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谁比谁更可怜呢(六)

上一章:第十一章 谁比谁更可怜呢(五) 下一章:第十一章 谁比谁更可怜呢(七)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两种分裂的思想在我脑子里交战不休。我不知道怎么办了,能怎么办呢?我完全没有拒绝他的勇气,他邀我与他共进午餐的时候,我居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一答应马上又后悔,饭吃完了都还在后悔。

“给你弹首曲子吧。”饭后他坐到沙发上看着我说。

我也看着他,不知道是接受还是拒绝。

“不想听吗?以后想听都没机会了……”他微笑着,目光迷离地在我身上流连。我点点头,心里一阵抽搐。最怕他说这样的话。

好久没听他弹琴了,竟是肖邦《离别曲》,第一次听他弹琴就是弹的这首曲子,我听着听着几乎落泪,这个时候跟我说离别,他想让我死吗?

“换首曲子吧,为什么不弹那首昨日重现?”

“昨日还需要重现吗?昨日一直就在彼此的心里,不是吗?”

我茫然地看着他,天,他弹琴的样子好迷人,眉头紧锁,表情忧郁凝重,修长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熟练地舞动飞越,弹到动情处他会闭上眼睛,神情浪漫不羁,还有眉目间那若有若无的孤傲,让人想接近又不敢触碰。多好的人啊,我怎么会碰到这么好的一个人,在他身上凝聚了我对男人的全部幻想,我何其的迷恋他,也何其的恨他,明明被他伤害,被他折磨,却仍然渴望和他在一起,我是想拒绝的,我知道继续跟他相处下去的后果,知道又怎样呢,我拒绝得了吗?

“你很像一个人。”他忽然说。显然我在看他的时候,他也在用余光看我。

“像谁?”我很好奇。

他别过脸,深深看我一眼:“像我妹妹安妮,不是长得像,是气质像。”

我一愣,像他妹妹,这样的话好像也有人跟我说过。

“怎么不说话?干吗这么看着我,像我妹妹让你不高兴吗?”

“不是,”我自嘲地笑笑,“我想我是长得太大众了吧,老是有人说我像某个人。”

“是吗?”

“是。”

“你很大众吗?”他停止演奏,上下打量我说:“如果你很大众,你就不会坐在这里听我弹琴,我不会让一个大众化的人欣赏我的音乐。”言下之意,听他弹琴是我莫大的荣幸。我冷冷地回了句:“我受宠若惊呢,先生。”

“你不知道你有多特别吗?”他又问。

“我没觉得。”

“在认识你之前,我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比我妹妹更特别的人,认识你之后,我才知道你也特别,甚至比我妹妹更特别。”

“你妹妹,很漂亮吧?”我试探着问。

“不算漂亮,你跟她差不多。”他反应好快,决不给赞美我的机会。

“那你很喜欢她吧?”

“当然,她是我妹妹。”

“我好像听你说过她跟你不是……”

“不是亲生的,”他站起身,坐到我身边搂住我说,“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喜欢你吗?因为你太像她,你们有太多相同的特质,我很喜欢我妹妹,跟她的感情很好,我一直以为会和她……结果……”耿墨池欲言又止,我马上觉察到他话里有话,忙追问:“结果怎样?

“没什么。”他打断我的好奇,顿了顿,显然不想再说下去。见我面露不快,就更紧地拥住我,不由分说吻住我,不让我继续问。他的吻很缠绵,湿润而柔软,然后变得炽热急迫,恨不得将我整个吞没,我被他吻得全身发麻,呼吸急促起来,他感觉到了我身体的反应,就火上加油地伸手探进我的衣内。

“你想要我,你的身体告诉我你想要我,”他咬着我的耳根说,“我也想要你……昨晚就想了,给我,别拒绝我……”说着他就把我抱上了楼,进了卧室,他连窗帘也不拉就将我放在了宽大而柔软的床上。那一瞬间我知道自己无可救药了,我悲哀地意识到,我的努力全白费了,我诅咒自己,为什么拒绝不了他呢?你拒绝他难道他还会勉强你不成?

耿墨池从浴室冲洗出来时看着蜷缩在被子里的我说了一句话:“其实我是白担心了,你根本忘不了我的,你忘不了,是不是?”

我看着床边的这个男人,几分钟的工夫又变成了魔鬼,刚才的温存和深情已荡然无存,那张不可一世的脸上完全是一种胜利者的姿态,他居高临下地看着我,嘴角的笑意分明告诉我他不会就此罢休,他一定会达成他所愿,让我一辈子活在他设的囚笼里,从而活着给他陪葬。他真是自私得可怕。我断定他从来没爱过别人,他永远只爱他自己,死了还要拉个垫背的。而我不幸就是那个给他垫背的。

如果可以这样爱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如果可以这样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如果可以这样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ingsh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十一章 谁比谁更可怜呢(五) 下一章:第十一章 谁比谁更可怜呢(七)
热门: 神雕侠侣 皮囊 十宗罪6 实体书 极品家丁 鸳鸯刀 龙族3黑月之潮 上 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十宗罪3 三生三世枕上书 烈火如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