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二章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最近市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如愿以偿,被提拔到下面县里做了县委常委兼组织部长。这样办公室主任的位置便空了出来,在组织部干了两年科员、三年副主任科员、四年副主任的钟开泰就有了一线希望。

就在钟开泰满怀希望的时候,严部长的秘书把他喊进了部长室。

那会儿钟开泰正在编写《组织工作简报》,准备早点编印出来,呈送给市委领导,并寄发给上面的省委组织部和下面的县区组织部。这份简报过去一直由主任亲自编写,钟开泰只帮着搞搞校对什么的,主任走后,严部长见好几个星期没出简报了,就嘱咐钟开泰把这份工作接过去。当时钟开泰心里就热了一下,似乎预感到了什么。所以严部长的秘书走进办公室,客客气气喊了声钟主任,而且径直向钟开泰走过来的时候,钟开泰的眼睛就陡地亮了,不自觉地放下手中的笔,兀地站了起来。也许是这些比预料中的来得要快,那份本来是深藏着的迫切和急不可待便有些无法自抑。因此待严部长的秘书口中吐出严部长三个字,钟开泰就仿佛被一股什么神奇的力量托起来,整个身子似乎已离开了地面。钟开泰几乎是悬浮着离开办公室,飘向部长室的。

进了部长室,钟开泰依然没回过神来。他在严部长的桌旁愣着,不知是站着好,还是坐着好。一双手也变得多余起来,放到前面不是,放到后面也不是。

照理办公室副主任免不了要经常跟单位的头儿见面,钟开泰应该没什么好拘束的。可组织部不是一般意义的单位,组织部长更不是一般意义的单位的头儿,而是堂堂的市委常委,是一个位显权重的市委领导,他的地位和威严不免让人敬而远之。何况平时部长的应酬多,这检查那考察,这指示那报告,没停没歇,够他对付了,他没有太多时间在部里待着。部里除了那几个要害科室的科长、主任跟他直接打交道外,副科长、副主任以下的干部难得有更多正面接触。因此钟开泰面对着严部长的时候,便很明显地感觉到坐在他面前的,不是自己单位的头儿,而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市委大领导。

严部长也许意识到了钟开泰的不自在,抬起手来,朝对面的沙发指了指,笑着说:“坐下吧,客不坐,主不安嘛。”钟开泰这才后退一步,坐到沙发的边沿上。严部长又亲切地说:“小钟今年三十五了吧?”钟开泰点头犹如鸡啄米,心里感激严部长竟然连他的年龄都那么清楚。严部长又说:“三十五正是干事业的好年华啊,我要是年轻十五岁,也是你这个年龄,做梦都会笑出声的。”

严部长一席话,让钟开泰有所放松,他这才镇定了一下,壮着声音说:“部长您也正当年富力强啊。”严部长说:“哪里哪里,今不如昔了。”

又聊了些别的,严部长言归正传:“小钟,你看你们的主任到县里任职去了,办公室一摊子不能少了牵头的,部务会的意思,就先由你负责。你人年轻,我相信你会打开局面的。”

闻言,钟开泰身上就像浸饱了水的面包,不由自主地膨胀起来,眼睛也仿佛刚充足了电,变得目光如炬。不过钟开泰也不是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了,又在组织部待了那么久,见的世面自然也不少,已经学会了自我控制。他立刻把情绪调整到最佳状态,笑望着严部长说:“感谢严部长的信任,我一定好好工作,绝不辜负领导的殷切期望。”

从部长室出来后,钟开泰莫名地就觉得这个平时死气、沉闷的组织部,今天突然变得鲜活、富有生气了。不说别的,单说过道墙壁上那块宽大的政务公开栏,本来那些标记着领导分工和科室职责的宋体字,要说多古板就有多古板,现在不知怎么的显得生动、活泼了,每一个字都像一只灵动的、要飞起来的小鸟。就连每一个从过道上走过的同事的脸上,都仿佛呈现着真诚和友善,而平时钟开泰总觉得他们满脸都是虚伪和假仁假义。

钟开泰还碰见了借调在组织部属下的党员电教站的胡小云。胡小云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灿若星辰,钟开泰总觉得里面暗含了对自己的仰慕和崇拜,也不知这是钟开泰自作多情,还是事实果真如此。

胡小云是电台的播音员,模样俊俏,一口流利、甜蜜的普通话曾令无数听众倾倒、着迷。上一任部长非常重视党员宣传教育工作,为了充实电教站的力量,特意从市电台借调了胡小云,还做了以后正式调进来的打算。不想那位部长临时异动,换了严部长,严部长对党员宣教工作没有前任热心,胡小云的调动也就搁了下来。不过胡小云没有泄气,工作照样卖力,不但在播音上苦下工夫,还主动去找优秀党员的素材,做了好几期叫得比较响的节目,竟然受到省委组织部的好评。胡小云自知自己的弱项是文字功夫还欠点火候,于是常常来找钟开泰,左一声钟主任右一声钟主任的,喊得十分亲热,让钟开泰帮忙修改台本。两人的关系也就比别的同事多一层默契,后来即使没有台本需要修改,胡小云也爱往钟开泰这里走。

