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是一根等待燃烧的火柴(一)

上一章:第三章 海外归来(六) 下一章:第四章 我是一根等待燃烧的火柴(二)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第二天早上,冯客开着他的爱车“拖拉机”来接我,这是他去年不知从哪淘来的一辆快报废的北京吉普,坐在上面能感觉到各种零件在唱歌,喘喘咳咳,摇摇摆摆,象个久病不愈的老头,走一步就不知道还能不能迈出一下步。而他还当个宝似的逢人就说“上哪,我送你”,台里同事又不好扫他的面子,只好勉为其难地委屈自己坐上去,除了老崔家的麦子,谁也没觉得坐他的车是享受。麦子呢,放着好人家的宝马奔驰不坐,偏偏就喜欢坐我们冯导演的拖拉机,哪怕是即刻散架也觉得幸福,据说她就是坐这拖拉机坐出的感情。所以千万不要以貌取人,包括车!

今天是周一要开例会,冯客拉着我先去谈一个赞助,赶到回台里的时候已经迟到了,进会议室时两人的脸色比外面的水泥墙还灰暗。我们话都不愿说,赞助的事又泡汤了!没办法,人家一听说是赞助广播剧马上就很客气的抽身告退,现在的人太现实了,都知道广播剧带不来什么经济效益,自然不会给你免费的午餐。而距离去上海录音的时间越来越紧,一晃眼国庆都快到了,除了先前周由己赞助的2万,我们一无所获。冯客急得团团转,会上老崔问他粮饷准备的怎么样了,他非常诚恳地对老崔说,“崔台,你还好意思问,我头发都快愁白了,就差没去卖身为奴了。”

会场一阵暴笑。

“只怕你想卖还卖不起价呢。”死党文华又开始挤兑冯客。

“你想卖给谁啊?”旁边的人也跟着起哄。

“只怕是倒贴……”

“那确实……”

冯客没理会,一本正经地把脸转过去对老崔说,“要不老崔,我卖给你得了,你给我拨点经费,我两年不拿薪水,白给你干活。”

老崔扶扶眼镜瞅了眼冯客,也一本正经地说,“卖给我可以,我家麦子正好看上你了,你就上门来给我做女婿。”

全场笑趴倒。

晚上回到家,我打电话给米兰,要她再给我出出主意,她在电话里高深莫测地乐,忽然说,“你就没想过找他?”

“谁啊?”

“还能有谁,”米兰说,“祁树礼呗。”

“不可能!”

“他得罪你了?”

“那倒没有?”

“那为什么不找他?他可是真正有钱的主,拔根汗毛够你录十个广播剧……”米兰一说起祁树礼就格外兴奋,“你去找他绝对没问题,工作上的事嘛,有什么不好开口的,又不是你私人找他借钱。”

我没吭声。米兰的兴奋让我不好怎么说。自从上次在酒会上认识祁树礼后,她就变得异常兴奋,这种兴奋在酒会那天就表现出来了。但米兰是个沉得住气的人,她虽没对我透露什么,私下里却已经开始“行动”了,她不仅很快摸清了祁树礼的来头和家底,还寻找和制造一切机会接近他,只可惜收效甚微,这位祁先生显然是阅人无数,根本没把米兰这样的丫头片子放在眼里,他既不得罪她,又不给她机会,既礼貌客气,又不失傲慢和冷静,一向把玩男人于股掌的米兰这回算是遇到了对手。

我有时侯也给她泼冷水,叫她别太当真,说祁树礼这个人沉府很深,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可她跟我一样,天生就喜欢跳火坑,别人阻拦不得,越阻拦越视死如归。米兰对我的好言相劝表面上不动声色,内心却是不屑一顾的,在她看来,祁树礼这条大鱼志在必得。我当然只能祝她好运了,漂了这么多年,也许这一次她是认真了。而在目前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我只能接受她的建议,又不是我私人找他借钱,工作嘛。我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祁树礼接到我的电话简直是喜出望外,这还是我第一次主动给他打电话,让他很有点受宠若惊。我没在电话里说赞助的事,只说有点事想跟他谈,约他见个面。祁树礼当然答应了,他在华天大酒店定了房间,很隆重地接见我这个一名不文的电台小DJ,我一进酒店大门他的保镖和助理就一脸酷酷地迎了上来,我忐忑不安地跟着他们上三楼的包间,感觉象是去见一个黑社会老大。

“老大”祁树礼显然是对这次见面做了精心准备,西装笔挺,头发一丝不乱,胡子也是刚刮过的,整个人感觉焕然一新,精致的无边眼镜后面目光闪烁,却依然是深不可测。见我进来,他笑吟吟地起身牵我过去坐到靠窗的餐桌旁,温和地说:“对不起,这阵子太忙了,我实在抽不出空跟你见面,抱歉。”

回国已有些日子,他的中文适应了些,刚回来那阵满口的中文加英文,听他说话是件很费力的事。“你的中文进步了很多。”我笑着说。

“是吗,那我很高兴。”他喜形于色。这时候他的保镖也进来了,两个彪形大汉一左一右地坐到他身后的沙发上。我看着那两个大汉,浑身不自在,就打趣说:“祁先生,我是来找你谈事的,不是来行刺你的,你觉得就凭我有可能行刺得了你吗?”

