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上一章:第十二章 下一章:第十四章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这天上午,钟开泰懒洋洋地走进办公室时,老主任那个空了几个月的座位上坐了一个人。那是二科的一位姓陈的副科长,钟开泰也不怎么在意,随便招呼道:“陈大科长今天有空光临办公室了?”陈副科长说:“是严部长要我来的,他说办公室力量不够,要我过来协助你负责办公室的工作。”

钟开泰傻傻地站在座位前,将陈副科长盯了半天。他终于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苦涩地笑笑,说:“欢迎啊,陈副科长,哦不,陈主任!你是能人,你来主政,办公室的工作一定会大有起色。”姓陈的就说:“哪里哪里,还得钟主任你多多扶持。”

钟开泰的理解一点没错,下午的部务会便再没人通知他钟开泰,而是让姓陈的取而代之。钟开泰落落寡欢地在办公室坐了半个小时,就神情恍惚地出了门。

也不知自己要到哪里去,他低着头在街上绕了半圈,不知不觉来到一个处所,猛抬头,竟然是几天前的晚上跟胡小云走过的那条小巷。钟开泰这才意识到他一直在想念着胡小云。是呀,活了半辈子,事业无成,官不官民不民的,想想已没有一件东西值得珍惜,唯一使自己感到欣慰的就是遇上了胡小云,虽然他们没能走出那最后的一步。

钟开泰一边这么胡思乱想着,一边缓缓挪动着脚下的步子,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巷口。前面就是胡小云住的那栋不高的红砖楼,那一袭紫色窗帘依然垂挂在二楼的窗前。钟开泰不免又是一番浮想,思维一下子回到那个难忘的晚上。就在那紫色窗帘里面,两人的故事顺理成章地朝前发展着,谁知故事快进入高xdx潮时,那个该死的电话响了,生生地断送了两人的善缘。

这就是人生的无奈啊!钟开泰深深地叹息一声,伸手在头上捶了捶,不甘心似的走进那个楼道。在胡小云家门口犹豫了一阵,钟开泰还是伸出手指,在门上叩了几下。然而里面却没有任何动静。钟开泰这才想起,此时正是上班时间,胡小云也许正在台里忙乎着哩。

离开红砖楼后,钟开泰没有往来时路走,信步上了一条刚修好的水泥路。这是新辟的经济开发区,两旁的门店如林。也没兴趣欣赏街景,钟开泰只顾低了头独行。走着走着,有人猛地撞了他一下,钟开泰抬起头来,是一个女孩横过街角,在欲进店门时与他遭遇了。女孩歉意地瞥他一眼,钟开泰的身上就电击般颤了一下。

原来那女孩跟胡小云非常相像,不细看还以为就是胡小云本人。尤其是那双大眼睛,美丽水灵,有一股勾人的魔力。女孩的目光只在钟开泰身上稍作停留,然后就低头进了店。

那是如今整个中国的城市里都能看到的普通的美容美发店。钟开泰瞧了瞧玻璃门上那带有色情意味的裸女图,继续懒懒地赶自己的路。走了几步,又忽然刹住了,若有所思地转身折回来。在门口徘徊了一阵,才鼓足勇气,迈进店门。

店不大,三四个服务小姐正在给客人洗头,只有刚才跟他相撞的那个女孩闲着,在看报纸。见有人进了门,女孩就用她那很职业的目光往外瞄了瞄。大概认出了钟开泰,女孩脸上浮出一层红云。她走过来跟钟开泰打招呼道:“先生是洗头还是洗面?”

对女孩的问题,钟开泰毫无准备,一时竟然不知如何回答才好。他是组织部的干部,平时除了工作需要,陪上面来的处长、科长到这样的场合来过几回外,单独一人深入虎穴,这可还是头一回。而且他压根就不是来洗头洗面的。可扪心自问,到这个地方来,不洗头也不洗面,那不是发神经吗?

