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上一章:第九章 下一章:第十一章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我大意失荆州了。

我以为礼也送过了,吴大德也暗示过了,这一次的增补提拔人选肯定有我的份,于是没有积极活动,也没有四处打听,等我得知名单已经报到组织部,而其中并没有我时,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这一次的推荐做得极其隐秘,我一直蒙在鼓里。我几次在办公楼里遇到吴大德,都谦恭地向他问好,并发出带有询问意味的微笑,而他也都心领神会地点头。我以为事情是可以落实的了,谁知最后竟是这样的结果!当这几近于噩耗的消息传到我耳朵里时,我仿佛掉进了冰窟窿,全身都僵住了。

问题出在哪里呢?要么是竞争对手的关系比我硬,红包比我厚,要么就是吴大德有意耍我,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是的,他本来就没把我看在眼里,现在当了副书记了,就更没有理由在意一个不起眼的小科长了。可是他怎么能这样呢?你虽然当了副书记,可你没换办公室,你还在我的监视之下,我还晓得你裸体的样子呢,竟敢对我这样!

我很气愤,我没办法不气愤。我没有事先请示就敲了吴大德办公室的门。

吴大德十分不快,也不叫我坐,绷着他的书记脸说:“徐科长,有什么事?”

我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说:“吴书记,这一次怎么又没有我?”

吴大德忽然就和颜悦色了,起身抓住我一只手:“哎呀,你是说这事啊,我正要找你呢!这次真的是没办法,真的是对不起啊!我做了很多努力,可是名额有限,僧多粥少啊!不过不要紧,我还在位子上嘛!”

我急促地说:“怎么只少我,就不少别人呢?”

吴大德说:“徐科长,你也是老机关了,你晓得,提拔干部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牵扯到方方面面,简直就是一个系统工程。提谁不提谁,组织上是要通盘考虑,统筹解决的。首先得从工作着想嘛。比如你,保卫科的工作做得很好,组织上对你很放心,突然提了你,还没有合适的人来接替你呢!当然,不能因为这个就不提拔你,可得有个过程,下一次解决就不行了?”

我说:“我没有年龄优势,还有几个下一次?”

吴大德拍拍我的肩:“心情可以理解,机关干部也就这么一点想头。我其实是很想帮你解决的,可是事情有点复杂,也不好和你明说。总之大家都有难处,就只好互相体谅一点了。放心吧,只是个时间问题,你的事我不会忘的,我虽然不直接管你了,可我是分管组织工作的副书记,我会跟新来的秘书长交待的。我用我的党性保证,好吗?”

我能说不好吗?不能。我哑口无言。我说不过他。我不可能说过他。

我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

我情绪低落,觉得自己太没用了,做人太失败了。

中午回到家,我不敢看老婆王志红的脸,也不敢吐露半点风声。我感到很对不起老婆王志红,我收入不高,又抽烟又喝酒,家里那点可怜的存款都是她一点一点节省出来的。我非常清楚,如果下次还想提拔,我还得给新来的秘书长送礼,也就是说,给吴大德送的这八千元肯定成了额外的损失了。我是从来不插手做家务的,可在这个时候,除了帮老婆王志红择菜洗菜之外,我不知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掩饰我的气恼,表达我的愧疚。

老婆王志红是敏感的,老公的一丁点变化都逃不过她的眼睛。她悄悄地瞟我,并不言语。直到上了饭桌,她一边往我碗中夹菜,一边关切地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我像不舒服的样子吗?”我苦笑道。

“你心里不舒服,我看得出来。”老婆王志红放下碗筷盯着我,“你要不说出来,我吃不下饭的。”

我说:“没事,吃饭吧!”

老婆王志红说:“是不是犯错误了?”

我捡起筷子往她手里一塞:“瞎想什么呀,吃饭!”

老婆王志红突然变得十分固执,再次放下筷子:“不,你不说我吃不下!”

我只好撒谎:“有小偷跑进市委院子里来了,撬了几间办公室,是我的工作失误,刚刚被领导刮了一通胡子。”

老婆王志红说:“你胡弄我,比这事大得多。”

我避开她的眼睛,烦闷地说:“你就别管闲事了。”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怎么成闲事了?该不是在外面耍了小姐,被派出所查出来了吧?”老婆王志红不依不饶,两眼盯着我不放。

我恼怒起来,将筷子往桌上一拍:“有完没完?还让不让人吃饭?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老婆王志红眼睛骨碌一转,问:“那就是你提拔的事泡汤了?”