祁树礼一怔,马上明白过来,手一挥,示意保镖离开。那两个人一走,他就很无奈地说:“对不起,平常他们都习惯了这样,今天怪我忘了支开他们,怎么样,没吓着你?”

“有点,以前没见你这么摆谱过。”

“以前跟你见面,我都是不带保镖的,”祁树礼的目光在我身上扫来扫去,“你是我最愿意亲近的人,我怎么可能怕你行刺我呢?”

“哈,那你就错了,要说行刺你,我应该是最具备条件的。”我端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味道很不错。

祁树礼笑了,露出一口好看的白牙,我忽然发现他其实长得不难看,甚至说得上是仪表堂堂,奇怪以前怎么没发现。

“你想行刺我吗?”他把手支在桌上,身子向前倾,更靠近地看着我。

“你想让我行刺吗?”我避开他的目光,反问道。

祁树礼毫无惧色,镇定自若地瞅着我笑。我也呵呵笑起来。两人都是笑里藏刀,跟这么个高手过招,我受益匪浅进步神速。

“看来我还真要小心了,不过……我一般不会逼你,因为我知道欲速则不达,事缓则圆的道理。”祁树礼说。

“不错,中文确实有进步,都知道用成语了。”

“唉,没办法,在国外待久了,中文生疏是不可避免的事,你就不用笑我了,好在我并没忘记中文,当然也不能忘记。”

“忘记……忘记其实是一件很好的事,少了很多痛苦。”我莫名其妙地说。

“可很多事是无法忘记的,人区别于其他动物最明显的特征除了人类特有的智慧,还有就是记忆,人有记忆,哪怕是精神错乱的人,他都有记忆,有记忆就情不自禁要回忆,回忆什么呢,有快乐的事也有痛苦的事,这是不能随人的意志转移的。”

“是啊,如果能选择自己的记忆,这个世界就没有悲伤这个词了。”

“你现在就很悲伤,怎么了,面对我让你很悲伤吗?”祁树礼的目光又在我脸上搜索。“不,不,当然不是,”我连忙摆手,正色道,“其实我今天找你来是想请你帮个忙的。”

“我和你之间还用得着‘帮忙’两个字吗?有什么事就,只要我做得到。”

我看着他,心里的石头落了地,我预感到他可以帮到我,但同时又莫名的不安,心想他凭什么帮我?天下真有免费的午餐?

而祁树礼果然是财大气粗,得知我找他的事由后,当即许诺赞助我们50万,还说如果不够,可以追加。从酒店出来时他拍着我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考儿,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能帮到你是我的莫大荣幸。”

“我也是没有办法,工作上的事……”

我有意提醒他,我只是因为工作关系才来找他。

祁树礼不露声色,马上接招,“不管是什么事,这总归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嘛。”

我抬头瞅了他一眼,不好说什么了,心里更加不安,这个男人,只怕没有我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他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可我怎么觉得这是一个很不好的开始呢?我怎么老觉得这个男人很危险似的,即使此刻他对我笑容满面和蔼可亲,我仍摆脱不了那种被猎人瞄准枪口的恐惧。我恐惧什么呢?

思考是一件很费力的事情,我已经不习惯过多地去思考什么了,是祸是福,岂是你想躲就躲得过的?我决定不去想这件事了。从酒店回来的路上,我把好消息报告给冯客,他还以为我在开玩笑,当确定事实后他在电话里放心地说了句,“老天,终于不用我去卖身给老崔做女婿了。”

五天后我们一行九人坐上了飞往上海的飞机。在机场,我看见阿庆情意绵绵地给男友打电话,幸福写满她的脸。这样很好!我对自己说。

飞机起飞了,看得出来,大家都很兴奋,一路上有说有笑,计划着到上海后如何借工作之便去吃喝玩乐,好象我们不是去工作,而是去度假。我靠窗坐着,心情却随着飞机的升降忽起忽落。我似乎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你买保险了吗?”

“没买,但我带了保险。”

两年前跟耿墨池私奔去上海时在飞机上说过的话历历在目。我赶紧将脸别向窗外,刹那间泪雨纷飞……

如果可以这样爱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如果可以这样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如果可以这样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ingsh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章 海外归来(六) 下一章:第四章 我是一根等待燃烧的火柴(二)
热门: 紧闭的门扉 帝王业 微微一笑很倾城 十宗罪5 实体书 侠客行 山河表里 毕业了我们一无所有 十宗罪6 实体书 全职高手 一路繁花相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