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上一章:第九章 下一章:第十一章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放下电话后,钟开泰还在办公室里枯坐着不愿离去,直感到从头到脚都已凉透。其实此时还是秋末,天气还暖和着哩。

钟开泰心里说,算了吧,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自己命运不好,又没有陆百里那样的手段,又能怪谁呢?这么自叹着,窗外的夜幕已经浓重起来。这时有人在外面轻轻叩响了办公室的门。钟开泰有些奇怪,这个时候会有谁来敲门?

打开门,竟然是胡小云。

钟开泰有一丝惊喜,说:“原来是你?这么晚了,还到办公楼来做什么?”胡小云说:“就兴你到办公楼来,我却来不得?”钟开泰说:“我可不是这个意思。”胡小云说:“我来取点东西,见你办公室有动静,估计是你,过来瞧瞧。”

钟开泰这才发现胡小云手上还提着一个布包,他心里就预感到了什么,忙问道:“什么东西这么重要,不可以明天来取?”胡小云说:“我要离开电教站了。”钟开泰吃惊不小,说:“谁要你走的?你不是干得好好的吗?我还说了,忙过这一阵,就给你到严部长那里说说。”话一出口,钟开泰便意识到自己说的是废话,自己眼看连办公室负责的都要不是了,哪里还有机会到严部长那里去为胡小云说话?

钟开泰恨不得狠狠给自己一记耳光,打掉一点自己的傻气。胡小云说:“是我自己决定走的。电台搞机构改革,不调走,又不回去,台里是要除名的。”钟开泰说:“你的决定也许是正确的,凭你的天资,继续做播音,一定会有所作为,肯定不比待在机关里差,只是……”

说到这里,钟开泰一时语塞,目光抛向窗外,不知如何往下说了。胡小云说:“只是什么?”目光里满含了期待。半天,钟开泰才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沉重地说:“只是以后难得再跟你在一起了。”胡小云笑了,说:“这有什么难的,你有心,打个电话,我就会出现在你面前。”

离开办公室后,钟开泰送胡小云来到市委大门口,要给她叫辆的士。胡小云说:“就要分手了,以后在一起的机会也不会太多,你不想跟我走走吗?”其实这也是钟开泰的想法,他正愁自己这浑浑噩噩的日子不知如何煎熬,有这么一位红颜知己在侧,暗淡的生活不也会增添几分亮色?

“好吧,我送你回家吧。”钟开泰说。两人于是并肩走进五光十色的街影里。

走着走着,钟开泰忽觉肚子饿起来,才意识到自己还没吃晚饭,就跟胡小云走进街边的小吃店。点了几道小菜,要了一瓶葡萄酒,两人慢慢对饮起来。钟开泰说:“葡萄酒可是女人酒,温柔缠绵,醉人还醉心哪。”

胡小云微笑着看着钟开泰,偶尔跟他碰碰杯,轻抿一口。钟开泰也不要胡小云劝,喝得很直爽,只是不怎么吱声。胡小云知道钟开泰心头的苦衷,也很少说话,只是静静地陪着他。在胡小云心里,这个沉思着不声不响喝闷酒的男人,确有几分厚道、可爱。

一瓶酒喝光后,半醉的钟开泰还要向店主要酒,胡小云怕他不胜酒力,不让了,将他拉出了店子。

后来两人就进了一条小巷。

“这是条回家的近道,白天去上班,我都是走的这条巷子。”胡小云说。开始巷子里还稀稀拉拉有几只亮着的路灯,后来那些路灯便哑巴一样没一只有动静了,越往里走也就越黑暗,行人也越来越少,最后巷子里就剩下钟开泰和胡小云二人了。胡小云不觉就往钟开泰身边靠近点。突然一个黑影吱一声叫着窜向墙根,胡小云尖叫着扑进钟开泰怀里。钟开泰将胡小云搂紧点,在她肩上拍拍,说:“不用怕,是只该死的老鼠。”

这是两人第一次搂在一起。钟开泰觉得搂着胡小云的感觉实在奇妙。

就这么搂着走过了那段黑暗的巷子,直到出了巷口,头上有了几盏亮着的路灯,胡小云才从钟开泰的怀里抽身出来。不知是酒的作用,还是刚才搂得太紧,两人的脸上都热辣辣的,一时变得默默无言。

沉默着走到胡小云的家门口,钟开泰停下来,开口道:“你走吧,我看着你进了屋再走开。”胡小云点点头,乖乖地向楼道口走去。见胡小云已经隐入那幽黑的楼道,钟开泰正准备走开,不想胡小云又忽然转身回来,对他说:“你不想进去坐坐吗?”