我说:“知道了就别说了,烦人!”

老婆王志红嘴巴张开好大,半天才合上,接着涨红了脸,站起身将碗一推:“不行,他吴大德不能只收钱不办事!”

我说:“你叫什么呀,你以为是在市场上,一手钱一手货?”

老婆王志红说:“你还吃得下饭?还不赶紧去找他?八千块钱不能就这么打了水漂!”

我说:“你晓得我没找?找了又怎么样?”

老婆王志红说:“他怎么说?”

我说:“他说只能等下一次了,他会跟新来的秘书长交待的。”

老婆王志红说:“新官不理旧事,那不还得送一次礼?他吴大德不白收了我们八千块?不行,他不能这样!”说着她就往门外走。

我急忙拉住她:“你干什么去?”

“我去把钱要回来!”她气得眼里盈满了泪。

我一惊,赶紧好言相劝:“哪有这样做的?我们丢得起钱,可丢不起人!他也有他的难处,可能找他的人太多了,一时安排不过来。人家已答应下次解决了,我们就体谅体谅他吧。”

老婆王志红气不打一处来:“你还替他说话!没见过你这样的男人!”

我只好抱住我的老婆王志红,承认自己是个没用的男人。我不停地抚摸她瘦硬的背,用退财消灾的古老谚语安慰她,并向她保证想方设法弥补损失。她的身子在我怀中颤抖不已,想到那八千元钱,她心疼得流泪不止。

但是我老婆王志红很快就顾不上心疼钱了,因为我的胆绞疼了起来。

我的老毛病胆石症发作了。我庆幸它发作得及时,它让我摆脱了窘境,在急需老婆安慰的时候享受到了她的体贴和温存。老婆王志红眼泪娑娑地将我送进了医院急诊室。在我打吊针的时候,我的老婆王志红一下午还有整整一通宵都守在我的身旁。第二天早晨,疼痛终于离开了我的身体,老婆王志红也不再埋怨我了,却唉声叹气地埋怨自己:“唉,都怪我,若是上次我坚持要你做了那个胆囊切除手术,花掉了那八千块钱,就送不成那份礼,也就不会竹篮打水一场空,你更不会受今天这个苦了!”

幺老板那里很久没有消息,方为雄心里越来越不踏实,几万块钱扔出去,不会泡都不鼓一个吧?他从刘玉香那里要来了幺老板的手机号码,过两天就拨一次,可是不是正在通话中就是已关机。幺老板似乎有意躲着他。这天晚上,他再一次拨打,里面传来的女声却说:“您所呼叫的用户已停机。”方为雄心中一惊,认定自己上当了,幺老板肯定是个骗子,拿了他的钱藏匿起来了。

方为雄气急败坏地打了刘玉香的电话:“刘科长,你做的好事,幺老板骗了我的钱跑掉了!那可是给我女儿上大学准备的钱!”

刘玉香说:“不会吧?”

方为雄叫道:“怎么不会?你给我说清楚!”

刘玉香说:“电话里说不清楚,来我家吧。”

方为雄赶紧搭了出租车,熟门熟路的到了刘玉香家。

刘玉香正独自在家看电视,给他沏了杯热茶,说:“你别急,手机停机不能说明什么。幺老板这种人,就怕别人打扰,不常开机,也经常换号码的。你这几个小钱,人家不会看在眼里。”

方为雄心急火燎:“对你和他来说是小钱,可对我来说是大钱!袁真要是晓得了,肯定饶不了我。”

刘玉香白他一眼:“没见过你这种男人,婚都离了还怕老婆!那钱不是你存折上的吗,关她什么事?!”

“钱说好是留给方明上大学的,怎不关她的事?”

“这钱又不是白扔,这是投资,你还怕没回报啊?”

方为雄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团团直转:“人都找不到,回报个屁啊!”

刘玉香忽然指着电视屏幕:“哎,你看你看,那不就是幺老板吗?”

