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是一根等待燃烧的火柴(二)

上一章:第四章 我是一根等待燃烧的火柴(一) 下一章:第四章 我是一根等待燃烧的火柴(三)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我输了!我最终还是被这个男人一脚踹进了地狱,如今两年过去了,我还没从伤痛中解脱出来,生活也毫无起色。可我还爱着他,到现在哪怕反目成仇了,我还是爱着他,因为除了我自己谁都无法知道,他对我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失去他,心中裂开的伤口就再也没有结痂的可能,其实我不指望伤口可以痊愈,但至少让它不再流血。

事情怎么会走到这一步呢?

我已经不愿多想了,因为这世上是没有后悔药可吃的,这是谁都懂的道理,怨来怨去只会加重内心的苦难。而且我也承认,跟他最初同居的日子还是很快乐的,尽管为此父母跟我翻了脸,祁母更是四处散播,让我本来就糟糕的名声更加山河日下,但相比两人在一起时的快乐,这实在是算不了什么。即使现在两人已经分道扬镳,可只要回想起那段日子的点点滴滴,我还是没有遗憾,因为我忠于了自己的心,因为我们有爱(至少当时我认为有),有了爱和音乐,我的生活无论如何都不会觉得遗憾。

我是记得的,那时候最喜欢听他弹《爱》的系列曲,没来由的喜欢,仿佛那幽远伤怀的旋律是前世听到过的,今生再听到竟让我莫名感动百感交集。

耿墨池说《爱》的系列曲本来有二十个多个系列,但由于叶莎的突然离世创作被迫终止,而且永无完成的可能了。我说你一个人不能完成吗,他就冷着脸说一个人能完成爱吗,爱是两个人的事。我还想问他关于叶莎和这些系列曲的事,但一看他的脸色,就什么也不敢问了。但直觉告诉我,这些曲子后面一定有着他不愿让人知道的事情。他既然不愿说,我也就没必要去惹他不高兴了。我只知道正是《爱》的系列曲让他蜚声海内外,弹钢琴并不能奠定他在乐坛的地位,钢琴弹得好的人多得是,他就是以弹奏《爱》的系列曲才闻名的,也只有他才能真正诠释《爱》的精髓,因为那是他和前妻的作品。所以他很忙,隔三差五的就要出去演出,少则几天,多则十天半个月,尽管为了我已推掉了很多演出,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是很有限,每一次分别都依依不舍,每一次重聚都疯狂缠绵……

疯狂过后呢?

我反而变得冷静了,说不清什么时候,我发现我跟他之间总是存在某种费解的距离,而这种距离很大程度上是由他的刻意保持而存在的。他可以跟我疯狂的上床,跟我开或高雅或低俗的玩笑,甚至是让我爬在他身上又啃又咬,但他就是不让我探究他的内心,他从不谈论他的前妻叶莎就是一个证明,我无法从他嘴中得到任何他跟叶莎婚姻的只言片语,而这恰恰是我最好奇最感兴趣的,他总能在最关键的时候果断的掐断我好奇心的进一步扩张。他用他的聪明和不容商量的坚决态度暗示我,大家在一起开心就足够,别的什么都不要谈,保留各自的空间会比较好。

我当然不能去刨根问底,只能睁只眼闭只眼装糊涂,但在内心还是开始反思他跟我在一起时的心态和动机,结果越思索越迷惑,我常常发现耿墨池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窥视我,那目光深不可测,很含糊很矛盾也有点心慌意乱;好几次半夜突然醒来,我发现他根本没睡,要么在书房里对着电脑发呆,要么站在阳台一筹莫展地抽烟。

更不解的是,他老在吃药,而且总是在某个固定的时候吃,很少间断过。我问他是不是生病了,吃的什么药。他总是搪塞说是一种维持身体基本机能的中药,吃了很多年,停不下来。我就开玩笑说他是不是想长命百岁,那么注重身体健康。耿墨池反问,你希望我长命吗?如果我突然死了,你会难过吗?问得很唐突,让我更加心惊肉跳惶恐不安,好象他马上就会离开我,逍遥的日子就要到头了似的。