钟开泰看看表,都快11点了,说:“这么晚了,不会影响你家里人休息?”胡小云扑哧笑了,说:“你真是官僚主义,跟你在组织部同事这么久了,你还不知道我的父母都在县城里,我一直是一个人住。”

于是两个人进了那套老式的两居室的房子。

胡小云拉下宽大的紫色窗帘,回头给钟开泰倒了一杯水。钟开泰刚喝了两口,胡小云又起身去开了冰箱,端出一盘葡萄,要钟开泰吃。

“今天跟葡萄有缘啊。”钟开泰说,忽然他想起一句绕口令来,于是说,“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胡小云说:“那是用来说相声的,你也当真?”钟开泰说:“那葡萄一定很好吃,吃的人只顾狼吞虎咽,自然没耐心吐皮,而一旁没吃葡萄的人见了,觉得不卫生,忍不住要劝吃葡萄的人吐葡萄皮,劝多了,吃葡萄的人有些不耐烦,对不吃葡萄的人说,要吐你就自己吐吧。”胡小云笑道:“那今天你是吐葡萄皮,还是不吐葡萄皮?”

吃了一会儿葡萄,胡小云又坐不住了,起身开了墙边的音响,整个屋子就盛满刘欢那张力十足的嗓音。钟开泰熟悉这支曲子,是众所周知的《从头再来》。一双眼睛就合上了,不知缘何,泪水竟渗出了眼角。一曲终了,钟开泰还沉浸在那悲壮的旋律里,眼睛依然合着。

见状,胡小云又将音乐循环播放,而且过来拉起钟开泰,把他的双手放到自己柔软的腰上,合着节拍缓缓摇荡起来。摇着摇着,两人就紧紧黏住了,连两片滚烫的嘴唇都铆在了一起。一股强大的幸福的潜流将钟开泰整个地裹住了。他暗想,那个鸟办公室主任的位置,又算什么呢?胡小云这风情万种的芳唇可比什么都重要啊!

钟开泰沉醉了,拥着怀里的女孩,倒在床上,下意识地剥开了对方……

就在钟开泰的双手向胡小云那瓷一样光洁的美乳上伸过去的时候,屋角的电话不识时务地猝然响起来。两人都吓了一跳,顿时松开对方。胡小云惊慌地从床上弹起,捂住自己的裸胸,仿佛不认识钟开泰似的瞧他一眼。钟开泰悲哀地发现,胡小云眼里那撩人的渴望和情欲已经消失得无踪无影,取而代之的是恐惧和哀怨。

胡小云匆匆走向屋角,拿起电话,旋即搁下电话,跌坐在沙发上,无奈地对钟开泰说:“是催话费的电话。”

钟开泰颓废地坐在床边,无力地说:“他们怎么这个时候来电话呢?”胡小云说:“那电话是事先输进电脑里的,你的话费一天没交,它就每天定时给你打几个电话,叫你不得安宁。”钟开泰摇摇头,心里说,人走背运,连电脑都敢捉弄你。

胡小云这时已站到屋子中间,将胸前一粒扣错了的扣子扣好,歉意地说:“要不要再听听刘欢的歌?”钟开泰已站起身,一边悲伤地摇摇头,一边缓缓向门边走去。

他喜欢刘欢的歌,尤其是这首《从头再来》,可他心里明白不过,世上有些事情,恐怕是不可能从头再来的。

上一章:第九章 下一章:第十一章
热门: 问鼎 狗官 中国式秘书2 我给领导开小车 山河入梦 官道 暗斗 上位 抉择 乡官:挡不住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