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谁比谁更可怜呢(四)

上一章:第十一章 谁比谁更可怜呢(三) 下一章:第十一章 谁比谁更可怜呢(五)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高澎这阵子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显得很急躁,讲话办事也没以前耐烦了,我问他是不是已经烦我了,他又不承认,还说我神经过敏。我知道我没有走入他的内心,也知道他在有意识的拉开彼此的距离,他不愿告诉我他为什么烦恼就是证明。其实我是很想对他好一点的,总觉得他象个孩子似的茫然无助,需要别人的关怀和拯救,可是他好象有点排斥别人对他深入的探究,显然是他过去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或多或少的影响了他在人前的自尊,只是过分的自尊反而让他变得自卑,他的自卑深入骨髓,无时无刻不影射到周围的人。这是一直以来我对他的感觉。

所以我当然也不能强求他什么,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男欢女爱是件很庸俗的事情,山盟海誓只在电影小说里才有市场。两个人亲密无间,却又距离遥远,这样的状况也不是头一回出现。

我完全可以接受他把什么都给我,就是不把心给我,也绝对不会爱上我,同样的,我也不会把心给他,更不会爱上他。两个人泾渭分明,一旦分开就可以干干净净,没有那么多的牵扯和挣扎。这是我在数次的跌倒后学会的自我保护的方式,我应该感谢耿墨池,是他让我成熟的,难道不是吗?

跟高澎道别后我一个人回到家,小四照例给我泡了杯菊花茶,她是个很灵泛的小姑娘,什么事一点就通,虽然自幼生长在山村,来城里也没几个月,但在我的调教下她已经基本适应了城市的生活。她年轻,象块海绵,接受新事物很快的。

“姐,对面搬来了新邻居呢。”小四很亲热的管我叫姐,刚来时叫我姨,被我拒绝了,女人是很忌讳被人叫老的,我也不例外。

“对面吗,什么时候?”我喝了口茶问。显得漫不经心。对面这阵子一直在搞装修,前几天才停工。

“下午,抬了好多东西进去了呢,”小四满脸放光地说,“我还见到了主人,年纪不大,长得挺帅的。”

我觉得好笑,她来城里没几天也学会用“帅”来形容一个人了,想想她也挺不容易,年纪轻轻就整天守着一栋空荡荡的房子,以前还有隔壁祁树礼的保姆同她说说话,那两人跑了后,就只剩她一个人,有什么事连个问话的人都没有,也难怪她对周围的一切事情都充满好奇了。

“那人还挺和气呢,知道我是这边做事的,还一个劲的要我上他家去玩,”小四喋喋不休的跟我讲她今天的遭遇,“我就进去看了一下,好漂亮哦,他的房子真是漂亮,屋子里摆了好多好看的东西,听那位叔叔说,那都是古董,很贵的,对了,他还会弹琴呢,他弹了一首给我听,好好听……”

“弹琴?”我心里一动,“什么琴?”

“好象是叫什么钢琴,是个很大的家伙,黑色的,三角形的,摆在客厅里,气派得很呢。”小四越说越兴奋。

我叫了起来,“你有没有问他叫什么名字?”

小四摇头:“我忘问了,不过明天我就帮你问问。”

“算了,别问了,人家叫什么跟咱们有什么关系。”我打断她,觉得累了,没兴趣再听她唠叨就上楼进了卧室。屋里有点闷,我就到露台上透透气,看看对面,果然搬进了人,灯全亮着。在水一方,对面那栋楼叫“在水一方”,名字取得还真不错,水草飘摇,碧波荡漾,很是形象。

我洗完澡就直接睡了,睡得很辛苦,老是做梦。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十点,我用最快的速度梳洗完毕,随便套上一件羊毛衫就冲出了门。秋天说来就来,几场雨下过后,气温明显的降了许多,早上的寒气尤为重,我感觉穿少了点,可又没时间回去换,只好缩着身子快步走在彼岸春天的花园小径上。

“早上好啊!”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问候。

我一回头,以为看见了鬼。

“怎么,不认识了?”

耿墨池靠在一棵梧桐树下笑容满面地看着我。

“你……你怎么在这?”我张着嘴语无伦次。他看着我笑:“我住在这啊,昨天才搬过来的呢。”

“住……住这?”

“是啊,就住你对面,那栋在水一方。”

如果可以这样爱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如果可以这样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如果可以这样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ingsh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十一章 谁比谁更可怜呢(三) 下一章:第十一章 谁比谁更可怜呢(五)
热门: 特工皇妃楚乔传 云荒·镜 碧血剑 异常生物见闻录 人民的名义 侠隐 大漠谣 如果蜗牛有爱情 将军在上我在下 都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