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奏 让毁灭来得更纯粹些吧(一)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前奏 让毁灭来得更纯粹些吧(二)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很多人,总是在认识后才知道不该认识。

很多事情,总是在发生过后才知道错了。

很多时候,总是明知道错了还要继续错下去。

白考儿就是这样!

那个时候是1997年的年末,12月31日,天空阴雨绵绵的,一如她的心情。这糟糕的天气已经持续好几天了,这会儿居然还下起了零星的雪花,更没有一点转晴的迹象了。但这丝毫不影响人们出行的热情,长沙黄花国际机场人来人往,都是赶着元旦假期出门探亲访友和旅游的。

白考儿拿着机票的样子明显的有些彷徨,目光散落在人群中,脸上的表情透着隐隐的悲伤。她应该高兴才对,跟耿墨池约好了去上海度假,她没有理由悲伤的。

可是跟周围喜气洋洋的人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她一身黑衣,灰色方格围巾裹住了大半边脸,围巾上方露出笔挺的鼻梁和深陷的眼窝,衬得那双漆黑的眸子如深海一般幽暗,寒气逼人,仿佛目光落在哪里,哪里就会结冰一样。

为什么会是在机场呢?她在想。好象很多故事的开始和结束都是在机场,来来往往的嘈杂和冷漠中,人生的悲喜剧在这里一幕幕上演,或邂逅、或重逢、或生离死别、或擦肩而过……现在白考儿也徘徊在川流不息的机场,她忽然觉得很茫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到这,来到这又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什么呢?丧夫不过几个月就和别的男人私奔,这事如果传出去,意味着她又一次身败名裂的可能!

可是事已至此,她已经没有退缩的勇气,都已经答应他了,人也到了机场,临阵脱逃可不她是白考儿的性格。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天空阴沉得可怕,她无限惆怅的打量候机厅的落地窗外雪茫茫的世界,心里更加没了着落,觉得自己就象那些时起时降的飞机,如果没有人操控,它们永远不知道下一站的落点在哪里,白考儿也在想她的落点在哪里呢?现在她是自由的,没有人操控她,一切靠她自己的判断,下一站究竟是天堂还是地狱……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这一切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如果那天什么也没发生的话!

其实那天,几个月前的7月13日,是个很平常的日子,可越是平常越有发生不平常事情的可能,一点征兆都不会给你!那天白考儿在做什么?她在东塘的一家西餐厅和米兰、李樱之两个老同学在享受shopping后的美味大餐,三个人吃吃喝喝,有说有笑,热闹得不行。三个女人一台戏,这话真是没错。

那家餐厅的环境很幽雅,空气中弥漫着牛排、咖啡、红酒和各种香水的味道,混浊不清,感觉灯光都有点蛊惑人心,一个面容清秀的女孩坐在前台一架黑色钢琴前专注地演奏,曲子很熟悉,是卡朋特的《昨日重现》,弹得还不赖,有那么一点怀旧的味道。白考儿本来是很享受地斜靠在沙发上,翘着屁股,举着香槟,兴致很好,讲起了大学时跟教授作对的种种趣事更是满脸放光,顾盼生辉,但当这首曲子一响起,她身体内的某根神经就抽搐了一下,没有原因,就象是被人扯了一下似的,很轻微,还没感觉到痛就消失了,如果不是后来这首曲子带给她无尽的悲伤和哀绝,她根本就不会想起这次似是而非的触动,如果一定要说预感,这也许是那天她唯一感觉到的异样,只是当时她并没意识到这点,愣了一会神,又恢复了跟同伴的谈笑风生,全然不知在毗邻的另一座城市灾难正悄然降临——

只是几秒钟!丈夫祁树杰驾着一辆白色本田义无反顾地冲入湖中,那么决然,那么悲怆,没有任何的犹豫,好象那是一件必然要做的事情,任谁都不能阻止。这真是例外啊,他这人平常做事就喜欢拖拖拉拉,有时候决定了的事,一遇到情况,马上又变卦,他好象从来没有很坚决地要去做过一件什么事,他整个人生都是犹犹豫豫的,如果硬要回想起来,那就只有两次还算是比较坚决的,一次就是四年前坚决地娶了白考儿,一次就是四年后的今天坚决地去死。