钟开泰心里想,洗就洗一个吧。共产党人死都不怕,还怕洗头、洗面吗?于是他冲着女孩点了点头。女孩的脸上就更灿烂了,说:“下面没位置了,先生楼上请吧。”

钟开泰就跟女孩上到楼上,进了一个全封闭的半明半暗的小包房。女孩的双手又轻又柔,按部就班地抚弄着钟开泰的面部。钟开泰微合着双眼,把女孩想象成胡小云,一心感受着胡小云的抚摸。

洗面的程序很快进行完毕,女孩附在钟开泰耳边,柔声细语:“先生还要别的服务吗?”钟开泰依然合着眼,仿佛已经睡着了。他当然知道别的服务的含义。如果是以往,钟开泰就是有这个贼心,也没有这个贼胆,他要为维护他组织部干部的光辉形象压抑住邪念,要为组织坚守贞节。但现在不同了,进步无望,前途暗淡,连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都捞不到手,难道还有什么需要顾忌的?如果再这么苦行僧似的守身如玉,岂不显得有些虚伪可笑?

而且一开始,钟开泰就把这个女孩看作是胡小云,今天就当是跟胡小云在一起,也好了却了自己的一份心愿。

见钟开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女孩就开始动手去解他的裤子。将他剥光后,女孩又主动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这个过程女孩做得快速、简洁,完全是专业化的。然后女孩拱过来,偎进钟开泰的怀里,一边故作多情地喃喃道:“先生真是艳福不浅,我可还是一个没开过苞的黄花闺女哟。”

钟开泰当然知道女孩的话当不得真,黄花闺女会这么老到?他并不在乎她是不是黄花闺女,他在乎的是这个女孩得是胡小云,哪怕是想象中的。这么不出声地自忖着,那个地方就剑拔弩张起来。

一激动,钟开泰猛地翻到了女孩上面。

这时钟开泰脑袋里产生了一个念头,他想近距离地仔细瞧瞧女孩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他不就是冲着这双可爱的大眼睛来的吗?也许这双眼睛更能调动他的激情。这么想着,钟开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

那双美轮美奂的大眼就在他的眼皮底下,焕发着比钟开泰刚进店门时更具震撼力的魔鬼一般的光芒。这也许就是每一个男人最渴望遭遇到的目光了,它有充分的魔力唤醒男人的情绪,把男人整个的能量和生命给调动起来。有那么一瞬,钟开泰彻底崩溃了,他没法抵挡这目光的攻击。

可不知怎么的,钟开泰还是在那双魔眼里发现了破绽,那是一丝不易察觉的邪恶和冷漠。而这样的邪恶和冷漠,在胡小云的眼睛里是绝对不存在的。钟开泰无声地说,原来这个女孩压根就不是他心目中的胡小云。钟开泰心中的幻影顿时消失得杳无痕迹,他那被挑逗得野马一样疯狂的激情受到重创。深深的悲哀像一团阴云,整个地覆盖了钟开泰。

钟开泰当然并不想就此罢休。他想,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哪怕这个女孩根本就不是胡小云,他也有必要把该做的事情做完,就为了那一份简单的欲望,为了心头那积压了许久的抑郁和怨恨得到一个宣泄的机会。他努力摒弃着心头的杂念,集中了全力去进行突破。

可钟开泰发现麻烦来了,不知何时他已经变得疲软无力,毫不中用了。

女孩也感觉到了这个变化,她想帮帮钟开泰,老到地腾出玉手去搓揉他,想让他重新变成男人。可没用,钟开泰毫无起色,依然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两个人都失望了。

钟开泰自怨自艾地想,一个男人不能走下坡路哟,一走下坡路,连小兄弟都变得不思进步,没一点出息了。

上一章:第十二章 下一章:第十四章
热门: 官道 官运高照 背后 推手 我的生活质量 沈阳,别为我哭泣 沧桑正道 高层饭局 公务员内参 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