价值,这不是件很有意义,也很有意思的事吗?”于达远两眼炯炯有神。

“嗯,”袁真点一下头,笑道,“不过,像你这样抱负的人恐怕还不少吧?”

“我知道你的意思,那些人的所谓抱负和我的理想不可同日而语。他们跑官要官为了啥?不过是为换取现实利益,为一己私利而已!你可能不知道,在美国当个市长,是没多少薪水,也没什么特权的,有的甚至连办公楼都没有,靠租房办公。人家当官,是图的有个为民众服务的机会,图的一种责任感和荣誉感。我们也向人家学学就好了。”

“当书记的还崇洋媚外啊!”袁真开玩笑说。

“在这个方面,还是有点崇洋媚外好,人家的文明程度就是比我们高嘛!你看我们的某些干部成天在想些什么、干些什么?那些行贿受贿的事就不去说了,用公款吃喝玩乐的还少吗?不吃喝玩乐,居然还办不成事!一个处级单位,一年招待费就花掉十几万甚至更多,这都是纳税人的血汗,是民脂民膏啊,为何要允许报销?这就是腐败嘛!”于达远说着说着激愤起来。

“这就是国情,你到了餐桌上,不照样要随俗?”袁真说。

“是的,这也是我最尴尬、最痛苦的地方。或许,长此以往,我也熟视无睹,心安理得,到那时候,我的所谓理想也不知不觉变了味,跟别人没什么两样了。有时,我真感觉泡在一个酱缸里,不是我影响缸里的酱,就是缸里的酱泡坏我,我能恪守住我的品格,我能保住自己的本质吗?我有点怀疑我自己……幸好,我还有这种怀疑,它说明我还清醒,还有一份警觉,就还有不被泡坏的可能。我希望像我这样人越来越多,大家一起努力,通过推进民主政治来改善制度,我们的国情才会有所改变,变得越来越好。”

于达远挥着手,情绪高昂。

袁真真没想到,在这幢大楼里还有这样一个理想主义者,她心里有种莫名的欣喜。她盯着他那张散布着几颗青春痘的脸,问:“这么说来,你不打算后退了?”

“我刚迈步呢,何言后退?”

“那,您妻子那里怎么交待?”

于达远的脸色黯淡下去,想想说:“走一步看一步吧。”

袁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选择了沉默。一个男人,特别是一个当市委副书记的男人,若不是对她有相当的信任,是不会对她如此倾诉的。她感到欣慰,也感到他们之间的距离更近了一步。

“好了,就说这些,和你说说话,心里舒畅多了,也算是同志之间的思想交流吧。”于达远笑了笑,官员的气派又回到了他身上。

袁真知道该离开了,便起身告辞。

她还没走到门口,只听于达远在后面说:“哦,袁科长,刚才说的这些,只是我们之间的探讨,就不要外传了,你知道官场的复杂的。”她怔了一下,回过身子点了一下头。其实他根本无须交待,她不会和任何人说的,她完全明白官场的规则。她理解他的担心,但是,他的交待还是让她心中一暗。刚刚从他那里获得的欣慰感就像一根丝,被慢慢地抽走了。

出了于达远的办公室,袁真埋头往电梯口走。右侧一扇门悄然打开,吴大德走了出来。她赶紧收住脚步。吴大德瞥她一眼:“袁科长,找我吗?”

她忙说:“噢不,我找于书记。”

吴大德说:“于书记在812。”

她说:“我知道,我找过了。”

吴大德脸上忽然浮出一层暧昧的笑:“是吗?”

就在那一瞬间,袁真读到了他肮脏的内心,她背上发凉,手臂上顿时起了鸡皮疙瘩。如果再多看吴大德一眼,她也许会厌恶得呕出来。她一扭头,快步冲进了电梯间。

上一章:第六章 下一章:第八章
热门: 伪官 侯卫东官场笔记3 女市长的官途迷情:暗局 连滚带爬 沧桑正道 中国式秘书2 位置 暗算 侯卫东官场笔记8 苍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