关于他的死,后来传出很多版本,有说是被人劫持谋财害命,有说是欠了债想不开寻了短见,还有人说是喝醉了酒发酒疯一不小心冲进湖中,反正说什么的都有,每天都有新的说法传出来,祁树杰在那些人的唾沫中不知道“死”了多少回。这恐怕是他没想到的,他这人虽然做事拖拉,为人却很谨慎,最不喜欢被人说三道四,也不喜欢处在风头浪尖,无论什么时候,他永远都选择退居幕后,真没想到他这么低调的一个人,死却死得这么轰轰烈烈,连从小出风头出惯了的白考儿都望尘莫及。而有关他死时的真实情况,却是后来警方提供的,据他们调查,那辆白色本田在湖边的树荫下停了整整一个下午,纹丝不动,不知怎么到了傍晚,路灯已经亮了,人们都到湖边散步纳凉时车子突然象暴怒的狮子般咆哮着开足马力飞腾而起,在空中划了个优美的弧线后,一声闷响扎进了湖水中。那个画面一定很壮观,就象很多汽车广告,疾速飞驰,追风赶月,行云流水般尽显完美,白考儿每在电视里看到那样的汽车广告,就想象祁树杰死时的情景,所以祁树杰在她的想象里也不知道“死”了多少回。

扯远了,还是回到事发的当天。车子冲入湖中后立即引来一阵惊叫,围观的人从四面八方赶来。救护车和警车也先后赶到。但都一筹莫展,因为车已沉入湖底,湖面一片宁静。仿佛什么也未曾发生过一样,湖水依然荡漾着迷人的波浪,夜风习习,繁星点点,很平静的一个夏天的夜晚。

接着警察开始封锁现场。一辆吊车开了进来,几个潜水员潜入湖中实施打捞。岸边一时间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凌晨四点左右,冲入湖中的本田终于浮出水面。吊车小心的将其吊向岸边,车门打开了,里面的人被抬了出来,祁树杰和一个女人湿漉漉的紧紧抱在一起。一个女人!看清没有,是一个女人!

全城轰动。

所有的人都在议论。

一男一女驾车驶入美丽的南湖,两人被捞上来时还手指扣着手指。

现场留有一封遗书,用塑料胶纸密封好了的,显然死者生前经过精心准备。那封遗书只有一句话:对不起所有的人,但别无选择,因为我们已生无可恋……

去他妈的生无可恋!白考儿的愤怒一度盖过了失去丈夫的悲痛!什么叫生无可恋?他怎么就生无可恋了?他不是过得挺好吗,有房有车有公司,朋友不算多也不少,下没有小却上有老,老婆漂亮又还算守规矩,唯一的缺陷就是婆媳关系有点让他烦恼,可这就让他去寻死吗?该去寻死的是白考儿,每次被他巫婆似的老妈指着骂时,她都气得想死,可是她不也没死,一直撑到现在吗?

“我早晚会死给你看!”每次在老巫婆面前受了气她都这么冲他吼。

可是老天,她还没死,他却先死了,平常做什么事总是他落在后面,怎么这一次就让他抢了先呢?到底是哪根神经搭错了,最后竟成了他死给她看?

白考儿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她“美满”的婚姻怎么走到了这个地步,现在哪怕是坐在机场,事情已经过去几个月了,她还是想不通一向对她言听计从的祁树杰怎么敢跟她开这么天大的玩笑,她一直当他是开玩笑,明知道是自欺欺人也深信不疑。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对她一向看不起的丈夫“刮目相看”,26岁就让她成了一个寡妇,这混蛋出手比她狠多了,让她连质问的机会都没有!你说他狠不狠?

鲁迅老先生说过,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这句话应证在祁树杰的身上,就成了他没有在沉默中灭亡,他在沉默中爆发,他的爆发就是灭亡,谁说不是呢?

