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海外归来(二)

上一章:第三章 海外归来(一) 下一章:第三章 海外归来(三)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赶到台里录音,最近台里正在录制名著系列广播剧,配音是我的老行当,所以无论如何是推辞不了的。这次录的是《简爱》,跟我搭档配音的是同事文华,他本是播音室的,因其嗓音浑厚又极具磁性,被导演冯客抓来配罗切斯特的音了。这小子最近刚结婚,情绪却不太好,精力也不集中,也难怪,如果不是看在跟冯客是死党的份上,打死他也不会放着好好的蜜月不过,在录音棚里一关就是十几个小时录广播剧。

我们的录音勉为其难地进行着,双方配合得很吃力,主要是缺少默契,而且文华也确实不够投入——

简:格雷斯•普尔究竟是谁?你为什么要留着她?

罗:我别无办法!

简:怎么会?

罗:你忍耐一会儿,别逼着我回答!我,我现在多么依赖你!唉,该怎么办?简!有这样一个例子,有个年青人,他从小就被宠爱坏了,他犯下个极大的错误。不是罪恶,是错误,它的后果是可怕的,唯一的逃避是逍遥在外,寻欢作乐。后来他遇见个女人,一个二十年里他从没见过的高尚女人,他重新找了生活的机会,可是世故人情阻碍了他,那个女人能无视这些吗?

(文华把这段词念得很平,没有丝毫的情感在里面,玻璃房外的导演冯客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

简:你在说自己?罗切斯特先生?

罗:是的!

简:每个人以自己的行为向上帝负责,不能要求别人承担自己的命运,更不能要求英格拉姆小姐!

罗:哼!你不觉得我娶了她,她可以使我获得完全的新生?

简:既然你问我,我想不会!

罗:你不喜欢她?说实话!

简:我想她对你不合适!

罗:啊哈,那么自信!那么谁合适?你有没有什么人可以推荐?哼!唉,你在这儿已经住惯了?

(这小子,念这词时居然打起了哈欠,冯客在外面已经咬牙切齿了,我知

道他的忍耐快到极限。)

简:我在这儿很快活!

罗:你舍得离开这儿吗?

简:离开这儿?

罗:结婚以后我不住这儿了!

简:当然!阿黛勒可以上学,我可以另找个事儿……我要进去了!我冷!

罗:简!

简:让我走!

罗:等等!

简:让我走!

罗:简!

简:你为什么要跟我讲这些?她跟你与我无关!你以为我穷,不好看,就没有感情吗?我也会的!如果上帝赋予我财富和美貌,我一定要使你难于离开我,就象现在我难于离开你。上帝没有这样!我们的精神是同等的,就如同你跟我经过坟墓将同样地站在上帝面前。

(不知为什么,我很喜欢这段词,每念到这里情绪就很激动,仿佛是我灵

魂的告白,只是我跟谁告白呢,跟谁呢?一想到这情绪更激动了,念着念着眼

眶变得潮湿,内心也跟着一阵刺痛。)

罗:简……

简:让我走!

罗:我爱你!我爱你!

简:不!别拿我取笑了

罗:取笑?我要你!布兰奇有什么?我对她不过是她父亲用以开恳土地的本钱!嫁给我!简!说你嫁我!

(文华快接不上气了,我在一旁看着很为他捏把汗,因为外面的冯客脸都

在抽筋了,简直要一触即发,但我还得把录音继续。)

简:是真的?

罗:唉!你呀!你的怀疑折磨着我!答应!答应!

简:我爱你,爱德华!

简依偎在罗切斯特的胸前,罗切斯特紧紧地抱住了她,这是另一个同事阿

庆在旁边配的话外音,而文华则有气无力地继续折磨大家的耳膜:上帝饶恕我!别让任何人干扰我!她是我的!我的!

“停!”

冯客终于忍无可忍了,在玻璃房外作了停的手势,猴子似的跃上前,冲着录音机房张牙舞爪:“文华,我的大爷,你今儿是怎么啦?感觉,感觉,我要的是感觉,不是要你念课文……”

“我,我怎么哒?”文华拿下耳麦气呼呼地反问,刚才还是普通话,马上就换成了长沙话。

冯客不是本地人,长沙话讲得很蹩脚,嘶哑着嗓子就快昏厥,“勃朗特要是听到咯配音,会从坟墓里跳出来的哩!拜托了兄弟,你学学人家考儿……”

一听这话,文华就火了,嗓音提到了相当的高度:

“呃,冯猴子,怎么能拿我跟考儿比呢,人家是搞过专业配音的,我可是被你赶鸭子上架才折腾到这来的……”

“行,行,我说不过你,你不是专业的,我又是专业的?”冯客伸长脖子的样子很滑稽,争辩道,“你是赶鸭子,我才是鸭子呢!”

