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可怕的真相(四)

上一章:第六章 可怕的真相(三) 下一章:第七章 你相信长相守吗(一)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如果找到了,你还会是祁树杰的太太吗?”

我一愣,不明白他的意思。

祁树礼转过脸,深邃的目光停留在我脸上。他的头顶身上已落满雪花,站在我面前象尊雕像。“你很象她,第一次看到你就觉得象,不是长得象,而是感觉象……你应该就是阿杰心中的小静,所以他应该很爱你,你们应该生活得很幸福……”

“是吗?”我打断他,理智回来了,“那我现在这样算怎么回事?”

“他一定有他的苦衷!”

“苦衷?”我冷笑。不愧是亲兄弟,任何时候都忘不了维护自己的弟弟。我算什么?一个替代品?被忠诚的丈夫蒙蔽了四年的傻瓜?

“那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他啊,给了我如此忠诚的婚姻,让我幸福的做了几年他梦想中的妻……”我叫起来,心里的伤口又要撕裂了,“我还应该感谢你才对,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让我知道原来这世上还有如此荡气回肠的亲情和爱情,让我明白我这个天下头号大傻瓜做了四年的替代居然还浑然不觉,让我血淋淋地看到,整个世界就是一个美丽的欺骗,人性如此卑劣,都只顾保护自己的心灵不受践踏,隐瞒自己认为最应该隐瞒的真相,别人的心,别人的自尊,别人的感情统统都可以踩在脚下踏成烂泥!什么婚姻,什么责任,什么一生一世,统统一文不不值!荒唐!可笑!无稽之……”

“你太激动了!考儿!”祁树礼的冷静也到了头。

“我不能不激动,聆听这么一个动人的故事,知道这么一个荒唐的真相,我做不到无动于衷,更做不到一笑而过,我没那么潇洒,我的心是肉做的,不是铜墙铁壁!”我越说越激动,心中的剧痛让我更加虚弱和愤怒,“如果你是我,你同样做不到,我不相信你被一个看上去很美的故事蒙蔽了四年还会心存宽恕!现在要我来宽恕他,假装一切都未曾发生过,解救他的灵魂,那谁来解救我啊?他可以一了百了,我也想了啊!他可以自持高尚的情操美丽的心灵上天堂,那我就活该下地狱吗?我是活该的吗?”

“考儿!”

“别叫我!我不想听到你们祁家的任何一个人这么叫我!”

“那你是不是要我把他从水里叫起来,揍他一顿,鞭打他,痛骂他?”祁树礼也火了,指着湖水冲我吼,“他已经不在了!他的命就在这湖里!无论你怎么咒骂他统统都听不到,如果他听得到,我现在就可以下去叫他上来,让你发泄你的愤怒,你的委屈,你的绝望,你的恨,你的……”忽然他停住了,因为我已完全失去了控制,嚎啕大哭,跪在雪地里死劲揪自己的头发。

“考儿,考儿,你怎么了?”他叫起来,连忙将我从雪地里拉起,拥进他宽厚的胸膛,我感觉到一双大手在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发,“我以为你知道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该告诉你这些,我只顾自己倾诉,忽略了你的感觉,也忽略了你的承受力,考儿,我不是存心的,相信我,我没想过要伤害你。”

我在他的怀中哭得声嘶力竭,崩溃的情绪一时很难平静。

“看着我考儿,”他松开我,扶住我的肩头声音也变得哽咽,“站在你面前的这个人并不比你轻松多少,想想看,这个人在国外奋斗了那么多年,千辛万苦的回来,却已是物是人非,最亲爱的弟弟不在了,父亲不在了,小妹也杳无音信,唯一的亲人是他母亲,可是他看着他母亲除了恨就再也找不到其他的感情,但他还得面对他母亲,因为那是生他养他的母亲,他无法面对,却又不得不面对,他的处境比你更艰难,更痛苦!”

