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你相信长相守吗(一)

上一章:第六章 可怕的真相(四) 下一章:第七章 你相信长相守吗(二)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你觉得你躲得掉吗?除非我死,否则你别想这么轻松地甩掉我……你以为你逃回来就万事大吉了,实话告诉你,我这次回湖南就是来纠缠你的……”

耿墨池来湖南了!

他这次来只有两件事,一是举办个人专场音乐会,二就是——收拾我!从湘北回来的那晚我们就在电话里吵了一架。

“那男人是谁?”他的矛头直指祁树礼。

“他是谁关你什么事?”

“我问他是谁!”他的声音大了起来。

“祁树杰的哥哥!”

“呵,是他啊,在美国淘金回来显摆的?”

“请你说话客气点!”

“你说话就很客气吗?”

“你还来湖南做什么?”我也放大了声音。

“我来影响到你吗?”

“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你折磨得我还不够吗?想看我死没有吗?要不要我现在就死给你看!”我的声音开始发抖。

“我还没死你怎么会死呢?”他在电话里不带一点感情,继续他一贯的嘲讽,“这么怕见我,是不是在暗示你对我余情未了,想跟我再续前缘……”

“耿墨池!”我一声尖叫,“我会让你后悔的!”

电话里一阵沉默,显然是被我的声音吓住了。

“你又在发神经,我只是想过来看看你,不可以吗?”

“我不想跟你见面,这辈子我都不想见你!”我神经质地冲他吼。

这个疯子!我一直觉得他疯得比我厉害,当初把我送进精神病院的时候怎么不把自己也送进去。对付这样一个疯得没道理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不理他,我就不信他还能把我给吃了。但是很不幸,我低估了这个“疯子”,那天早上一进办公室,台长老崔就把我叫到走廊上,沉着脸问,“你知不知道你惹事了?”

“什……什么事?”

我心里一格登,不明白大清早的我做错什么事了。

“你和冯客录的广播剧里用的背景音乐经过对方版权同意了吗?”

“版权?”我一头雾水。

“你看看你,出事了?”老崔的脸拉得老长,很不客气的质问道(平常他很少这么对我说话):“你知不知道,你们用的那个背景音乐的曲作者已经把咱们台给告了,说我们未经他允许擅自用他的音乐,侵权了!”

我张着嘴,一口气没接上来差点背过去。

“听说你还认识那个作曲家,既然认识,人家怎么还告你?”

这事得怨冯客,这小子做事太没谱,他以为我跟耿墨池相识,用他的音乐就不碍事,因为我以前在节目里也经常用到耿的音乐,可是这死猴子不知道,他录的广播剧是以商业性质来推广的,跟我平常做节目可是两码事,凡用于商业用途的音乐是要付版权费的,这小子平常挺机灵的,怎么关键时候会犯这种错误呢?当时节目播出的时候,我在上海养病,并不知情,如果不是老崔这会儿突然提到,我还蒙在鼓里,也不知道耿墨池是通过什么途径知道这事的,而冯客又去了北京,冤没了头债没了主,责任全部落在了我身上,因为在旁人眼里,我和冯客根本就是一伙的!

一伙就一伙,谁叫我交友不慎呢?面对老崔的质问,我憋着气不敢出声,认栽了!毫无疑问,耿墨池这回是玩儿真的了,而且动作还这么快,他这么急于收拾我不会是要捆我到巴黎去?

“我早就跟你们讲过,要尊重知识产权,尤其我们做传媒的,在这方面更应该给公众树立良好的榜样,现在媒体还不知道这件事,如果传出去,你说我们以后还怎么面对公众?”老崔还在指责我,越说越激动,“现在对方的律师都找上门来了,就在我的办公室,你们自个惹的事自个去摆平!”说完他甩手就走开了,我耷拉着脑袋跟着他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心里磨着刀,手里的拳头握成了一把锤,那会儿我真想杀人……一个戴眼镜的很斯文的男子见我进去,马上礼貌地站起身,公事公办地说,“你好,白小姐,我是耿先生的律师黄诚……”

下班后,我一个人失魂落魄地走在繁华的街头,心里总在想同一个问题,杀人如果可以不偿命该有多好!正胡思乱想着,樱之打电话过来,约我在阿波罗见面,说是有事要问我。见了面,她开门见山地问我跟米兰是怎么回事,我心里正乱着呢,只说没什么事,她就想自己搬回去住。“我看没那么简单,”樱之说,“你们俩我都了解,死性子,准是又闹别扭了。”

我叹口气,不想多说什么。

“都这么多年了,知根知底的,岁数也不小了,别跟个小孩似的三天两头就闹。”樱之提了大袋零食和玩具,挽着我的胳膊边走边说,“总得有个什么事,你就不能跟我说实话?”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反问。

“还不是米兰昨晚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要搬回去住,要我给她做个伴……她还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我听不明白,问她,又不肯说……”

“她说什么?”

“说……哎呀,我记不得了,反正是一堆的话,”樱之显然不想把那些话告诉我,直摇头,“米兰看上去挺快活,其实呀未必,她这人城府深,让人琢磨不透……”

我没吭声,心想她如果那么容易让人琢磨透就不是米兰了。“你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我看着樱之满袋的东西问,试图岔开话题。

“还不是去看毛毛。”樱之低声道。

“毛毛现在怎么样?”

“别提了,我都去看了四五次了,每次都见不到人,他们家的人不让我看。”樱之说着眼眶就红了,“为了不让我看到孩子,他们连幼儿园都不让他上了,天天关在家里,听周围邻居说,他们打算把毛毛弄乡下去……”

“凭什么?是张千山对不住你吔,他反倒不让你看孩子,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我一听就来了气,张千山也欺人太甚了。

“唉,你不懂,很多事情你都不懂……”樱之说到关键处就连连摆手,不想再说下去,“都是前世的怨孽……”

“可是……”我正想问个明白,手机响了,祁树礼打来的,他说明天就要回美国了,想请我吃晚饭。我本来想拒绝,可他把话说得很诚恳很委婉,发出邀请前就把我回绝的路给堵死了,而且堵得不动声色。我真的觉得这个男人很厉害,这么厉害的一个男人,十个米兰只怕都不是他的对手。这时我忽然心里一动,连忙给米兰打了个电话,说祁总裁要回美国,请咱俩吃饭,问她去不去……

如果可以这样爱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如果可以这样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如果可以这样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ingsh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六章 可怕的真相(四) 下一章:第七章 你相信长相守吗(二)
热门: 山月不知心底事 甄嬛传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连城诀 翻译官 黄金瞳 人民的名义 南方有乔木 十宗罪5 实体书 山河表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