我知道不能再这么胡思乱想了,四月间,耿墨池应邀去上海参加一个国际音乐节,我怕我会郁闷得发狂就去找米兰诉苦,米兰听了半天也没听出个所以然,但她提醒说:

“你陷进去了,考儿,这对你没任何好处,你不是情窦未开的少女,应该知道爱情这玩意说白了就是一场戏,演戏的时候怎么投入都没关系,但你必须出得来,入戏太深的后果只能是伤害自己,别犯傻了,耿墨池是很不错,但你有没有想过你们走在一起很不合常理,都同时失去爱人,但为什么你会选择他,他又怎么偏偏选择你,这些你都想过吗?”

我一时气结,这些她还真没想过,至少没有认真地想过。

“所以你得给自己留条后路,”米兰以旁观者的姿态说,“不留后路,只怕到时候戏落幕了你还收不了场。”

“后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做事从来都不给自己留后路的,哪怕前面是刀山火海,只要是我心甘情愿,我都会义无反顾地狂奔过去,死而后已!”

“你真是疯了!”米兰摇头说。

“是,是疯了!”我苦笑道。

说这话时,我的眼睛瞪着天花板,好象那上面有我寻找的答案似的,其实这场爱哪里会有答案呢,就是有,又岂会让我找到?

没有任何先兆,我突然悲伤起来,耳边嘈嘈杂杂,思维也变得很混乱,然后周围的一切都暗了下来,我仿佛看见自己站在一个孤独的舞台,没有观众,面对着自己的灵魂自言自语:“有时候我也想过远远的逃开这一切,逃开他和他的声音,但我就是管不住自己,而且说不清为什么,我的心常常莫名其妙就陷入了巨大的悲伤而阵阵发痛,我想啊想,拼命的想,只是想弄清楚那从年少时就不断追逐我的悲伤究竟源于哪里,忽然间我发现,我生活的这十年完全是一片空白!一点也记不起来我是否真的有过这段日子……我记得我还是个少女,我跟那个大我17岁的男人分开了,于是就有了我的悲伤,我摸摸索索独自一个人艰难地往前爬,爬出一路的血迹,后来我终于抓住了一个人,就象是救命的稻草,我嫁给了他,再后来他成了一把灰,我亲自给他找了墓地埋了他,当时看着他一点一点被埋葬的时候我很想那个被埋葬的人就是我,我又开始悲伤,接着我的悲伤被突如其来的绝望所吞没,我想不通我怎么如此不幸,感觉自己一直是个被放逐的人,流浪在外,找不到灵魂的家,我真的象丢了魂,我很想自己还是当年那个孤傲的自信的小姑娘,生命顽强,对所有伤害都可以付之一笑,绝不会象现在这样失魂落魄没有主张!米兰,别这么看着我,我知道我很脆弱,脆弱得一丁点的打击就可以要我的命,所以我才恐惧,看着他的时候,我更恐惧,因为我怀疑他就是再次给我打击的人,没有理由没有根据,我只是感觉,很模糊又很清晰的感觉,米兰,如果我被他击倒,我是没有再次爬起来的勇气了,真的没有了……”

这是我录过的那部广播剧《呼啸山庄》里的台词,米兰吃惊地瞪着我,显然她听出来了。我也诧异得不行,怎么回事,我的老毛病又犯了,又跌进了戏里出不来了。我总是这样,一悲伤或者生气就神思迷离,说话做事颠三倒四,原以为丧夫之后遇上耿墨池会正常些,没想到还是老样子,难怪祁树杰当年不要我搞配音。

“你真是无可救药了……”米兰担忧地说。

我当然知道自己无可救药了,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要去想他念他,当他从上海回来的那天亲自接我下班时,看着日思夜想的男人突然出现在眼前,我惊喜得几乎落泪,迅疾窜到他怀里,什么后路啊余地的统统抛到了九霄云外。

