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第一次听他弹琴就弹离别曲(五)

上一章:第二章 第一次听他弹琴就弹离别曲(四) 下一章:第二章 第一次听他弹琴就弹离别曲(六)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距过年还差一天的时候,我还是决定回家,爱情没着落,总不能连亲情也舍弃。我拖着笨重的行李箱来到火车站,人山人海的,候车大厅内根本没有坐的地方,我只好把行李箱放倒坐在箱子上。看着满眼的人群,我忽然想起了大学毕业那年去北京的情景,那个时候的白考儿多么的天真,看见什么都觉得新鲜,也就是那次的远行在火车上认识了祁树杰,从而改变了我的一生。现在想想看,如果那时候没有认识祁树杰,我的生活不知道又会是一种什么状况,比现在好吗,难说,比现在差,也不一定,只是时间过得真快,恍惚间我已结婚四年,恍惚间祁树杰已到了另一个世界。

火车晚点,我等得疲惫不堪,坐在行李箱上就要睡着。不知道等了多久,感觉地老天荒了般,火车终于来了,我半梦半醒拖起行李箱排队准备验票上车,突然有个人伸手把我拽出了人群,吓得我大叫一声,混乱中还没看清对方是谁,人就已经被拽出了候车厅。

“好险,差一点就赶不上了!”

耿墨池长吁一口气,很庆幸地看着我,如获至宝。

“你干什么啊?”我瞪着眼睛吼。

“我上你家,你的邻居说你刚走,我就飞快赶到这了,到处是人,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他擦了擦额头的汗,还在喘气。

“你有病啊,你拉我出来干什么?”我叫了起来,“我要回家过年!”

“你回家过年,我怎么办?”耿墨池瞪着眼睛,脾气比我还大。

“什么怎么办啊,你过你的,我过我的!”

“我怎么过啊,我的家人全都在国外!”

“你的家人在国外关我什么事?我不想见到你!”说着我转身又要去候车厅,耿墨池又一把拉住我,不由分说就拽着我往火车站广场外面拖,叫了辆的士,象塞棉花似的把我塞进车内,自己也跳上车重重关上门,冲司机喊:“碧潭花园,开!”

我在车内又踢又打,耿墨池突然抱住我,粗暴地吻住我的唇,吻得我头昏眼花,差点背过气,但很快就全身麻了上来,耿墨池的手已伸进了我的毛衣内。

司机好奇地回头看了一眼,耿墨池马上用蹩脚的长沙话骂:“看么子路啰,开你的车撒!”

我笑了起来,还没见耿墨池骂过人呢,而且还是用这么烂的长沙话骂。

我一笑,耿墨池也笑了,温柔地捧过我的脸用舌头舔我湿润的嘴唇。我看着眼前这个从天而降的男人,研究着他轮廓分明的嘴唇,忽然觉得他很性感,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时候我不温柔都不行了,主动伸出臂膀缠住了他的脖子,两人紧紧抱在一起,嘴唇一刻也没离开过。

真是无耻!我粘在他身上时在心里骂自己。

但是晚上我躺在他怀里睡觉的时候,却有一种依靠而欣慰的快乐感觉,两个寂寞孤独的男女凑一块互相取暖也未尝不可,至于周围的人怎么看,管他呢,我快乐,我需要,这就够了,其他的一概抛在了脑后。

至于不能回家过年,我的解释是单位临时要派她值班,没办法,别人都是有家有口,就我一人是单身,当然只能把团聚的机会让给其他同事了。老爷子居然也信了,连连说,工作上的事我们也就不好说什么了,单位需要你证明你在单位还有用,行,你忙你的工作,家里不用你牵挂。老爷子勤勤恳恳工作了一辈子,只要是工作需要,我怎么瞎掰他都信。

米兰知道我不回家过年后兴奋异常,在电话里嚷嚷道:“我就说嘛,你白考儿绝不可能把我一个人丢下自己跑回去过年的,太好了,总算有个伴了。”

“对不起,我可能不能陪你,”我嘻嘻笑道,“这么重要的节日你也不需要我陪?”

“有情况!”米兰嗅觉灵敏,逼供道,“说,你跟谁在一起?”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我吃吃地笑。而耿墨池对于突然赶过来把我从火车站抢回家的解释是,天气太冷,想找个暖被窝的人。

“你还怕没人暖被窝吗?”

“我是怕你没人暖被窝……”

但是我的兴奋很快被**过后显现出来的无所适从所替代,两个人下了床后你看我我看你都觉得很不自在,话也说不到一块去,此前一切美好热烈的向往顿时显露了原形,竟是那么不真实,我悲哀地想,难道彼此那份热烈的吸引一旦被**充斥就真的如此不堪一击吗?

