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上一章:第二章 下一章:第四章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这一天,钟开泰又坐在办公室里,望着窗外的塔松呆想。他还下不了决心,要不要打电话跟东方晓和陆百里联系。

正在此时,一部本田轿车从市委大门外徐徐开过来,停在了塔松下。旋即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从车里从从容容钻了出来。钟开泰的眼睛就花了一下。那不是别人,竟然就是他要找的高中同学东方晓。

钟开泰有一种喜出望外的感觉,恨不得身生双翼,从窗口飞出去,把东方晓揽入怀抱。

不过钟开泰还没飞出窗口,本田车上又走下一个人来。钟开泰自然认识,那不是别人,是现任的市委秘书长。钟开泰这才想起那部本田原本就是市委的车子。他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东方晓你这小子,几时跟秘书长缠上了?市委秘书长也是市委常委,东方晓能跟秘书长黏在一起,当然也不是等闲之辈。

钟开泰不知此时去跟东方晓打招呼是否合适,因此迟疑了片刻。但最后他还是出了办公室。他知道秘书长的办公室在三楼,东方晓必须从组织部所在的二楼经过。钟开泰来到二楼的楼梯口,装作要下楼的样子,顺理成章地跟秘书长和东方晓照了面。东方晓还没有上完楼,仰着个脖子对钟开泰喊道:“钟开泰你这混混,还没死?”说得秘书长和钟开泰都笑了起来。

钟开泰一边跟秘书长点点头,一边对东方晓说:“好死不如歹活着,我要活给你看,气死你!”说着两人相互擂了一拳。钟开泰又说:“到秘书长那里去?”东方晓说:“是呀,秘书长找我有点事。”钟开泰做出要往楼下去的姿势,客气地说:“办完事到我办公室坐坐,我去传达室拿个东西就回来。”东方晓说:“当然,到了你这里,不拜码头,我狗胆包天?”

快下班时,东方晓果然进了钟开泰的办公室。也许是出于记者的习惯,一进门东方晓就递过来一张名片,同时说:“把你的名片也给我一张吧,有事好找你。”钟开泰说:“我从来就没印过名片。”同时他在东方晓的名片上瞟了一眼。见上面写着新闻部副主任的头衔,钟开泰就说:“你这个新闻部是个科级架子吧?”

“什么卵科级,我这名片一方面是便于人家找我,另一方面说明我可以处理稿子。”东方晓说,“这一向你还好吗?”钟开泰说:“怎么说呢?原来的主任到县里当组织部长去了,严部长要我负责办公室。”东方晓说:“哟,怪不得你印堂发亮,两眼生辉,原来是进步了,什么时候请客?”钟开泰说:“哪有这样的好事?不过请客是可以的,只要你有空。”

东方晓笑望着钟开泰,说:“你这可是一个很关键的台阶,上了这个台阶,就前程无量,一片光明了。”钟开泰说:“我哪里敢这么乐观?我现在仅仅只是负责,八字还没一撇呢。何况这个责也不怎么好负,要想有所作为并不容易啊!”东方晓说:“天下事难不倒共产党员,你这不就一个办公室吗?我才不信那么难对付。”钟开泰说:“嘴上两张皮,说起来轻松,做起来就是另一回事了。”东方晓说:“有什么想法可以跟我说说嘛,说不定我能给你出个歪点子。”

东方晓的话正中钟开泰下怀,他就把自己的一些想法跟东方晓简单说了说。

东方晓快人快语,说:“钱的事我帮不上忙,但你要宣传、报道什么的,我包了。实话跟你说吧,我虽然只是新闻部的副主任,可部里好几年没主任了,部里的事情我说了算。也就是说,新闻部负责的新闻节目,我想给谁上就给谁上,想上到哪个时段就上哪个时段,你老兄什么时候需要我的新闻节目甚至头题,打声招呼,我给你安排就是。”

钟开泰知道东方晓说话尽管有点牛气,但刚才说的却是大实话。东方晓是个有点才气的记者,做过不少颇有影响的节目,他的光辉形象还堂而皇之地上过中央电视台的《东方之子》。就凭了他的名气和手上的摄像机,市里的头头脑脑都愿意跟他打交道,说不定他一高兴,就会给你搞几组镜头,市电视台播了再上省台,甚至上中央台,让你美名在外,为以后的进步造点必要的声势。本来这样的角色当个台长、副台长什么的,完全不在话下,可偏偏东方晓什么都不放在眼里,说话又直来直去,无遮无拦,得罪了不少人,所以至今还是个新闻部副主任。新闻部是电视台的黄金码头,有影响的新闻节目几乎都是从那里出来的,台里的台长、总编甚至广电局的头头都在那里做过一阵子主任,觊觎这块风水宝地想去做主任的自然大有人在,可他们自觉业务上与东方晓没法比,所以没敢去领导他,东方晓至今还把持着新闻部。

两人又东一句西一句扯了些闲话,钟开泰想起刚才东方晓和秘书长那个亲热的样子,就忍不住问道:“秘书长跟你打得火热,是不是又要你给他抬轿子吹喇叭了?”东方晓说:“我们不抬谁抬?我们不吹谁吹?”

一时高兴,东方晓告诉钟开泰,秘书长是请他做一档节目。

钟开泰说:“好嘛,马屁拍响了,你也弄个台长、副台长的干干。”东方晓撇着嘴说:“我才不稀罕什么鸟台长、副台长呢,我现在副主任一个,不是照样天天有人找吗?”钟开泰说:“还是当记者好,有本事、有名气就牛皮哄哄的,不像我们缩头乌龟一样。”东方晓手一扬,说:“大丈夫能屈能伸,我知道你现在缩头是为了以后出头。”钟开泰说:“但愿有这一天。”

聊了一会儿,东方晓见办公室没有外人,又神秘兮兮地说:“你知道吗?这回秘书长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行动哩。”

见东方晓说起这样的话题,钟开泰赶忙起身,过去关了办公室的门,这才回头说:“隔墙有耳哩。”东方晓理解地说:“你这是是非之地,说话也得小心翼翼,我可没这样的习惯。”然后他放低了声音说,“市委管党群的副书记就要调往外地当书记了,两个候选人一个是秘书长,一个就是你们的严部长,这你大概听说了吧?”

钟开泰摇摇头,说:“不太清楚。”东方晓说:“亏你还蹲在组织部。你知道吗?刚才秘书长喊我去,就是要我给他弄节目上省台,提高他的声望,为争取这个党群副书记做准备。”钟开泰说:“照这么说,你把秘书长宣传出去了,不直接影响了严部长?”东方晓说:“我不知道严部长跟你的关系如何,才特意来问问你,你看有没有必要有所侧重?”

钟开泰沉吟了一会儿,才说:“严部长也许有把我扶正的想法,如果你能给我打打擦边球,当然会很管用。”东方晓说:“有你这句话,我心里就有数了。”停停又说,“这样吧,上半年在我的节目上给组织部上两个头条,至于你们严部长的专题节目,我会另有打算。”

两人还侃了几句,东方晓看看时间,说:“我刚才是以上厕所的借口出来的,秘书长还等着我去吃晚饭呢。”

上一章:第二章 下一章:第四章
热门: 领导也是人 草根官道 官场无故事 青花 进步 绝对权力 我的生活质量 龙翔仕途 高位过招 官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