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你相信长相守吗(五)

上一章:第七章 你相信长相守吗(四) 下一章:第七章 你相信长相守吗(六)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吃饭的时候,两人谁也不说话。我更不想说,因为看着那满桌的菜,我全无食欲。我得时刻警觉自己的胃!“你怎么不吃啊?”他快吃完的时候发现我碗里的饭还没动。

“没什么胃口。”我懒懒的说。

“是看着我没胃口吗?”他盯着我的脸。“你还是吃点,你的脸色很差!”他居然会留意到我的脸色。“没事,胃有点不舒服而已。”我搪塞。话还没说完,我的胃就在抗议,我赶紧捂住嘴,憋着把那直涌而上的恶心压回去。

“你怎么了?很不舒服吗?”他的眉毛拧在了一起。

“吃你的,说了没事就没事!”我强打精神。

“你这个样子我还怎么吃啊?”他放下了碗筷,盯着我。我被他盯得一阵发毛,忙低头装模作样的扒了几口饭。他想了想,这才孤疑的继续端起了碗。

“你该不是怀孕了?”他突然冒出一句。

“哪有?”我条件反射地答道,心里一阵乱跳。好在他没继续追问,否则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我怀孕了,你怎么办?”我也突然问他。话一出口就后悔,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是我的吗?”他抬起头。

我一愣,“咚”的一下放下碗,恶狠狠的瞪视他,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他这才知道说错了话,不吭声了。

“你会怎么办?”我追问。我想知道这个答案。

“我会负责。”他答。

“怎么负责?”

“你真的怀孕了?”他也放下了碗。

“我是说如果。”

“你生下来啊,我来养!”他说得很轻松。

我“哼”了一声,冷笑道:“你想生我就生?你当我是什么?”

“那我告诉你,如果你真的怀孕了,你不生也得生!”他蛮横地说。

“为什么?”

“因为我必须有个孩子,我的产业必须有个继承人!”他态度生硬地回答,“我父亲去世后,我们耿家就剩我一个人了,绝后的罪名我担不起!”

我一时说不出话,心里打起了鼓。“那你太太怎么没给你生?”我很不是时候的又问了一句。这下就捅了马蜂窝,他真发作了,一拳捶得桌上碗筷全跳了起来,他也跳起来,冲着厨房喊:“杨婶,你马上把楼上安妮的房间收拾好,白小姐神智不清,必须休息!”

我被杨婶带上了二楼。

这是一间典型的女孩房,墙纸是丁香紫,窗帘也是淡淡的紫色,白色欧式木床上铺着的柔软被褥也是紫色,就连梳妆台上的花瓶和精巧的首饰盒也是色调一致的紫,那女孩喜欢紫色!我很欣喜,因为这个颜色也是我最钟爱的。我的衣物中有一半以上都是紫色,或深,或浅,同样一件衣服我很少考虑其他的颜色。米兰对此很不理解,说我有紫色偏狂症。我也说不清是为什么,好象从我对色彩有辨别能力开始,就迷恋上了那清雅神秘的紫色,萦萦绕绕,似真似幻,那一定是我的前生所选,今生还是不能舍弃。

安妮,那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呢?我想象着,躺倒在宽大柔软的被褥上,抬眼闭眼瞬间淹没在一片紫色的海洋。耿墨池也应该知道我喜欢紫色,否则他不会安排这个房间给我。他还留意过我的喜好?他的世界里只有他自己才对。我一想到这就来气。

但我忽然有点妒意,同样是人,他和他的妹妹却可以在这么个富足舒适的环境中长大,住这么好的房子,享受这么贵族化的氛围,这是我不曾料到的。他从未跟我提及过他的家庭,虽然一直知道他有良好的风度和教养,却没想到他原来出身显赫。而我却是普通工人的女儿,父母整日为生计奔波操劳,父亲工作到退休也只分了套阴暗潮湿的两居室,更不用说让我接触钢琴之类的高雅艺术,我连电子琴都不会弹!这就是人和人的差别,可是他居然还郁郁寡欢,说什么被钉在棺材里,他钉在棺材里那我算什么,我是不是该说自己躺在坟墓里?想不通,这个男人是越来越让她看不明白了。

睡了大概两个小时,我醒了,耿墨池要带我出去。

“带我去哪?”我边走边问。

“跟我走就是了,反正不会把你卖了。”他双手插裤袋,银灰色的短大衣很潇洒的被他拢在了身后,很神气的样子。

“要卖卖你自己!”我一脸冰霜。

“你比我卖得起价钱啊。”

“是吗,那你说我值多少钱?”

