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上一章:第三章 下一章:第五章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东方晓比较讲哥们儿义气,不久就在钟开泰的配合下,给组织部拍了两个像模像样的新闻,在黄金时段播出。喜得严部长眉开眼笑,把钟开泰喊进部长室,说:“小钟你干得好嘛,当初我在部务会上提出让你负责办公室时就说过,你一定会干出成绩来的,算我没看错人。”钟开泰说:“部长过奖了,不是我干得好,是部里的工作有成效。”

“工作当然是一个方面,可工作上去了,却没人反映出去,也形成不了大的影响嘛。”严部长说,“听说那个给组织部拍节目的东方晓不是等闲之辈,在外面还颇有影响,你跟他关系如何?”

钟开泰懂得严部长的意思,就如实禀告道:“我们是中学同学。”严部长说:“那好,如果他愿意,不妨跟他见见面,交个朋友。”钟开泰说:“只要你有空,我随时都可叫他。”严部长说:“有时间再说吧。”

钟开泰见严部长没别的事,就转身准备离去。还没走上两步,严部长又叫住了他。严部长说:“据说近来部里的电话,除了我这部电信局不计费的机子外,其余都停了机,医药费也报不了,司机手头的油费发票也捏了一大把,是怎么回事?”钟开泰说:“财政好久没拨公务费了,连工资也不能当月发放,这事情确实有些令人恼火。”严部长说:“恼火是恼火,但你还得想点办法,不能让组织部就这么瘫痪了。”钟开泰说:“我已跑了几趟财政,这两天我再去跑跑看。”

钟开泰说的是实情,这段时间为了财政欠拨的公务费,他一连找了几回陆百里,陆百里总是说:“老同学,不是我手里拿着钱不给,而是财政太困难了,先要保工资,其他的支出只好停拨。”钟开泰说:“你这话跟我说了也不只一次两次了,你总不能每次都用这句话打发我吧?”陆百里无奈,只好说:“你别逼我了,过两天给你想点办法。”钟开泰说:“好吧,过两天再来拜访你。”两天后,钟开泰又去了财政局。这次他是铁了心了,耍赖也要耍张拨款单回去。

钟开泰在财政局门前的坪里碰上了陆百里,陆百里正要上车赶去财政厅开会。钟开泰把着车门不放手,一边说道:“陆大科长,组织部的电话、车子什么都停了,严部长说过,他下岗前,先下了我的岗再说,你不表示点,今天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财政厅那边下午报到,晚上还要开预备会,这里钟开泰缠着不松手,陆百里实在没有法子,只好拿出手机给科里的人打了个电话,嘱咐给组织部拨3000元公务费。

拿着这区区3000元回去,报了几个人的药费和司机的油费发票,连电话费都没交就一分也不剩了。钟开泰想,这也不是办法,还得在陆百里身上下点工夫。

这一天,钟开泰把东方晓约到一家僻静的小餐馆,感谢他在黄金时段给组织部上了两个头条新闻。事先钟开泰就跟餐馆老板打了招呼,要他上馆子里有特色又叫得响的菜,安排最机灵、最漂亮的服务小姐。

在包房里落了座,钟开泰试探性地对东方晓说道:“是不是把陆百里也叫来?”东方晓一听就不高兴了,大声叫道:“你要请他,我就走。”钟开泰知道东方晓一向看不起陆百里,赶忙说:“这不是卵掉进油坛子里——由(油)你吗,你别激动好不好?”东方晓说:“他陆百里是什么玩意儿,我还不清楚?高中毕业考了两年才考了一个财校,如今在财政局混了一个副科长就趾高气扬的,我就是看不顺眼。”钟开泰说:“可人家不是一般的副科长,是行财科副科长,而且和你一样,科里没有科长,他是当家的副科长。”东方晓说:“当家的副科长就了不起了?你是看见了的,人家堂堂市委常委在我面前还要客客气气的呢。”

话虽这么说,可过了一阵,东方晓还是改了口,说:“还是把陆百里叫来吧。”钟开泰故意说:“算了吧,我们两个还自在些,何必让第三者插足。”东方晓扑哧一声笑了,说:“看来你钟开泰只要离开组织部,说的话就动听了。我早知道,你今晚并不仅仅请我。你如今在办公室负责,有求于陆百里。何况我们也曾经同学一场,我不能太小肚鸡肠。”

说着,东方晓拿出随身电话号码本,要钟开泰本人给陆百里打电话,一边说:“我曾因要替人办事,特意找过他,谁知他事没给我办,却牛皮哄哄的,气得我差点挑了他的脚筋。”

东方晓数落陆百里的当儿,钟开泰已经拨通了陆百里的手机。陆百里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答应了。

十多分钟后陆百里就赶了来。

东方晓对陆百里虽有不满,但见了面还是客客气气的,并又习惯性地掏出名片给他递上去,说:“这是新近印的,原来名片上的手机号码是900的,现在改作138了。”同时他也没忘记朝陆百里讨要名片。

陆百里的口气也跟钟开泰一个样,说:“我一个小小副科长,印名片鸟用?”