我泪眼朦胧地瞪着他,没有说话。他见我有所安静,又继续说:

“我们无法改变什么,或者挽回什么,事情已经发生了,无论我们如何的抱怨,或者痛断肝肠,失去的终归已经失去,他是我的弟弟,你的丈夫,我们都爱过他,他也曾给过我们爱,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考儿,原谅一个已经不在的人,对你真的那么难吗?原谅他其实也是给自己一条生路,解脱自己,也释放自己,要知道,困住你的不是别人,恰恰就是你自己……”

我垂下眼帘,止住了哭泣。他拂拂我额头的乱发,拍拍我肩头的雪,又帮我束紧围巾,然后牵着我走向他的车,边走边说:“别想太多,好好过,我希望你过得幸福快乐,而不是象现在这样自己折磨自己。”他帮我打开车门,将我送入车内,又说:“我这次回美国有很多事要处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你要好好保重自己,希望我下次见到你的时候是一个全新的你,做得到吗?”

我没回答他,目光落在那边,一棵落叶松下。树下直愣愣的站着一个人。耿墨池!我差点叫出声。他穿了件咖啡色短大衣,系着米色围巾,一动不动地站在那树下,想必站的时间不短,头上肩上已落满雪花。我瞪着他,他也瞪着我,我们的距离不到二十米。

“是你的朋友吗?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不用,开车!”

“OK!”祁树礼关上车门。车子缓缓从湖边驶过。从他的面前驶过。漫天的雪花还在飞舞,我看着他的身影在车窗外徐徐往后倒,就象倒一盘录影带。我疲惫地闭上眼,脑子里一片混乱。

回到家已是傍晚,米兰正在梳妆打扮,看样子又有约会。这就是她的风格,任何时候任何事情都影响不了她约会的心情。她曾说过,一个女人有没有价值很重要的一个标志就是有没有约会,照她的说法,我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因为自从祁树杰去世,我极少被人约过。耿墨池就从不约我,他要见我总是一句话“你快点来,我的时间不是等人的!”。祁树礼倒是经常约我,但我甚少应约。我看着描眉化眼的米兰,心里说不出的难过,我们的友情就这么不堪一击?只为一个祁树礼?

“我明天就搬走。”米兰边化妆边跟我说。

“你要搬就搬,随你。”我还是那句话,心里却很痛。

米兰冷冷地扫我一眼,开始涂口红。“不好意思,打扰你这么久。”

“没关系,大家都是朋友。”我也冷冷地说。

“是,我们是朋友!”米兰语气很冲,涂完口红又开始涂指甲油,刺鼻的味道立即让我的胃一阵翻腾。我跳起来就往卫生间冲。等我出来的时候,米兰的妆已经化好,光艳照人地坐在沙发上上下打量我,“你最近好象老是吐哦。”

“胃不太舒服,可能是受寒了。”我心虚,不敢看她。

“是吗?那你得多注意了。”米兰起身朝门口走去,样子象是心如明镜,临出门了又甩下一句话,“有麻烦最好尽快解决,别到时候小麻烦弄成大麻烦。”

毫无疑问,她已经猜到了,什么事情能瞒得过她呢?猜到了就猜到了,只要那浑蛋不知道,我想我还是有能力解决好这件事的。这是我第二次怀孕,第一次是因为跟祁母怄气,我自作主张把孩子做了,祁树杰为此恨了我很久,也许现在躺在坟墓里还在恨我,怪我没给他留个后,可是很奇怪,我居然一点也不后悔,真的,从来没后悔过,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到现在也不知道。而这次呢,我却意外的有些迟疑,其实很好解决的,往手术台上一躺就可以了,可是我却在迟疑……

电话响了。这个时候会有谁来电话?

我迟疑着抓过电话,还没开口,对方就自报家门:“耿墨池!”

如果可以这样爱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如果可以这样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如果可以这样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ingsh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六章 可怕的真相(三) 下一章:第七章 你相信长相守吗(一)
热门: 十宗罪前传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凤囚凰 梦里花落知多少 古董局中局 默读 异常生物见闻录 他们最幸福 大英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