“你?”他转过脸瞟我一眼,很不屑地说,“要看卖给谁了?卖给别人我不知道价,卖给我嘛……”他想了会,还真象那么回事的说:“如果卖给我做老婆,你根本一名不文,就你这脾气一百个老公也会被你吓跑,如果卖给我做情人,价钱倒还可以商量,因为你在床上还是很有诱惑力的,符合情人最基本的条件。”

我停住脚步,气得发抖。他回头看看我,也不管,继续朝前走,挺拔的个头在我眼前悠闲的晃悠。“走,再不走,丢了我可不管啊,”他头都不回,吓唬我,“这荒山野岭的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你又长得这么迷人,出了事自个担着啊。”

我下意识的看看四周,发现自己正身处一片密林中,回头一看,落日山庄掩映在深处只露出个屋尖,我心里一阵发毛,乖乖的跟在他后面。林中除了虫鸟声和穿过草丛时发出的细碎声再也听不到别的响动,阳光透过密密的树叶落下斑驳的日影,各色的野花悠闲的绽放在路边,期待有人能将其采撷,我弯腰随意摘了朵紫色小花,闻了闻,淡淡的很清新。正闻着,眼前豁然开朗,密林外是一片绿得晃眼的茶园,一望无际,让人顿觉精神一振,恨不能马上置身其中。我跑了起来,赶在了耿墨池的前面,那葱翠的绿色吸引我不顾一切地往前奔,我听见风声在耳边呢喃,感受着觉阳光温暖的抚慰,很久没这么心情雀跃了。当我跑到一个小坡上歇气时,往身后一看,耿墨池在茶园深处成了个小点,他好象一点也不急,慢腾腾的,潇洒的身影晃动在茶树间很是显眼。

“你心情不错啊。”他终于来到了我跟前,一脸阳光,笑吟吟的,“很久没看到你这么开心了,很好,就应该这个样子。”

“我心情好不好你还关心?”我站起身,继续往前走。他跟在我后面,说,“当然有关系,你心情好,我今天晚上就有希望啊。”

我立即拉下脸:“耿墨池,你最好弄清楚,我不会再跟你有什么,我跟你来完全是为了工作,你别动那心思,如果要我尊重你请先尊重你自己!”

我的话很重,他也变脸了,瞪着我说:“你也要搞清楚,我带你来这不仅仅是为了你那见鬼的工作,我是想跟你谈谈,可是你这样子实在让我烦透了!我不知道你在我面前清高什么,这么清高当初就不要上我的床,既然上了,就不要摆出一张臭脸,谁也不愿意看你那张脸,我耿某人更不愿意看!”

他一口气说着,我连还击的机会都没有,刚张口,他马上堵了过来:“别跟我争,我不想跟你争,我只是把话说明白,既然被跟我在一起,你就最好放下你的架子,我们之间或者还能平和的相处下去,闹翻了对你没好处!”

我喘息着,泪如雨下。

“哭什么?别想用你的眼泪来让我妥协,我从来就不是一个轻易妥协的人,对你更不是!你最好弄明白,除非我先退出,否则你别想那么容易甩掉我!我想要什么你阻止不了!”他朝我吼着,额上青筋暴跳。

“你想要什么?要什么啊?”我叫起来,激动的情绪就要失控,“你不就是要我脱衣服吗?你既然有那么多女人排队,让她们跟你脱啊,干嘛找我,我没你想得那么贱!”

“又脱衣服?你脱衣服有瘾啊!有本事你就在这脱,我决不拦你!”