方为雄一瞧,果然,幺老板夹在一群私营企业主中间,正在参观步行街二期工程。还是戴着一副墨镜,很神秘的样子。但这不能说明什么,也许这条新闻是几天前拍的。在莲城,曾经有许多有钱的知名人士在电视上人五人六,可后来不是被抓进了监狱,就是玩起了人间蒸发的把戏。

方为雄还是不能放心,央求说:“你就帮我找找他吧,成不成得有个说法呀!如果不成,钱我可是要收回来的!”

刘玉香说:“亏你说得出口,即使不成,你好意思找他要钱?他可是通天的!好了好了,你别说了,真叫人看不起。我帮你找就是。”

说完,刘玉香就开始打电话。一系列的电话打过之后,方为雄从刘玉香的话语中听出幺老板还在莲城,因为这一向找他的人实在太多,他不堪骚扰,所以又换了手机。现在他的手机号码只有一个小圈子里的朋友知道。幺老板已经放出话来,他会与有业务往来的朋友主动联系,不欢迎别人频繁找他,他希望朋友们能够理解,为他创造一个宽松的经营环境。

“心放回肚子里没有?”刘玉香乜着方为雄。

“进行到哪一步了,也该给个消息嘛!”方为雄愁眉未展。

“哎呀呀,一个大男人,拿得起放得下嘛!人家没有金刚钻,就不会揽这瓷器活!这种通天人物你都不相信,还相信谁去?别婆婆妈妈的了,你几万块打了水漂,我来赔偿,行了吧?”刘玉香说。

“那怎么好意思。”方为雄说。

“你还晓得不好意思呀,为这点小事打扰我半天,就不想安慰安慰我?”

方为雄抠抠头皮:“这个时候,哪有这份心啊。”

“你这个没良心的,我对你这么好,一点不设防,你还要我怎样才动心啊?”

“你晓得,我状态不行的。”

“我不是说过吗,你那是心因性的,换言之,就是精神阳萎!你只要振奋精神,没有不行的!”刘玉香说着,坐到方为雄身边。

方为雄侧身看着她:“你看上我什么啊,要对我这样?”

刘玉香说:“你以为我看上你这身肉么?我是不想在你这里失败,既然动了这个心,我至少要得到一次完整的!”

“那,我尽力而为吧。”

方为雄说完就主动到浴室里去了。当热水冲洗着他肥硕的裸体的时候,他感到自己已经蠢蠢欲动了,心里不禁一喜。为抓住这难得的时机,他匆匆擦干身子,急不可耐地拉着刘玉香上了床。刘玉香钻进他的怀里,还想按部就班,他急急地叫道,快点快点,等会儿怕不行了。刘玉香于是赶紧行动。他翻身上马,正想英勇一番,却发现与前几次一样,他的身体又不听使唤了。刘玉香热切地迎向他,可她越是主动他越是不行。

就在这时,悦耳的手机铃声把他从难堪中解救出来。

马良局长在手机里说:“喂,你在哪儿潇洒?”

方为雄赶紧用一只手捂住刘玉香的嘴:“噢,我在加班呢。”

马良局长问:“怎没见你办公室开灯?”

方为雄说:“我在家里做,局长有事吗?”

“当然有事,是好事呢,告诉你吧,上头有人为你说话了!”

方为雄心中一跳:“谁为我说话啊?”

“具体不太清楚,反正是说你这个同志不错,要放到常务副局长的位置上使用。我刚才接到组织部的电话,征求我的意见,看是把你安排在本局还是交流出去。你的意思呢?”

方为雄心中卷过一阵狂喜,嘴巴都颤抖起来:“我、我服从组织安排!”

马良说:“说实话,这几年我们相处得很好,配合得很好,我舍不得你走啊!还是留下来吧,我也只有几年就要退下来了,以后局长的位置还不是你的?”

方为雄立即说:“我听局长的!”

挂了电话,方为雄还激动得两手乱抖,难以自抑。

刘玉香一边抚弄他一边说:“怎么样,还怪幺老板吗?”