这是我向往了一生的男人啊!感谢上帝在历经几次情感的劫难,又经历丈夫徇情自杀的噩梦后,还是把这么好的一个人送到了我面前!我和他一回到公寓就翻倒在床上,我任由着他疯狂地亲吻,疯狂地消融着我美丽炽热的身躯,我觉得整个人都飘了起来,在幸福的云端里忘乎所以……

我想她是疯了,彻底疯了,这疯狂让我激动,也让我害怕,因为我知道我的整个魂魄都附在了这个男人身上,任谁都不能让我放手,哪怕是即刻把自己捣成灰粉化为泡影也无所顾忌,存在或消失,对我而言没有什么不同,但有没有他的爱却完全不同!

在床上,他抱着我,一语不发。

他睡了的时候,我还没睡,我已经很久没有完整的睡过一觉。

我爱的男人此刻就躺在我的怀中,他的脸显得格外宁静和安详,他在做梦,梦里会有我吗?我不得而知,因为我始终走不进他的心,他的心对我而言比太平洋还难以逾越。但是数天后,在他的日记里我还是读到了他灵魂的解剖,我不是故意看他日记的,他一直有记日记的习惯,那天他记了日记后很疲惫就睡了,第二天一大早又赶去工作室,日记本就放在书房的电脑旁,我承认,那对我是个极大的诱惑,在挣扎了很久后我还是紧张激动地翻开了他的日记。老天作证,我只看了一篇。可是只一篇就让我差点崩溃!

他在那篇日记里是这样写的:

“已经失眠很多天了,不敢做梦,因为我的梦全是噩梦,从叶莎出事后开始,我的世界就陷入了可怕的梦魇。我还是不相信叶莎已经离开了,想了一百个理由,一百个理由都否定了叶莎会自杀,她答应了要跟我一起完成《爱》的系列曲的,她从来就不是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可是我不能不想叶莎,尽管我不曾真正爱过她,但我们一起共度了孤独难耐的无数个日子,一起谱写了流传于世的《爱》的系列曲,我们不只是音乐上的绝配,更是超越爱情和亲情的血肉关系,这么多年的惺惺相惜相依为命,她已是我音乐灵感的全部来源,是我人生征途上必不可少的拐杖……可是她已经不在了,被那个男人永远地载入了那个深不见底的湖!而她什么话也没留给我,此刻她就长眠在黑暗的地下,她是故意的,她故意要我用余下的后半生来忏悔和纪念,她要让我知道整个世界都是因为纪念她而存在,因为她活着的时候,我不曾给过她只言片语的温暖,我给她的只有冷淡和忽略。话虽如此,我还是固执地认为是那个男人将她拉上了不归路,没有那个男人,叶莎不会这么绝情,这就让我始终无法通情达理地对待白考儿,虽然她跟我一样,都是这场可怕梦魇的受害者,但她的丈夫却是这场悲剧的筑造者之一,那么她,就只能是无辜的替罪羊!

可是为什么,这个我本应仇恨的女人,却在我心里造就了我的爱情,哪怕这爱情是模糊的,矛盾的,甚至是堕落的,我也心甘情愿放下自己的骄傲,心甘情愿品尝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和悲伤。叶莎没有造就,她却造就了。这让我由此而产生迟疑和内疚,为什么偏偏是这个女人?