钟开泰心下就暗暗好笑起来,怎么就这么巧了?在座三个都是上不得场面的副科。不过这样也好,大家一个级别,免得有谁心里不平衡。

服务小姐见客人已经到齐,就把菜端了上来。钟开泰说声开始吧,招呼服务小姐斟酒。小姐斟酒的姿势很优雅,而且那只手白净丰腴,一下子引起了陆百里的注意,于是他把小姐拉到身边,要她一起喝酒。小姐说:“先生,我喝不了酒,一喝就爱发酒疯。”陆百里觉得小姐说话有意思,说:“我最喜欢小姐发酒疯,发酒疯才有风度嘛。”

小姐也就不再客气,端起杯子。这小姐其实酒量不错,三个男人喝得微醺了,她还没事。陆百里来了雅兴,瞥了屋角电视屏幕上的泳装女郎一眼,要和小姐搞对唱。小姐说:“什么年代了,还对唱?我讲个谜语吧,你猜着了,我喝一杯,猜不着,你喝一杯。”钟开泰和东方晓都说这个主意很好,陆百里也就不好拒绝,要小姐讲。

小姐说:“新婚之夜——打一著名城市。”

陆百里想了一阵,也没想出来,小姐就笑着要他喝酒。陆百里指着钟开泰说:“可以让他代替吗?”小姐说:“那要看他愿不愿意。”陆百里说:“今晚是他请我喝酒,他怎么会不愿意?”小姐说:“那是代猜谜语,还是代喝酒?”陆百里说:“先代猜谜语,猜不着代喝酒。”小姐故作沉思状,然后对钟开泰说:“那你就猜吧。”

钟开泰其实早就猜出来了,但还是装模作样地念了一大串城市名,最后才故意恍然大悟道:“我猜着了,开封。”

小姐用手点了一下陆百里的脑袋说:“你是个木头脑袋,还是他聪明。”又转身对另一边的东方晓说:“你一定比他聪明,我说一个给你猜,你不能找人代替。”东方晓说:“行,我一定猜着,猜不着我从楼上跳下去给你看。”正说着,外面有人喊小姐接电话,小姐就说声对不起,出了包房。

三人本来就不是瘾君子,小姐不在场,也就没再喝酒,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起来。钟开泰见今晚陆百里还高兴,他也跟着高兴,说话的声音不觉也略高了些。东方晓知道钟开泰要说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说:“今晚你请我俩喝酒,我想醉翁之意不在酒吧。”钟开泰说:“别说得这么难听嘛,我又不是设的鸿门宴。”

不过彼此是同学,钟开泰也就不再绕弯子,把目前自己面临的困难说了。东方晓把头偏向陆百里,将了他一军:“我东方晓已经在黄金时段给钟开泰上了两个头条,也算尽了点微薄之力,你陆百里也说句话,你身居财政要职,现在钟开泰有求于你,你是怎么个态度?”陆百里说:“我当然尽力而为。不过现在财政十分困难,工资都保证不了,恐怕没多少余钱派作其他用场。”

东方晓就拉长了脸,说:“你看看,你看看,钟开泰还没向你伸手,你就这个态度。”钟开泰忙止住东方晓说:“百里说的也是实情,财政确实捉襟见肘,何况几天前他已经给我拨了3000元公务费。”陆百里叹道:“市长和局长都打了招呼,工资之外的一切支出都停拨,除了得癌症躺在医院里要吊命。”东方晓马上说:“那钟开泰你就打个申请解决癌症病人医药费的报告吧,让陆百里给你解决个七万八万的也好。”

钟开泰摊着双手,说:“我部里又没有癌症病人。”东方晓说:“没有癌症病人就难住你了?你不可以发挥你的聪明才智,创造些癌症病人出来?”钟开泰问陆百里说:“这行吗?”陆百里说:“其实你要真想解决问题,我倒是可以给你出个主意。”钟开泰说:“只要能弄到钱,我听你的。”陆百里说:“你最好是要你们严部长跟我们的局长打声招呼。凭我的经验,财政局长可以拿出千条万条理由拒绝任何人,但组织部长说句话,他还没这个胆量拒绝。”

钟开泰却感到为难了,摇着头说:“这个我可不好去跟严部长说,他这样的领导位置特殊,讲话做事都小心谨慎,你要他低着头去求人,他首先考虑的是人家会向他提什么交换条件,一般是金口难开的。”东方晓也说:“部长打招呼弄的钱也不能算他钟开泰的功劳呀。”

陆百里一脸无奈,说:“那你真的只好写个申请癌症病人医药费的报告来试试了,不过我不敢保证就能批到钱。”

上一章:第三章 下一章:第五章
热门: 审计报告 官途借势 无水之城 流血的仕途:李斯与秦帝国 罪恶的黑洞 地产鳄人 泉浴权浴钱浴 女招商办主任 仕途巅峰 仕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