就在这时,方为雄突然发现自己行了,他情不自禁地叫一声:“幺老板万岁!”抖擞精神,跨上欲望之马狂奔而去。他终于抵达了极乐的境界。与此同时,他听到了刘玉香快乐的呻吟,还闻到她身上正散发出一股温热的糜烂气味。

我在医院做了B超,我胆囊里的结石又长个儿了,达到了21×15毫米。医生嘱咐我消除炎症后赶紧做微创胆囊摘除手术,否则它将是永久的隐患,说不定什么时候又会发作,要是引发了急性胰腺炎,就会有生命危险。医生的话唬得我老婆王志红一愣一愣,急忙到住院部和医疗保险办公室做了咨询。手术和住院费用将近八千元,医保能报销一部分,自己还要出四千多元。我真是生病都不会找时候,要是在医疗改革之前发病,自己就不要出一分钱了。老婆王志红从家里取了三千元钱来,说再去借上一千元,先把手术做了再说。我对王志红的自作主张很愤怒,我训斥她说:“你钱多得很是吗?要做也要找个便宜的医院做,要做也不做这狗屁微创,拉一刀便宜得多!”

我再一次拒绝做手术。我掀开被子跨下床来,一把推开王志红。她手中为我端的稀饭洒了一地。仿佛为逃离医生手中的手术刀,我就这样孩子气地离开了医院急诊室里的那张临时病床。

我不是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只是不想在这个时候做手术,既然胆不疼了,能拖就拖吧。

家就是好,一回到家,刚刚坐到那张仿皮沙发上,我就有了一阵美妙的感觉。我发现桌上和茶几上摆满了花篮,百合花与康乃馨散发出阵阵的清香,精装芙蓉王烟和白沙烟到处都是。不断地有人来看望我,都是一些熟悉的面孔,他们除了捧着鲜花之外,还无一例外地给我一个红包。当然不直接塞到我手中,他们会用一种欲盖弥彰的姿态放到各种我目之所及的地方。他们嘘寒问暖,恭恭敬敬地叫我徐处长、徐主任或者徐副市长,甚至还有人叫我徐书记!他们在请求我保重身体的同时,也无一例外地请求我在以后的工作中关心关心他们。我亲切地拍着他们的肩膀,勉励他们努力工作,工作好了,一切都好说。看着他们在我面前点头哈腰,我端庄而矜持,很有官员派头,内心一阵阵的窃喜。他们一走,我就拆开那些红包来看。有的三千,有的五千,最少的也有千元。住院多好,住一回院就可以发一回财,收受这种礼金可是名正言顺,不用担一点风险的啊。就在这时,吴大德来了,老远他就笑容可掬地伸出手来,连声说哎呀早该来看您的,工作一时离不开,多多包涵多多包涵!说着他居然也掏出了一个厚实的红包!我急忙说吴书记这我可不敢当!我抓住红包往他口袋里塞时,吴大德却忽然不见了,只有我的老婆王志红站在面前。

我顿时陷在深深的失落中。

唉,这如果不是南柯一梦,我们何须为那区区几千元手术费发愁?

我不想面对我的老婆,王志红脸上的忧愁会影响我的心情,以我的经验,心情不好就容易引发胆石症。当年被吴晓露甩掉的时候,我就发誓要找一个比吴晓露更漂亮的女人做老婆,所以王志红即使脸上有了许多细褶子,她还是有一份可餐的秀色的。可是现在她的脸不是脸,而是一面镜子,它照出的是我的无能和我的愧疚。我离开了我的家,去了我的秘密工作室——我已经没有在那间小小的房间里休息过了,每次去都在监视器前工作,所以称它工作室是很贴切的。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如果这天我守住老婆,一切都听她的,也许后来的一切都不会发生。但是有什么办法呢,我又不能先知先觉。作为一个小公务员,对命运的驱使根本无能为力,听凭权力的摆布更是我们的宿命。

我坐在监视器前,望着屏幕上吴大德空荡荡的办公室,对即将发生的事懵然无知。那扇隔门半开半掩,所以我只能觑见他办公桌的一半。没开灯,但有自然光从窗口透进来,映照在桌面上。近景里的那张床半明半暗,被子叠得有棱有角,煞有介事的样子。我想,除了吴晓露,肯定还有别的女人在这上面躺过。我鼓鼓鼻翼,立即从屏幕上嗅到了一股淫秽的气息。我并不想再次目睹那种丑陋的景象,但除了监视吴大德的举动之外,我不知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宣泄心中的郁闷。我的目光羽毛一样轻轻扫过床单的皱褶,没有看到蛛丝马迹。我审视着各个阴暗角落,试图从那些地方寻找到某种可耻的遗留物。但是枉然,整个房间干净得像一个正人君子。