这让我痛苦,使我倍受折磨,让我终于记起原来他还有爱情(我曾一度认为今生我不会再有爱情的)!多少年来,我几乎已经绝望了,但我就是不甘心,我想,就算上天不让我得到爱情,至少也要让我看看属于我的爱情是什么样子,因为我活着的全部意义正是为了等待一份久远的爱情,我的整个生命和力量都是为了守候这份爱情。现在,爱情是来了,却是由她带来的……”

我没看完就已经哭得声嘶力竭,放下日记本逃也似的跑出了书房。我跑回自己的公寓,躲在屋子里哭了一天。原来如此啊,他是在报复!其实早该想到的,为什么到现在才正视?我不敢跟别人讲,连米兰都没告诉,一个人默默承受着这狂风海啸般的打击与折磨,因为只有我自己知道,其实我也在报复他,可是这只是最初的一个念头而已,爱上他后我就已经放弃了。谁知他一直没有放弃,虽然我怀疑过,但看他对我如此动情,根本就没想到他还陷在仇恨的深渊里不能自拔。晚上他回来后,并没发现我看了日记,依然对我情意绵绵。我躺在他的怀里,看着他疲惫的脸,忽然很同情这个男人,胜过同情自己。

可是第二天,我们还是爆发了相识以来的第一次大吵。

他原本是一片好意,开着车准时去电台接我下班,问我今天过得怎样。我说,你过得怎样,我就过得怎样。他当即感觉我情绪不对,看了看我,目光闪了一下,就再也没说话。回到公寓,吃过饭,我们靠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其实谁都没看进去,各自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

“睡,很晚了!”

他关掉电视,起身去了浴室。

我还是坐在沙发上没动,什么事都不愿做,情绪很不好。过了一会,浴室里传来他的声音:“考儿,我忘了拿睡衣,帮帮忙。”

“你的睡衣在哪?”

“在我衣柜最底下的抽屉里。”

“好,你等会。”

说着我就进了卧室,卧室很大,放了两个衣柜,他的靠里边。平常各人的衣物都是各自放好,大家都形成默契,极少动对方的东西。我蹲下来用力的抽开衣柜底下的抽屉,翻了翻,没发现睡衣,又抽开另一个抽屉,一抽开我就惊呆了,那里面满满的全放着女人的衣物,大多是文胸和内裤,都很精致华贵,叠得也很整齐,我马上就明白这些衣物是谁的。他还保留着叶莎的东西!难怪他不肯随便让人动他的衣柜,明白了,全都明白了,他不仅是没放弃,他还在保留!我看着那些内衣浑身抖成一团,眼泪夺眶而出。

“谁让你

动我的东西!”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怒吼。

我本能的站起身,满脸是泪地看着冲我发火的人不知所措。

“谁给你的权利乱翻别人的东西,你有没有教养?”他裹着浴巾站在面前,凶神恶煞的样子象是要吃人。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是吗?恐怕不是?”眼前的男人突然变得很陌生,一脸怒容,冷笑道,“你不是一直都在探究我的事情吗?何必在我面前装!”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谁在你面前装了?如果我真想看,我会选在这个时候看吗?你去上海那半个月我有的是时间看!就是看了又怎么样,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值得你这么诚惶诚恐!”我也来了气,毫不示弱地瞪着他。

“够了,你不用解释,你想知道什么我全明白,不要以为自己很聪明,我早就提醒过你,不该知道的事情你就不要去追根究底!你怎么这么不识趣?”

“我不识趣?”我叫了起来,“那你告诉我什么是该知道的事,什么是不该知道的事,你能解释给我听吗?”

“我不会解释!我为什么要向你解释!”

“那就证明你心里有鬼!”

“我的心里有鬼,你的心里就没鬼吗?”他反唇相讥。

“好,好,我说不过你,我错了,行吗?你满意吗?”

我气疯了,冲出卧室,抓起沙发上的一件外套,连鞋子都没换就跑了出去。我泪流满面的奔到公寓楼下,越想越委屈,一刻也没停留就跑出公寓所在的小区,可是房子已经给了祁树杰姑妈的儿子,无处可去,我只能去找米兰。

第二天我想了又想,就跟米兰说:“看来我没法跟他再住下去了,我得搬回自己的屋。”

米兰一点也不同情我,反而责备道:“怎么这么快就闹别扭了,你看你把自己弄成了什么样,搬回去,你的房子不是给了你亲戚吗?”

“我只是借给他们住几天而已,当初就讲好了的,我要住进去的话他们随时都得搬出来!”