这天胡小云也在钟开泰脸上发现了什么,笑着说:“今天你的气色很好呀,在哪里吃了免费午餐?”钟开泰停下往办公室迈的步子,笑望着胡小云说:“你没请,哪来的免费午餐?”说着进了办公室,想坐下静心编完桌上的简报,同时控制一下心头的兴奋劲。

胡小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她偏了头望望斜对面那仍然半开着的部长室的门,然后走向钟开泰,附在他耳边轻声道:“是不是要进步了?”钟开泰明显地感觉到了胡小云那女孩特有的温馨的气息,身上不由得就软了一下,他好想把那颗风情万种的头揽住,贴到自己胸前。但钟开泰立即清醒过来,偏开脑袋,避着胡小云,冷静地说:“小云,你可不要乱说。”

胡小云意识到自己的举止有些过分,组织部可不是乱说乱动的地方。她抬头瞧一眼对面办公桌上正低头看材料的小张,咂咂舌头,轻手轻脚出了办公室。

钟开泰还在桌旁呆坐着,桌上的简报稿子一个字也看不进去。过了好一阵,才望一眼墙上的石英钟,见下班的时间只有半个多小时了,就跟小张打声招呼,出了办公楼。夕阳犹在,街口那来来往往的车辆金光闪闪的,莫名地令人兴奋。钟开泰本来过了唱流行歌曲的年龄,此时也哼起电视里常播放的一首流行曲:车来车往,车来车往……

哼着哼着,不自觉就来到一棵古槐下,钟开泰转身进了街边的农贸市场。等他从农贸市场走出来时,手上已提了一大包东西,嘴上还哼着《车来车往》。后面徐徐开过来一辆的士,在钟开泰身边连鸣了几声喇叭,不知是请他上车,还是要他让路。向来很少花钱坐的士的钟开泰一时豪气顿生,回过头,有些夸张地扬一扬手。的士还没停稳,钟开泰就伸手拉开车门,低低头,钻进去。

等老婆周春雨和儿子陆续回到家里,钟开泰已将做好的饭菜端上了桌子。菜已不是平时的一菜一汤,有飘香鸡、黄焖鱼、腊香肠,有老婆和儿子最爱吃的肉末炒酸豆角。还摆了两只高脚杯,倒上刚买回来的长城干红葡萄酒,然后在每只杯子里都放上一片薄柠檬片。

周春雨很是奇怪,平时钟开泰几乎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今天突然变得这么不同寻常,是不是地球转错了方向?她望望钟开泰,说:“你今天没有在街上捡到钱包吧?”

钟开泰笑而不语,举起杯子跟老婆碰碰,先喝了一大口。周春雨又问:“见到了婚外恋人?”这话还真让钟开泰想起一个人来,那就是胡小云。只是他心里清楚得很,他跟胡小云还没到婚外恋人那个层次。钟开泰斜一眼周春雨,冷冷地说:“你的想象力莫非就这么小儿科?”

儿子抓着一只鸡腿咬一口,又拿过妈妈的杯子,学大人样喝下一口,然后说:“我知道爸爸今天一定得了表扬。”钟开泰笑问儿子:“何以见得?”儿子说:“我们班上的同学哪个得了老师表扬就要请同学们的客。”周春雨说:“你爸那么落后,谁表扬他?”儿子说:“那爸爸没得表扬,怎么会请我们?”钟开泰说:“还是儿子聪明,不过爸爸这可比得表扬还要重要。”

夜里把儿子安顿睡下后,钟开泰和周春雨进了属于他们两人的大卧室。才上床,钟开泰就想有所作为,周春雨把他推开,娇嗔道:“你别美,吃饭时我提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哩。”钟开泰笑嘻嘻道:“那要看你表现如何了。”

见平时总是委靡不振的钟开泰今天这么兴高采烈,周春雨也就不想败了他的兴致,风情万种地偎进他怀里。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这天晚上钟开泰发挥得格外充分,两人都得到极大满足。

事后,钟开泰才吐露了真情,算是对周春雨的报答。钟开泰先说了严部长把他喊进部长室时的情形,接着清清嗓子,学着严部长的腔调说道:“小钟,你看老主任支教去了,办公室一摊子不能少了牵头的,部务会的意思,就先由你负责,你人年轻,我相信你会打开局面的。”

周春雨听了,很开心地在钟开泰腿上掐一把,两人又翻云覆雨了一回。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二章
热门: 市长大人 提拔 重生之官屠 官策 重点中学校长 老柴回忆录:我身边的事 大道无痕 底层官员 “双规”行动 官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