我的目光疲倦得无力举起了,便想关掉监视器算了。这时门锁响了一声,吴大德走进了屏幕,顺手开了灯。他的身子从半个门洞里晃过,坐在了桌子后面。他抓起一支铅笔,在一份材料上圈点着。他的国字脸端庄严肃,像极了我们邻邦的那位已故领袖。从外表看,他怎么也不是一个身体像年猪的人。门又响了,这次是被人敲响的。吴大德头也没抬,说了声:“进来。”

那人进来了,脚步极轻,不像是走,倒像是在移。那人虽然到了吴大德跟前,但我看不清是谁,那人大部分身子都被隔门遮挡着。但我知道这是个女人,因为我看得见那个侧对着我的后脑勺,它被黑色的长头发覆盖着。

那个女人很久没有做声,我很奇怪,吴大德也很奇怪。他抬起头问:“你是谁?”

那女人又忸怩了片刻,才说出一句令我如雷贯耳的话来:“我是徐向阳的老婆王志红。”

我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定睛一瞧,果然是我老婆王志红!她竟然跑到吴大德那里去了,她要干什么?我紧张得肛门都缩紧了,两眼发直,盯着屏幕眨都不敢眨一下。

吴大德也诧异得很,眉头一锁:“噢?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老婆王志红说:“我家徐向阳结石长好大了。”

吴大德说:“是吗?”

我老婆王志红说:“医生说不做手术怕不行了。”

吴大德说:“那就做啊。”

我老婆顿了顿说:“可是要将近八千元钱,我们没有这么多钱。”

吴大德说:“这点钱也没有?”

我老婆说:“真的没有这么多。”

吴大德说:“再没钱手术也还是要做的,身体要紧啊。找亲戚朋友借点吧。”

我老婆王志红说:“我家都是些穷亲戚,不是下岗了就是做生意做亏了,不好意思找他们。”

吴大德脸皮绷起来了:“所以你想找我解决?”

这时我老婆朝我转过脸来了,她脸上非但没有了腼腆的神色,反而显示出我从未见过的坚毅。她简直是理直气壮地说:“吴书记,我是这样想的,既然我家徐向阳的提拔解决不了,那个八千块钱就应该退给我们。”

闻听此言,一股冷气从我的肛门射入,直通我的头顶。她竟敢瞒着我去找吴大德讨钱,这不是与虎谋皮吗?

吴大德怔住,面若冰霜,瞪着我老婆王志红:“你什么意思?”

我老婆王志红一点不示弱,扬起脑袋说:“我的意思很明白啊,要么提拔我家徐向阳,要么退钱,我们不能一头都不靠啊!”

吴大德脸就黑了,弓起两个手指叩着桌面:“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市委,不是市场!你以为可以一手交钱一手拿货啊?”

我老婆王志红嚷着:“市委更要讲信用嘛!”

我老婆的嗓门很大,吴大德急忙起身关了门,气哼哼地说:“我早跟徐向阳说清楚了,下次解决嘛,有个过程嘛!你怎么这样不讲道理?”

我老婆说:“明明是你不讲理,怎么变成我不讲理了呢?我不想舍了孩子又套不着狼。我也不求你提拔徐向阳了,反正我从来不嫌徐向阳官小,你把那八千块退给我算了。”

吴大德看来头一回碰到我老婆这样不按牌理出牌的角色,用一只手指点着我老婆,一时你你你的说不出完整的话来。我老婆倒镇定自如,摆出了一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吴大德用手狠狠地梳理了一下大背头,沉下脸说:“不是徐向阳叫你来的吧?”

我老婆说:“跟他没关系,是我自己来的。”

“谅他也不敢这么做!他也不会蠢到这个份上。”

“你说我蠢?”

“不蠢还聪明?你这样做,徐向阳脱得了干系?”

我老婆有点慌了:“你是说,以后你会给徐向阳小鞋穿?”

吴大德眯起眼睛说:“你看呢?全世界有你这么做老婆的吗?”

我老婆更慌了,声音发起飘来:“那我不要钱了,刚才的话算我没说。”

吴大德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吐出去的痰怎么又收得回去呢?”

我老婆哀求道:“吴书记,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千万莫怪罪徐向阳,都怪我考虑不周,得罪您了吴书记!”