“那你先去要房子,要了房子再作打算。”米兰恨铁不成钢,“我早说过耿墨池不简单,叫你别陷得太深,怎么样,尝到苦头了?”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别提他!”我红着眼叫。

然后我就开始去要房子。房子要回来后,我马上派人重新装修,又抽了个空去了趟他的公寓,我要拿回自己的东西。冲出家门都一个月多了,他居然连个电话也没给打,我真奇怪为什么从前没发现他这么冷酷。我是晚上去的,自己开了门,径直进了卧室收拾东西。他当时正在书房,见有人进来就出来看情况,他想都应该想到是我啊,除了我,谁还会有他公寓的钥匙?

他见到我一点也不意外,冷冷的甩下一句话:“你不用收拾了,我都给你收拾好了,我知道你迟早要来拿的。”

我两眼发直,他的话强烈地刺激了我,犹如一道闪电,使我突然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攸地瞪大了眼睛,“你……早就做好了准备要我滚?”话还没说完,不争气的眼泪又滚滚而下。

他却视而不见,拿着本书靠在卧室门口傲慢地说:“要搬出去,谁也不会拦你,不过你可要想好了,出去了就不要再回来。”

“回来?”我反问,一双受伤的黑眼睛灼灼闪闪地直视着这个不可思议的怪物,“我还会回来?见你鬼,我死也不会回来!没人性的东西,这辈子我都不想看到你!”我咆哮着,提起行李箱恶狠狠地推开他,“让开!让我出去!”说着就穿过客厅胡乱套上鞋子,临出门时那浑蛋倒又说了一句话:“要不要我送送你啊,很晚了呢。”

“送你的魂!混蛋!”

我骂了句后就重重地摔上了门。然后我提着行李来到米兰的公寓,房子还没装修好,只能暂时借住米兰这里了。米兰本来想问问我去拿行李时耿墨池说了些什么,但一看我的脸色,就不敢开口了。我也懒得解释,一句话也没说就奔进房间把自己埋在了被子里。

此后的很多天,我没再说什么话。我无话可说。也没上班,实在没心情。米兰却是早出晚归,两人很少碰面。客厅里有个大渔缸,里面养了很多鼓着眼睛的金鱼,我整天看着那些金鱼发呆,晚上米兰睡了,我睡不着,也会爬起来继续看那些金鱼,因为除了两个大活人,这屋子里就只有那些金鱼是活的。我发现那些可爱的鱼睡觉的时候是睁着眼睛睡的,很有意思,一动不动浮在水面上,好象时刻保持警惕,生怕有人会伤害到它们。我心想,连鱼都知道留有戒心保护自己,我是人哪,居然还不如那些鱼!

我整夜整夜地睡不着,坐在客厅里一坐就坐到天亮,鱼儿们还在快活的游,我发现我也成了一条睁着眼睛睡觉的鱼,不敢闭上眼睛,我害怕黑暗,因为黑暗里我完全找不到自己,我迷路了,丢了好多东西,怎么找也找不回来。

米兰被我的状态吓得不行。

我看出她的担忧,笑着说:“你不必担心,我死不了,我只是在想些事情,我在舔自己的伤口,我的伤口在流血,一直在流,我却感觉不到疼,拼命地掐自己也没觉出疼,你说好奇怪啊。”

米兰看着我被痛苦折磨得毫无血色的骇人的脸,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应该知道,我已飘忽在崩溃的边缘,整天精神恍惚,茫然不知所措,在房间内整夜的踱来踱去,还用牙齿咬自己的手和头发,甚至是枕头和被子,我被自己咬得浑身是伤,满地都是我的断发,枕头和被子也被咬出了一个个的小洞。在凄冷的雨夜里,我经常一个人在楼下的花园里徘徊,忧伤地望着暗无边际的沉沉黑夜,任凭雨水淋透了衣服也毫无感觉。

那天米兰很晚回来看到我又一个人傻坐在楼下花园的石凳上,于是拖我上楼,进了房间我又趴到窗台上望着外面的黑夜发呆,米兰怎么叫我都没反应。

“米兰快来看,他开灯了!”

