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上一章:第一章 下一章:第三章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几年前,位于市郊的铅笔厂曾是市财政局的财源建设联系点,财政局的马局长到铅笔厂去考察财源项目时,看过厂里的账簿。账是一位姓方的老会计做的,字迹隽秀,账目清楚,跟新颁布的国际通用会计制度衔接得很好。马局长对方会计印象不错,他为企业有这样的好会计而深感慰藉。

不想几年下来,方会计退休了,铅笔厂也因管理不善和产品销路滞涩,濒于倒闭,工人只能下岗,连供销科那位相当能干的女科长唐桂娥都离厂做了捡破烂的营生。方会计那顶班进厂当了工人的儿子,也因厂里境况不佳,每月120元的生活费都保证不了,家里的日子日渐窘迫,眼看已经熬不下去,方会计无计可施,从储蓄所取出2000元退休金,厚着脸皮去找马局长。

方会计知道自己跟马局长仅一面之交,按理是找不上人家的,但他一个企业的退休会计,没有任何靠山,真不知找谁好,只能去马局长那里碰碰运气。不想马局长不折不扣,满口答应帮忙,说有消息再告诉他。方会计当时感激不尽,只差没给马局长磕头了。方会计在衣兜里掏了半天,掏出那二十张百元钞票,往马局长手里塞。马局长哪里肯接,虎着脸说:“你要是放下钱,你儿子的事就不要找我!”

方会计没办法,只好把钱又放回自己的口袋。马局长送方会计出门时,深有感触地对方会计说:“方会计呀,你可是我见过的账目记得最好的会计。我们在财政部门工作的人,看到会计的账记得好,心里就高兴。”

闻言,方会计心里就暖和如春。可一走出马局长的家,想起马局长既然不肯收钱,这事恐怕是没戏的,方会计立即就泄了气。细想也是的,你跟人家没啥瓜葛,人家在这退休前的短短几个月里,忙自己和亲戚朋友的事都忙不过来,还顾得了你吗?

事情也就是这样不可思议,没有任何的可能性,也不敢抱什么希望的事偏偏又能成。

就在方会计把马局长的承诺快要忘掉了的时候,马局长把方会计喊了去。方会计心跳如鼓,赶到财政局,见局长室里办事的人很多,他就毕恭毕敬地站在门外,不好意思去打搅马局长工作。直到办事的人陆续走了,方会计才敢进门,细着声喊了声“马局长”。马局长请方会计坐在墙边的椅子上,然后说道:“方会计,算你儿子有运气,劳动局下属的劳动服务公司正好有一个岗位,劳动局已把你儿子的档案从厂里调了过去,明天就让他去报到上班。”

方会计先是一愣,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接着就老泪纵横了。他只激动地说了句:“马局长,您真是我儿子的再生父母……”喉咙便咕噜着哽住了。

现在方会计的儿子已经是劳动服务公司的正式职工,这当然是一个比铅笔厂要强许多的单位。一高兴,方会计因胆囊炎而戒了三年的酒又忍不住开了戒。他要老伴炒了干牛肉和卤豆腐,把儿子、儿媳和孙女一齐喊到桌上,打开戒酒前曾储下的老牌昭陵大曲,跟儿子对饮起来,任老伴在一旁不停地唠叨:“少喝点儿,少喝点儿,看你是酒要紧,还是老命要紧。”他也不理不睬。

酒过三巡,儿子把杯子往桌上放稳,对方会计说:“爹,我这工作没有马局长,恐怕是想都不敢想的事。你知道吗?等着占我位子的人至少有一打,其中包括劳动局副局长的小舅子,要不是马局长给劳动局解决了15万元的维修费,我无论如何也是进不了公司的。”

方会计也放下了杯子,说:“是呀,你这一辈子可以忘记你的爹妈,也不能忘记马局长啊!”

儿子说:“这当然,可我们不能光嘴上说得好呀。”

方会计说:“我也是老琢磨,如今人们办一件调动工作的大事,尤其是从企业调进好单位,不花个几万,是想都不敢想的,而我们得了人家的大恩大惠,却不表示点意思,心里总觉得有愧啊!”

儿子说:“给他钱他不肯收,那又该怎么表示呢?”

方会计说:“你让我再想想办法吧。”

说着,方会计一仰脖,把杯子里的酒倒进了喉咙。方会计觉得肚里热乎了许多,脑袋瓜子也跟着活络起来。他很兴奋地对儿子说:“屋里不是还有一瓶老牌昭陵大曲吗?你给我拿出来。”

儿子说:“你还要喝?”

方会计说:“你别管,照办就是。”

儿子把昭陵大曲拿了出来。方会计接过来,打开纸盒,往里面觑觑,又盖上。他那满是皱纹的脸上嵌着的一对眼睛闪着一丝得意和狡黠。

上一章:第一章 下一章:第三章
热门: 班底 盛世官场 官人官事 官场情妇 起死回生 秘书长1 中国式秘书2 官二代 步步晋升 二把手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