这种尴尬一直持续到大年三十,我们煞有介事地在富丽华大酒店定了位子吃团圆饭。耿墨池点了一桌子菜,我说干嘛点那么多,这么多菜我们一星期都吃不完呢。

“没关系,过年嘛。”耿墨池开了瓶红酒跟我碰杯。

“你怎么不去国外跟家人团聚呢?”我小心地问。

“我已经很多年没跟他们见过面了,没有团聚的意识了,”他夹了一大块鱼放到我碗里,“而且在国外,过年的气氛也很淡,没国内这么隆重。”

我还想问他家里的情况,他忙打断我,淡淡地说:“吃,咱们今天多吃少说话,过年话没讲好,一年都不吉利的。”

我忙住了嘴。因为我说话是最没遮掩的,小时候由于总是乱说话,爸就在过年的时候在家里每个房间都贴上“天地阴阳,百无禁忌”的红纸条,现在想起这些事就象是昨天一样,眨眼间自己都二十六了,还一事无成整天混日子,失败啊,这支离破碎的日子何时是个头?

耿墨池吃得很少,心事重重地打量我,不知道在想什么。看他的样子很懊丧,他是在后悔吗?后悔放弃数个重要演出任务赶过来在火车站的人海里拽我出来?我低头打量了下自己,又摸摸自己鸡窝似的头发,粗糙的脸,是挺让人失望的,加上无精打采,昏昏欲睡,我的样子是见不得人。可是他为什么还这么深深地看着我,失落与冷漠的情绪隔着桌子都能蔓延到我。他缘何如此忧伤?他知不知道这忧伤已经穿透了我的灵魂我的心,让我也跟着忧伤起来,这对我们来讲是很危险的,似有唤回彼此失落多年的爱情梦想的可能,我们不能有爱情的,因为我们心隔着海,无论是他过来还是我过去,都不会风平浪静。

我们的情绪一直很低落,吃完年饭回到碧潭花园的公寓看中央台春节联欢晚会,谁都没说话。电视里热闹喜庆的画面跟屋内的沉闷窒息形成鲜明对比。耿墨池按捺不住了,打破沉默道:“前天晚上,不,应该是凌晨,突然接到你的电话,我……激动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就赶过来了。”

“是吗?没想到我们还能见面。”我冷冷地说。

“什么意思?”他很敏感,马上尖锐地反击,“你想到此为止?”

“是你想到此为止。”我顿时变了脸。

他没出声,直直地看着我。

四目相对,足有两分钟谁都没动,但就是那两分钟扭转了乾坤。耿墨池猛地吻住了我,把我重重地摔在了沙发上,扑在我身上又啃又咬,我顽强地反击,跟他撕打在一起,从沙发上打到地毯上,在房间里滚来滚去,我头发散了,衣服也零乱不堪,骑在他身上掐住他的脖子恶狠狠地叫:“别以为你不可替代,想跟我上床的男人排着队,你别给我摆出一副施舍叫花子的臭架子……”

耿墨池被掐住喉咙说不出话,但他毕竟是男人,一翻身就将我压在了身下,他也掐着我的脖子咆哮如雷:“你真是个无情无义没心没肺的烂女人,我大老远的跑过来就是看你给我发脾气的吗,你以为你是谁,想跟我上床的女人才真的排着队,我的诚意居然一点都打动不了你,你的心是用什么做的啊?你说!你说!”

我鼓着眼睛,张着嘴巴,呼吸困难,就要咽气了。

耿墨池猛地一惊,立即松了手,他惶恐地看着我,又看看自己的手,好象不相信刚才是自己掐住了我。他赶紧扶我坐起来,拍我的背,疼惜万分地说:“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说着起身伸手拉我。

“啪”的一声,一记耳光甩在了他脸上,响亮清脆,震耳欲聋。他被这突然的举动打懵了,捂住脸呆呆地看着泪流满面的我。

“为什么还来找我?”我突然崩溃了,挥舞着双手冲他吼,“你究竟安的什么心,究竟要把我怎么样,你说,你要把我怎么样啊?”

耿墨池上前猛地抱住了我,将头埋在我的发丝间动情地说:“我能要你怎么样呢,我就是想跟你在一起,我好孤独,没人陪,没人理……”

“你……混蛋……”我揪着他的衣领,痛哭失声。

他将我的整个身体都拥在怀里,声音嘶哑:“真的以为见不到你了,真的,我想你,做梦都想……不管你信不信,我发现我爱上你了,就在刚才,我是真的爱上你了……”

我在他的怀里一阵颤抖!老天,她跟他这么久,上了无数次床,第一次听到他说他爱我。听清没有,他爱我!我难过地看着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不知道是信还是不信,感情真是一件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我原本是要放弃的!