这个时候我已经神智不清,眼前突然出现幻觉,兴奋地朝米兰招手。米兰望外一瞅,黑灯瞎火的,耿墨池公寓的灯光在这里根本无法看到,可是我坚持说自己看到了那边的灯光,整个身子都往外倾,幽灵般喃喃自语道:

“看!他又在弹钢琴了,就他一个人,他演奏的是哪首曲子?让我想想,是《离别曲》,他经常弹那首曲子给我听……你看,他又下楼了,他开了车要去哪,去墓园了?他站在墓前干什么,跟鬼说话吗?他宁肯跟鬼说话也不肯跟我说话,米兰,你说这是为什么呢?他为什么不干脆把我也埋进那深深的地下,我在里面,他在外面,那时候他是不是才肯跟我说他心里的话,就象此刻他站在他妻子的墓前说话一样……可是恐怕这也是奢望,隔着墓碑,我还是无法看透他的心,我在坟墓里辗转难眠,我不能安息,因为我看不透他的心,所以我无法安息,死一百回也不会安息!”

说到这时,我回过头发现米兰在流泪。

“哦,米兰!你干嘛哭了?”我说,用手拭去米兰的泪,“别为我哭,没用的,我很茫然,我好象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我想我快死了,我知道我其实一直在寻找自己应该待的地方,那地方就这世界的某个角落——那是冬天来临时我必定要去安息的地方!就在那里,那个角落里,那个埋葬我灵魂的地方,有一块墓碑,立在旷野里,长满荒草的旷野,孤零零的立在那,除了吹过旷野的风,没人跟我说话……他不会来找我的,他找不到我,他连他自己都找不到了,我们都丢失了对方,再也找不到了……”

“考儿,你怎么了?你怎么了!”米兰哭叫起来,抓住我的肩膀拼命地摇,被她摇了那么几下,我的意识好象又回来了,这才发现自己又在说广播剧的词,而且我在发烧,浑身滚烫。米兰知道问题严重了,吓得泪流满面不知所措。

第二天米兰就把我拖到了医院的精神科。医生问明情况后,开了些镇定之类的药,说只是短时间的精神紊乱,回家多休息几天好好调养就会慢慢复原,但一定不能再受刺激,要保持心情愉快,过度或长期的精神压抑会导致病情转变甚至是恶化。

米兰吓坏了,只好去找耿墨池,把医生开的诊断书给他看,希望他能救救我。据米兰后来说,耿墨池态度非常冷漠,只抛下一句话:“我不会去见她,我已经放了她,给了她生路,她解脱不了是她自己的事,我无能为力……”

接下来的日子,也不知道是药物的作用,还是我潜意识里想活下去,我竟然调整过来了,渐渐的恢复了些正常。虽然样子还是很难看,枯瘦如柴,但神智清醒了不少,很少再胡言乱语。米兰这才松了口气,心想我死是死不了的,尽管我的样子跟死人并无太多差异。

真的象是死过了一回般,我整个人都垮了,沉默寡言,常常几天不说一句话,我象是在故意忽略自己的语言功能,一连好几个月都没有回电台去上班。幸亏有米兰的照顾和安慰,又调养了些日子后,我渐渐康复,气色也好了很多,房子恰恰也装修完毕,我就搬出了米兰的公寓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这时候夏天已走到尽头,秋天的萧萧寒风一夜间刮遍了大街小巷,满地都是枯黄的梧桐叶。

如果可以这样爱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如果可以这样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如果可以这样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ingsh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章 我是一根等待燃烧的火柴(一) 下一章:第四章 我是一根等待燃烧的火柴(三)
热门: 古董局中局 浮生六记 明朝那些事儿 大江大河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南方有乔木 佛本是道 好吗好的 藏海花 十宗罪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