还是回到机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飞机都快起飞了,耿墨池还不见踪影,能不能等到他,白考儿心里一点底也没有。他不会失?还是胆怯了?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也就不必冒这个险了,白考儿有些庆幸地想,这倒是个很好的结果呢。可是这么想,其实表明真正胆怯的就是她自己,她期待他的出现,又害怕他真的出现,心里乱如麻……正忐忑不安着,那家伙却现身了,操着手靠在侯机厅的门口抽着烟冲她笑呢。

他穿了件藏青色长风衣,里面是浅灰色的宽松毛衫,下面是同色的裤子,昂着头,斜着眼,样子潇洒得不行,只是眉宇间透着冷冷的忧郁,有点漫不经心。

“你的视力好象不太好,我冲你笑了半天一点反应也没有。”

“你才知道啊,我是高度近视。”白考儿拖着笨重的行李箱说。耿墨池接过她的行李箱故作惊诧状:“你带这么多东西干什么,准备嫁到上海去吗?”

“是有这个准备,”白考儿呵呵的笑,点点头,“听说上海男人是中国最适合做丈夫的,我过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

“肯定没有。”

“何以见得?”

“全上海最优秀的男人就在你面前。”耿墨池厚颜无耻地说。

半个小时后飞机冲入云霄,两人在天上坐着说话。

“说实话,我等了你半天,以为你不来了。”

“我是不打算来了,”白考儿找空姐要了杯咖啡,瞅了他一眼,“可是转念一想,明天都是新年了,我没理由把今年的贞操保存到明年。”

“嗯,有道理。”耿墨池表示赞同。

正说笑着,飞机好象遇到了气流剧烈地颠簸起来。白考儿本能地抓住耿墨池的手,还问他:“买保险没有?”

“没买,但我带了保险。”

“带了保险?”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耿墨池就附在她耳根低声说:“我带了保险套。”

白考儿脸马上就红了,气得说不出话。

“很难得呢,现在还有女人会脸红。”耿墨池看着她笑。

“你以为都象你脸皮那么厚。”

“我脸皮不厚怎么哄你上飞机?”

飞机还在颠簸,广播提醒乘客不要慌乱,说气流马上就会过去,可是飞机却颠簸得更厉害了,空气立刻紧张起来,白考儿闭上眼,死死抓住耿墨池的手,心想完了,还没开始就结束了。耿墨池一边握住她的手,一边紧紧拥住她火上浇油,“我们还真有缘啊,没想到死也要死一块。”

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有心思开玩笑!

白考儿被飞机颠簸得头晕眼花,胃也一阵阵的往上翻,她无力地靠在他的肩头悲哀地祈祷飞机千万别掉下去

,她过去的人生已经一团糟,她不想连死也死得尸骨无存。可是耿墨池这家伙还不歇火,继续添油加醋:“哎呀,下面是太平洋呢,听说里面有很多鲨鱼,冬天寻不到食,估计都是饿着的,就等着天上掉飞机呢。”

他明摆着的是瞎说,飞机下面明明是连绵的青山,又没出境,哪来的太平洋呢。白考儿昏头昏脑一时没回过神,脸都吓白了,战战兢兢地问,“你会游泳吗?”

“抱歉,不会。”

“那鲨鱼吃你怎么办?”

“估计鲨鱼会先吃你。”

“为什么?”

“因为冬天出来寻食的鲨鱼大多是公的。”

她这才明白他是在逗她玩呢,马上忘了飞机颠簸带来的不适,反唇相讥道,“万一你遇上的是只母鲨鱼呢?”

耿墨池乐了,一脸坏笑,继续逗她,“那我会告诉她,我没带套子。”

如果可以这样爱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如果可以这样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如果可以这样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ingshixiaoshuo.com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前奏 让毁灭来得更纯粹些吧(二)
热门: 妖猫传 凡人修仙传 龙族4奥丁之渊 迷雾围城 大英雄时代 浪花一朵朵 十宗罪5 实体书 民调局异闻录之勉传 龙族2悼亡者之瞳 我欲封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