吴大德这时微微地笑了,抚着他的便便大腹说:“放心吧,只要你认识到错了,就是好同志,我作为一个市委领导,哪能小心眼,真给徐科长小鞋穿呢!哎呀呀,说你蠢呢,还真是蠢得有点可笑,也有点可爱。”

说着,吴大德就瞟了我老婆王志红一眼。这是从头到脚的一眼,我敏感到,也是心怀叵测的一眼。大凡遇到稍有姿色的女人,吴大德都会露出这样的眼神。我的四肢开始发僵,感到头上毛发都直立了起来。我的工人老婆王志红似乎对此毫不介意,跟着傻乎乎地笑着,好像还很感谢吴大德似的。

吴大德继续笑着:“嘿嘿,你遇到的困难是应当帮你克服的,你的要求也不是不可以考虑的,要是你愿意的话。”

我老婆蠢到了家,跟着吴大德的思路走,问道:“愿意什么呢?”

吴大德嬉皮笑脸:“愿意脱衣服的话。”

血猛地涌到我头顶,我一阵眩晕,差点气昏过去。他已经睡过我的初恋情人了,他竟然还打我老婆的主意!怎么办,要不要往他办公室冲?只怕来不及了。我吸了口冷气,瞪着屏幕。

我以为我老婆会受到莫大惊吓,甚至可能面红耳赤哭将起来。但出乎我的意料,我老婆王志红只惊讶了片刻就平静了,她大大方方地挺了挺身子,口气很硬地说:“可以,不过你先脱!”

这一来,就轮到吴大德惊讶了,他摸了摸大背头,似乎在揣度我老婆的心思。脱不脱呢,对他来说反倒成了一个问题了。他沉吟一会,好像想清楚了,呵呵一笑:“呵呵,你这同志,倒是爽快啊!还信以为真呢,开个玩笑,活跃活跃气氛而已啊!这样吧,你先回去,徐向阳的事我会放在心里的,下一次提拔肯定少不了他;他的手术也要及时做,至于手术费嘛,我这里还有几百块钱,你先拿去用。”

说着,吴大德从钱包里翻出几张百元钞票来,递给我老婆王志红。

我老婆看都不看,抓过钞票往桌上一扔,冷冷地说:“吴书记,多谢你的好意,我们不少这几个钱。不过我丑话讲在前头,以后你要是找徐向阳的麻烦,我会把今天的事告诉他,他那个人的脾气是很不好的!”

我老婆一转身就走出了屏幕。

吴大德张了张嘴,很烦躁的样子,怏怏地将钱收进了钱包。

我长吁一口气,关掉了监视器。

我全身冷汗淋漓,像被抽掉了筋一样瘫在椅子里,很久没有动弹。

吴大德要是真的脱了衣服,后来会怎么样?我简直不敢想象。

这件事将我的情绪败坏得一塌糊涂,我恨不得冲到办公楼去将吴大德暴打一顿。但是我能打一个市委副书记吗?显然不能。于是我只好回家打老婆了。我抓起那条儿子小时候专用的红色塑料板凳,狠狠地朝老婆王志红砸过去。虽然老婆是自己的老婆,但是没办法,不砸不足以平心头之愤。不过我没敢砸王志红的头,小板凳往下落时我让它改变了方向,砸在了王志红墩实的肩膀上。红色的塑料碎片立即洒了一地。老化了的塑料一点也经不起砸,这样也好,老婆就不用挨第二下了。傻了眼的老婆王志红挨了打还不知为什么,直愣愣地瞪着我。

我冲她叫:“看什么看,你这蠢婆娘,打都打不聪明!”

蠢婆娘王志红也不反驳,眨巴眨巴眼睛,忽然做出一个聪明之举,将一个矿泉水瓶子塞进我手里说:“如果打我能让你心里舒服一些,你就继续打吧!”

她说得那样的真诚,一点没有揶揄的意思,我于是下不了手了,热辣辣的泪突然溢满了我的眼眶。我不想让我的老婆王志红看见我的脆弱,我扔掉那半瓶矿泉水,猛地抱住她的肩,含义不明地用力摇晃。

上一章:第九章 下一章:第十一章
热门: 放下武器 县委车队 底层官员 官场硬汉 组织部长2 官场风暴 纪委调查 天眼 卖官 女同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