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突然其来的邻居(九)

上一章:第十章 突然其来的邻居(八) 下一章:第十一章 谁比谁更可怜呢(一)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是,你怎么知道?”

“听说的。”他答。

“是吗?你的消息挺灵通哦。”我冷笑着说。

祁树礼看着我,镜片背后的那双眼睛还是深不见底。他有一句没一句地跟我搭话,我态度冷淡,他觉得没什么突破就起身告辞了,我也没送,他历来就是来去自由,不需要我送或者欢迎,他想干什么谁能拦得了?

“我想你还是不了解我的性格,我不是一个轻易放弃的人。”这是他临出门时跟我说的话。

我看着他大摇大摆地走出去,心底一片黑暗,这个男人好可怕,我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视线,他现在开始收网了,正一步步地将我囚在他的视线范围里。我叹口气,跟一个魔鬼做邻居,决不是一件可以掉以轻心的事。然后我上楼睡觉,刚躺下电话就响了,另一个魔鬼耿墨池打来的。

“听说你明天要去湘西。”他开门见山地问。

又是一个消息灵通的!

“是。”我简明扼要地答,一句多余的话也不愿多说。

“要不要我陪你去?”他厚颜无耻地问。

“你陪你该陪的人,我不要你陪!”

“是说她吗,我已经跟她分居好久了……”

“对不起,我要挂电话了。”我才懒得听他们那点破事。

“我现在在上海,一个人,多说句话不行吗?”他很不满地说,声音柔软而磁性,“我很想你,真的,你想不想我?”

“你够了没有?”

“我是真的很想你……事到如今我还能怎样呢,我就想要你记住我……”

“我会尽我的一切所能忘了你!”我拿着话筒吼。

“我会尽我一切所能让你记住我!”他也在那边吼。

我猛地挂掉电话,将头埋在枕头里狠狠地憋着不呼吸,恨不得憋死自己。碰上这么个男人,我想不死都难。真不知道当年是脑子进水了还是怎么着,我干嘛要去招惹他啊,这下好,他临死还要拉我做垫背。那就逃,就算逃不了一世,至少让我过两天清静日子,否则只怕我又会进精神病院,我已经进去过一次,不想再进第二次。

我真的逃了,跟着一大帮人马启程去了湘西,二十多天后才回来。二十多天有多久呢,三周而已。可是当我给樱之打电话,准备告诉她湘西的一切时,还没开口,她就抢着先说话了:“老天,你回来了啊,我还以为你嫁到湘西去了呢。”

“嗯,是有这种可能哦,我还真差一点就嫁到湘西了。”我爽朗地笑。

“亏你还笑得出来,你知不知道这阵子有多乱!”

“出什么事了?天塌下来了不成?”我还在笑。

“祁树礼出事了。”

“他能出什么事啊。”我不以为然。

“你别说,他这回可是生死未卜呢。”

“生死未卜?”我一愣。

“前阵子的9.11你知道?”

“知道,美国纽约的世贸中心被炸了,电视里看的,好家伙,跟看恐怖大片似的。”

“祁树礼公司总部就设在世贸中心,9.11前几天他刚好去了美国,出事后他就跟我们失去了联络,一直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他是生还是死。”

我张着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定定的拿着话筒脑袋嗡嗡作响。

“我们这边的公司也想尽了办法跟美国方面联系,可死的人太多,短时间根本没办法查清,”樱之接着说,“我们这边的工程都停工了,资金没了来源,他在这其间有没有跟你联络啊?”

“没有啊,我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的。”

“那就没戏了,看来他是真出事了。”

“不会就这么巧?”

“难说,要没出事,他干嘛不跟我们联络呢,整个公司现在都差不多瘫痪了,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市里领导也很重视,上亿的工程全指望着他呢,听说这边已经派人去美国打听情况了,不过现在还没有消息。”樱之叹息的说,见我没反应,在电话那边叫:“喂,你没事?怎么不出声?”

“我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

我说的是实话,好端端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我高兴不起来,不知道该不该难过,因为我是那么的想躲开他,现在好了,不用我躲了,他自己先消失了,不到两年他们祁家死了两个,我心里一阵悲凉。

“还有啊,”樱之继续汇报情况,“米兰自杀了,你知不知道?

如果可以这样爱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如果可以这样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如果可以这样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ingsh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十章 突然其来的邻居(八) 下一章:第十一章 谁比谁更可怜呢(一)
热门: 佣兵天下 翻译官 侠客行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风筝 应许之日 浪花一朵朵 十宗罪6 实体书 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明朝那些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