除了投降,我没有更好的选择。我在心里骂自己贱,但是没有办法,我就是不能控制地想他喜欢他要他。

我们相拥在床上说了一宿的话,这一晚我们没有**。

没想到除夕夜的一场撕打彻底修复了彼此间的裂痕,清晨一觉醒来,我们相视一笑,一起起床迎接新年的第一天。我惊讶于这种转变,没有**,原来也可以近距离地接触,心与心的接触远比**的交合来得持久和热烈。我很高兴这种转变,这证明我们已经走出了**的桎梏,彼此都愿意拉近对方的距离。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如胶似漆,耿墨池开车载着我满城兜,甚至在年初六还载着我去了一趟湘北。但我不敢回家,父母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我丧夫不到四个月就跟别的男人鬼混的事实,所以我只能很小心地带着跟我鬼混的耿墨池游览小城的名胜古迹。虽然我极不情愿去那个葬送了彼此爱人的银湖,但是耿墨池却坚持要去,缠了半天,只得依了他。

因为天气很冷,银湖边游人稀少。这个湖是洞庭湖的一个支流,将不大的小城温柔地包围,远处青山绿水,近处野草闲花,风景相当秀丽,是本地人周末散心的好去处。我从小就喜欢这个湖,那时候每年端午还有赛龙舟的传统,那顶着烈日穿着花裙子在湖边人海里穿来穿去的纯真年代早已一去不复返。祁树杰也是在湖边长大的,对这个湖有着特别的感情,生前有事没事都要带着我到湖边散步。至于他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湖里和叶莎结束生命,成了永远无法知晓的谜,他把这个谜带进了坟墓。

而耿墨池面对着这个平静却荡漾着无限悲伤的湖一句话也没说,他只是一根接一根地抽烟,我坐在湖边的休闲椅上看着他被烟雾缭绕的背影,忽然又有了那种迷失的感觉,潜意识里挖还是很想看清他,但是看得清吗?他会让她看清吗?

我们当天就驾车离开了湘北,一路无话。但是晚上耿墨池却对我格外的恩爱,一遍遍地抚摸我的全身,吻着我的脸和唇。半夜里,他还拽着我的手说了一句让我几乎落泪的话:“我们都很孤独,别离开,离开了,我们中的一个必死无疑。”

当时他闭着眼的,也不知道说的是梦话还是真话。

第二天,我就接到了母亲打来的电话,开口就质问我是不是带着个男人去了湘北,当时我正在替耿墨池修指甲,镇定自若地回答道:“哪有这样的事嘛,我一直就在长沙啊,一刻也没离开过。”

“那我怎么接到了几个熟人的电话,都说你昨天跟一个开什么马车的男人在一起,还去了银湖……”

我差点笑出声,开什么马车?“没有啦,肯定是看错了,我真的在长沙,没事上湘北干嘛?”

“一个人看错有可能,怎么几个都看错了呢?”母亲在电话里气得发抖,“你真是太不象话了,树杰死了才几个月你就跟别的男人鬼混,还把人带到这边来招摇……”

“我说了没有嘛,要我怎么说你才信呢?”我一边装作很委屈地嚷,一边用指甲剪小心地替耿墨池修小拇指,他的手真是很好看,修长而又不失阳刚,天生一双艺术家的手。耿墨池看着我暧昧地笑,把另一只修好了的手伸进了我的衣内。

“你别骗我就是,我跟你爸都这么大岁数了,你要想我们多活几年就规矩本分地过日子,别把名声搞坏了,以后……”母亲还在电话里苦口婆心地劝。我却张着嘴不敢说话,耿墨池已把我抱在了身上咬住了我的耳朵,我听到母亲在电话里喊:“你听见我说的话没有?怎么不出声?”

“妈,我昨晚吃坏了肚子,我……现在要……我待会再打给你好了。”说着我就挂掉了电话,跨坐在耿墨池的膝上狂热地跟他吻在了一起。

“你真是个不孝女!”耿墨池责怪道,自己却手忙脚乱地解我毛衣的扣子。

“没办法啦,自古忠孝难两全嘛。”我搂着他的脖子咯咯地笑。

如果可以这样爱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如果可以这样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如果可以这样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ingsh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二章 第一次听他弹琴就弹离别曲(四) 下一章:第二章 第一次听他弹琴就弹离别曲(六)
热门: 围城 雪鹰领主 云荒·镜 芸汐传 骑士幻想夜 大漠谣 延禧攻略 媚者无疆 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