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谁比谁更可怜呢(七)

上一章:第十一章 谁比谁更可怜呢(六) 下一章:第十一章 谁比谁更可怜呢(八)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下午我去了电台,老崔大老远的就冲我笑,直觉告诉我,又有新任务了。果然,在台长室,老崔交给我一叠材料说:“策划室提交的一个策划很不错,去采访三十年前被派到新疆建设兵团的女兵,然后制作一个专题节目,你看一下,我觉得很有创意,虽然采访起来有些困难,但我相信你一定能完成。”

“新疆建设兵团?”

我一惊,好个策划室,亏他们想得出来。

“是,那些三十年前被派到那边建设的女兵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状态,关注一下她们,会取得很好的社会影响,这也正是我们需要的。”老崔看住我说。

“为什么要我去?”我不解的问。

老崔看出了我的迟疑,忙肯定的说:“因为你有这个能力!”

我就不再说什么了,再推迟只会惹他不高兴。他交代的任务从来就是说一不二的。可是去新疆那么远的地方,我心里还是一百个不情愿,这边还有一瘫子的事没了呢。我想我应该找个人商量一下,正想着找谁商量时,高澎突然打了个电话给我,约我吃晚饭。我就在电话里告诉他我将去新疆的事,问他我该不该去。“当然要去,新疆是个好地方,我就一直想去,可惜没时间……”高澎说。

我们约在五一路附近的一家大酒楼里吃饭。

“对不起,那天我不该冲你发火。”高澎很诚恳地跟我道歉。

我笑了,说:“是我先冲你发火的。”

高澎给自己倒了杯啤酒,又要给我斟酒,我忙推辞道:“今天就算了,我实在不想再醉,昨天才醉了一回的。”

“昨天就醉了?是跟我吵架后醉的吗?”他目光闪烁地问。

我低下头没出声,算是默认。

“难得啊,居然有女人为我醉!”高澎装出一副陶醉的样子,反问道,“但你是为我醉吗?应该不是?”

我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

“唉,我怎么会有这种待遇呢?自己有几斤几两重我心里还没个数?”高澎自潮地笑。他的神情有些沮丧,眼中泛着无边的空虚的光芒,那光芒应该来自他的内心。“我从来就不敢奢望有女人会爱上我,当然,我也没有试过去爱她们,”高澎猛灌进一口酒,看着我,表情很灰暗,“我这种人是不配有爱情的,也玩不起爱情,所以……你不要对我抱太多的希望,不过你有没有对我抱希望,你自己心里应该很清楚,对不对?”

“你自己没有付出怎么能要求别人为你付出呢?”我如实说。

“可我是真的很想有个女人好好爱的,也希望得到她的爱,但这么多年了,我已经找不到去爱一个人的感觉了……我以为遇上你我会重新开始一段新生活,遗憾的是我没有在你身上找到你要重新开始的迹象,你心里……一直有别人。”高澎低声说,好象是在责怪我。

“对不起,我想这是需要一个过程的。”

“对,也许是需要一个过程,”高澎重又抬头看着我说,“不过这个过程好象很艰难,我对自己没有信心。”

“没有信心就要给自己信心,高澎,你说我很忧郁,可是我怎么感觉你比我更忧郁,更自卑……”我很认真地告诉他我的真实感觉。

高澎不说话了,出神地看着我,眼中那无边的空虚的光芒更加泛滥。

“我不希望你这个样子,虽然我不知道你过去经历过什么,但我真的不希望你这个样子,你那么有才华,又年轻,你有太多的东西可以挥霍和享受,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这么颓废呢?”我看着眼前的高澎,他的脆弱让我油然而生一种想给他勇气的念头,尽管我比他更需要勇气。

“谢谢你,很少有人跟我说这些话。”高澎笑了笑,笑得很牵强,闪烁不定的目光更加泄露了心底的无助和悲凉。

“我很想给你些勇气和动力,但我没有太多的精力去改造一个人,我连自己都改造不了,更没办法去改造别人。”我借用了他对我说过的话。

高澎真的笑了起来。“你还真会现学现用,也对……我们连自己都改造不了,怎么可能去改造对方,那就一起改造,看谁先改造成功……”

我点点头,表示赞同。

吃完饭高澎送我我回莫愁居,在我那里坐了会就走了,因为我要准备去新疆的资料不能跟他聊太久,他好象也没有太强的愿望要留下来,我送他到湖边,两人笑着握握手就分别了。转身回屋的时候我猛然发现对面在水一方的露台上站着个人,是耿墨池,他操着手迎风而立,一动不动地盯着我这边,虽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我已很强烈地感觉湖那边辐射过来的愤怒和猜忌。

我赶紧逃回了屋。但我刚上楼还没进卧室,耿墨池就杀过来了,冲上楼在卧室门口拦住我,气咻咻地说:“我还没死呢,你就急着找人了,你这么耐不住寂寞,这么想男人吗?”

“我这是未雨绸缪。”

“是吗?你真是比我想象中还放荡……”

“你才发现啊,我一直就很放荡,我宁肯放荡也不会去记住你,别以为你真能让我一辈子记住你,我现在就可以忘了你!”

“你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你也好不到哪去,我们都是一路货色!”

我们激烈的争吵让整栋房子都在颤抖,小四更是吓得缩在一旁大气不敢出。吵到后来,两个人都失去了理智,居然推拉起来,我被一直被他推到了楼梯口,意外就在这时发生了,我说了一句“你就是死了我也不会掉一滴眼泪”的话后,极大地刺激了耿墨池,他抓住我的双肩一阵猛摇,咆哮如雷,“没良心的女人,你是不是希望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说着他就把我往后一推,我退后几步,一脚踩空,整个人从楼梯上滚了下来,倾刻间整栋房子都在旋转,几声脆响,我感觉浑身的骨头和关节全散了架,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醒来的时候,看见的第一张脸就是把我推下楼梯的耿墨池,他端坐在病床边的沙发椅上,见我醒来,冰冷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喜悦或愧疚,他盯了我半天,只说了一句话:“真希望你不要醒来,你就这么睡过去,在那边等我,多好……”

这是人说的话吗?

我气得就要跳起来,可是一动就疼得我呲牙裂齿,我这才发现自己的头部和手脚都缠了纱布,特别是小腿还打了石膏,显然伤得不轻。

“可是你居然醒过来了,让我好失望,白考儿,你为什么要醒过来呢,你在那边等我不是挺好的吗?”耿墨池继续说着不是人说的话,眼中无限悲伤无限遗憾,我没死掉简直太让他遗憾了。

我也不是省油的灯,忍着痛嘲弄道:“你放心,我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死掉呢,你没死我可舍不得死,我要看着你死,我不象你作恶多端遭天谴,上帝他老人家疼惜着我呢,他不会让我死在你前面……”

耿墨池脸上的肌肉在跳动,拳头握得象铁锤,我几乎听见他手掌的关节在咯咯作响,但几秒种的克制后,他又恢复了镇定,看着我露出了魔鬼似的冷笑:

“也许我是死在你前面,可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哦,对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昨天是你的危险期,没准你的体内已经播下了我生命的种子呢……”

“护士,护士……”我扯着嗓门喊。

如果可以这样爱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如果可以这样爱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如果可以这样爱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ingsh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十一章 谁比谁更可怜呢(六) 下一章:第十一章 谁比谁更可怜呢(八)
热门: 雪鹰领主 夜天子 正念的奇迹 十宗罪1 魔道祖师 越女剑 锦绣未央 延禧攻略 李世民:从玄武门到天下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