我简直崩溃了,蹲在地上泣不成声。

“叫你别哭你还哭!”他一把抓起我往前拖,“我现在不想跟你啰嗦,跟我走,我们一起去跳悬崖!”我挣扎着,被他拖得几乎跌倒。“放开我!放开我!”她满脸是泪的叫。

我最终还是被他拖到了一个徒峭的山壁上,也不知道怎么被他拖上去的,手被草刺和石尖划得伤痕累累,一上山顶我就捂着手哭。他坐在我身边,也累了,喘了好一阵气。然后他开始抽烟,狠狠的抽,也不看我,目光游离在山脚的茶园和树林,怒气消了不少。我还在抽泣,但已冷静了许多,定神一看,发现自己所处的这个山头是附近的最高点,山脚下的全貌一览无余,落日山庄就在一个山坡上,被刚才经过的密林掩映着,密林的四周又被绿油油的茶园环绕。我看得有些发呆,没想到这种偏远的山坳里居然也有这么美的风景。

“知道落日山庄的由来吗?”他先说话了,吐着烟圈指了指前方,“从这往下看,每当夕阳斜下的时候,那山庄就会整个的被彩霞和落日的余晖笼罩,光芒四射,象一个璀灿的明珠,我母亲很喜欢这,一直住在这不肯走,因为这里是她和我父亲相识相守的地方,后来父亲死了,母亲被继父强行带到了海外,走的时候她留下了我,当时我已经满十五岁,能独立生活了,她哭着说要我为她守着这山庄,她真的很喜欢这山庄,还说如果哪天她死了,叫我一定把她埋在这,哪怕只是一把灰也要埋在这,我答应了她,请了专人打理,哪怕是漂得再远我也没放弃,因为这是我母亲一生最眷恋的地方。”

“你好象有点冷。”他一侧脸,发现我已缩成一团。

我是很冷,刚才被拖上山的时候出了一身汗,内衣全汗湿了,现在经山风一吹顿觉全身泡在水里般冷得直打颤。他伸手把我拉了过去,脱下大衣披在我处身上,抱住了我。

“还冷吗?”他问,轻言细语,全无刚才的暴怒。

“你干嘛老跟我过不去呢?”他无奈的摇头,更紧地拥住她说,“有时侯我真恨你这个样子,我曾想彻底的将你从我的生活中抹去,可是后来发现不行,有些根深蒂固的东西是抹不掉的,而且越抹越清晰,我也越来越想你,知不知道你在我心里已经生了根啊,如果连根拔起,我也会死去……我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中了毒似的欲罢不能,所以我才想要把你带到法国一辈子不回来,因为我害怕你离开,害怕你真的连根拔去我的爱,我想降住你,征服你,甚至是囚住你,可是我知道这不可能,到头来我还是逼自己来面对你,见到你,我更害怕了,就觉得你是张巨大的网,我怕跌进你的网,因为你让我想到了鱼死网破的结局,我本能的抗拒,但好象还是在往里面跌,停都停不住……”

我听他说着这些话,心里开始翻江倒海,赶紧闭上眼睛,任凭呼啸的山风在脸上肆虐,也许只有寒风可以让我的头脑清醒点,不至于被他的花言巧语再次蒙骗。没想到这让耿墨池产生了误会,他以为我在等他的吻。他真的吻了过来,我想抗拒已来不及,因为他的舌头迅速的探入我的唇内,又迅速地缠住我的舌头,把我整个的吸附在他身上了。他的吻绵软潮湿,带着淡淡的烟草味,吻得我无力反抗。

“什么也别想,就让我们享受此刻好吗?”他喃喃的说。

事到如今,我真不知道怎么继续和他的感情,为这个男人我连精神病院都进去了,不知道下一次会进到哪里,坟墓吗?如果是,那倒解脱了,就象简爱对罗切斯特说的那样,虽然他高高在上,但她和他的精神是平等的,她希望有一天能穿过坟墓和她爱着的男人平等地站到上帝面前。我也是这么想的!

如果可以这样爱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如果可以这样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如果可以这样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ingsh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七章 你相信长相守吗(四) 下一章:第七章 你相信长相守吗(六)
热门: 射雕英雄传 活着 斗破苍穹 橙红年代 龙族2悼亡者之瞳 古董局中局 飘香剑雨 尉官正年轻 微微一笑很倾城 高智商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