两秒钟的静止。然后“轰”的一声,录音房里顿时笑翻了。文华刚才都是一脸怒容,转眼就笑得快背过气,阿庆更是笑得蹲在地上,捂着肚子叫救命,“你……你也太抬举自己了,你咯个样子也能做鸭?”

又是一阵哄笑。看来今天要想继续录音几乎不可能。冯客下不得地了,脸红得象个猴屁股,彻底没辙:“好,好,今天就到这里算哒,你们横竖是不想干了……”话音刚落,房里房外就一阵欢呼,文华第一个丢掉耳麦,长吁一口气,“总算喊停哒……冯猴子,你真是的,明天都是元旦了,今儿还加班。”

冯猴子是导演冯客的外号,生得瘦,一张猴脸儿浑然天成。而猴子就是猴子,什么时候都精神抖擞,甭管别人怎么熬得两眼发黑东西不辩,冯猴子始终保持最佳工作状态,一双小眼睛/亮/亮……要命的是,他不光眼睛利索,耳朵更是灵敏异常,一丁点的气息不到位或者吐词不清都会被他揪住,一句话录个把小时的事常有。所以一场录音下来,大家都东倒西歪,只有他一个人气定神闲地指挥这指挥那,听到抱怨声,他并不生气,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冒搞错,你们怪我?我有么子办法喽,上面催得紧,春节的时候拿不出节目,我怎么向上面交代?”

“上面”指的是电台领导。马上就是台庆五十周年了,台里为了吸引听众推出世界名著系列广播剧(以前是每逢春节才录广播剧的),事实证明,名著的魅力加上完美的配音,这样的节目相当受欢迎,每次一推出就会在观众中掀起一股名著热潮。台长老崔自称“猴王”,非常拥护年轻人,带领一群忠心耿耿的猴儿们决定将这个全新的文化理念发扬光大,尽管台里经费紧张,也没有影响《简爱》的正常上马,为了赶档期,以冯客为首的节目组已经连续奋战了十几个日夜。

也确实挺累的,我晚上做节目,白天录音,体力已严重透支,如果不是真心喜欢这份工作,早撑不住了,因为自从数年前在祁树杰的干预下终止配音工作后,我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戏里戏外交错重叠的感觉了。不知为什么,我很迷恋这种感觉,如果可以,我真希望自己永远泅在戏里不出来,戏里至少有罗切斯特深情地爱着我,现实中呢,没人爱,没人疼,什么都没有!

“考儿,我觉得你今天的台词说得很有感觉,有一种穿透灵魂的力量……”冯客习惯跟我讲普通话,看着我笑嘻嘻的说。

“是吗?”我也看着他笑,“其实是跟大伙合作愉快,心情舒畅,念起词来才顺。”不知为什么,我很喜欢看冯客笑,有种孩子式的纯真,尽管他也算是奔四的老爷们了。

“我看未必,是不是正在念爱中,念词才有感觉呢?”阿庆的嘴巴从来闲不住,她可能观察到最近总有个男人给我打电话,就误会我有状况了。

她这人就是古道热肠,年近四十了性格却比十几岁的妹子还活波,因为年轻的时候演过〈〈刘海砍樵〉〉里面的胡大姐,到现在大伙还是叫她“胡大姐”,我们都挺喜欢她的。在这个电台里,几乎人人都有外号或别称,台长老崔自称为“猴王”就不必说,脾气火爆的导播刘建成则成了众人眼中的“牛魔王”,技术科超级骨感的小王就被人叫做“琵琶精”,新闻主播唐斌天生一张小白脸儿,自然就是“唐僧”了,至于我,不知为何被同事们亲切的称呼为“白娘子”,可能是我姓白(辛亏没叫我白骨精)。

“真的啊,白娘子恋爱哒?什么时候的事喽?”同事们一听到风声赶紧跟着起哄。我苦笑着摇头,没理会大家,连冯猴子请客都谢绝了,中午要赶到佳程去参加祁树礼的开业庆典,米兰还在那等着我呢。

“呃,娘子,记得元旦后按时开工哦。”冯客追出来喊,他存心恶作剧,经常把前面的“白”字省掉。我回头看见阿庆一脚踹了过去,对着他后脑勺就是一下:“臭小子,想占我妹子的便宜,活腻了……”

“胡大姐,我的姐呀,你把我当作什么人哪啊……”冯客回过身双手作揖。阿庆立即用地道的长沙话唱道,“我把你比畜牲,不差毫分嗯哪……”

如果可以这样爱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如果可以这样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如果可以这样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ingsh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章 海外归来(一) 下一章:第三章 海外归来(三)
热门: 寂寞空庭春欲晚 温暖的弦 法医秦明 黄金瞳 长相思 侠客行 越女剑 如果蜗牛有爱情 茅山后裔 正念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