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节:吃象拔蚌,喝路易十三

上一章:第14节:开大会 下一章:第16节:算你是一个坏女人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有一天,我给岂子打电话,叫他安排一个饭局。他十分抱歉地说:大哥,饭局我给你安排,可我过不来呀,正在澳门狂赌呢,公安局的老大哥就在我身边呢。我说:你小子嫌钱多了是吧?对方说:哪里哪里,都是大哥,都是兄弟呀。这种人前途不可限量,他们赚了钱,就去铺路,把路铺好了,想去哪儿还不方便?别小看我周围这些人,年纪青青,心思可深着呢。今天是个马仔,过几天就成了老板,再过几天就成了黑道或白道上一位要人了。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每一个人后面都有一些错综复杂的关系,随便一个人后面都吊着几条线呢。我今天才抓了一个短吨的,马上就有七八个电话打过来求情。明天抓了个品质不符的,二哥亲自来了电话。二哥尽管不是主管领导,可也是我的领导,他的话我也要听。我把货放了,还给二哥训了一顿。二哥说:你不要像商人一样,斤斤计较呀。这句话的含义很丰富,我想了几天也想不明白。后来我就当自己想明白了,如今是市场经济,还是初级阶段,短斤缺两,假冒伪劣一类东西就像每天吃饭喝水一样普遍,我心知肚明就行了,犯不着去跟人家计较。如今这年头,制订政策还要留一个缺口,我执行政策还能没缺口吗?

码头的资本家在联检大楼后面的空地上盖了个厕所,尽管是临时的,但盖得像个小洋楼。从外面看,至少是五星级。有一天在食堂吃了饭,我踱着方步走进去撒了泡尿。奶奶的,全一色的大理石地面,洁具全是日本进口。小便器还是自动感应的。对这件事我有点百思不得其解。这可是资本家呀,他们也搞这种花里胡俏、好看不好用的东西?不就是一个厕所吗?做给谁看?要不就是码头的经营者搞腐败,把工程承包给自己的三亲六戚。资本家才不会干这些费钱不出效益的事呢。码头开了七年,堆场和泊位每年以几倍的速度增加,海关的办公场所却七年如一日。后来他们要搞国内航线,报告打到我这儿,我说:行,把办公大楼建起来再说。他们这才把联检大楼竖了起来。没想到大楼刚建好,我就调下来了。这可真是冤家路窄呀。现在我还要他们建厕所,当然不是为我的兄弟建的。说起来这也算为企业办好事呢。他们爱把厕所建成什么样关我屁事,没有人投诉我不让人家撒尿就行了。

有关建厕所的事本来是我讲的一个笑话,没想到码头认真起来了。当然这件事也是个事,不认真还不行。吃喝拉撒,都是人生的大事。只是我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我叫码头把请我们吃饭的钱拿去建厕所,这是开玩笑,他们要是认真起来,真拿去建厕所了,大过节的,我和兄弟们不是要喝西北风?中秋节眼看就快到了,可前任留给我的小钱柜里已经没有存款,没有存款也就算了,据说还欠了酒店一屁股债。害得我整天给弟兄们忆苦思甜。如今大家不吃这一套,大家喜欢实的,嘴上说的不作数。也就是说:我的首要任务就是创收。我的地头就一个码头,要创收还得在码头创。也就是说还得找资本家要口饭吃。好在这是个合资码头,有中方经理,大家都是共产党领导,沟通起来方便。也就是说跟秃头打交道好过跟小平头打交道。

下午秃头来找我,要请我吃饭,当然还有我的两个搭档。吃饭是个好的习惯,也算我们政府的一个优良传统。在办公室里解决不了的事,在餐桌上往往可以解决。正因为如此,如今饭局特别多,一星期要是没几个饭局,就表示工作没做好。领导同志就该做检查。只是我对饭局特别讨厌,除了要互相敷衍,还要喝酒,而且老有吃不饱的感觉。但是有的人很喜欢饭局,譬如说我的两个搭档就可能喜欢。我要是不去,他们也去不了。这样就坏了大家的雅兴。而且我还要找秃头解决经济危机。所以我得赴饭局。

秃头来找我时,心里惴惴不安。他觉得我这人很难打交道。证据是很多事情没有商量的余地。我的前任都不是这样的。他们太好商量了。甚至不用商量,码头没想到的,他们都替码头想好了。码头的经营者每天顾着数钱就行了。问题是今时不同往日,我如果还像我的前任那样做,我的结局就是失足落水。这些道理我常对大家讲,就是没人听得进去。好像就是我在逆潮流而行。不过我能理解,他们是商人,利益至上。对于码头来说,最好就是别的地方全封死,就南村开一个大口子。可现在别的地方全开着,我却要把这里堵死,这如何得了?我还没堵,码头就烂成了一锅粥。一开始,大家拼命进货,恨不得把香港的存货在一天内全搬到南村码头来,当天就报完关,送出闸口。搞得码头成了垃圾港。你在码头上走,连插脚的地方都没有。吊机二十四小时满负荷运作,一天坏了三部。这样忙了半个月,码头就空了,大家不知道新政策几时出台,不敢接订单,全坐在办公室里打牌。码头一下子变得死气沉沉的。那天我去堆场看了一下,苦力全在货柜后面乘凉。吊机全耷拉着脑袋。我说至于吗,就算没有进口,也有出口,这样搞法简直就是拿我开涮。让领导找我的麻烦。

在食堂门口,我遇上秃头。我说:郭总,货运量下降了吧?秃头说:降了,几乎没有进口了。我说:不是吧?就算一般贸易下降了,还有加工贸易,怎么可能没有进口呢?秃头说:加工贸易很少,几乎没有。我说:那好,那就把加工贸易再收一收,这叫置之死地而后生。秃头一听,脸全黑了,好像判了他死刑。其实我是吓唬他的,码头没货,我比他还急呢。这事反映到上面,领导非把我调走不可。一管就死,一放就乱,你是怎么做领导的?没学过辩证法吗?调不调倒不是问题,问题是大家会笑话我,说我屁股还没坐热就夹着尾巴走人了。其实我也不想把码头搞得死气沉沉的,我只想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让他们知道我不好商量。这是我的老领导教我的,是经验之谈。他说先紧后松好过先松后紧。一旦放开了,再想收紧可是比登天还难。他说得太对了,我现在只是想把口子收小一点,立刻成了众矢之敌。只差没人买凶杀我。

我们在南村大酒店吃饭。吃象拔蚌,喝路易十三。酒一上来,秃头就敬我,我喝完了才知道这是世界名酒。心想:奶奶的,一张口就是近千元,这不是害我吗?要是给我老爷子知道了,还不把我两腿打成肉泥。秃头还想敬,我以酒量太浅谢绝了。我心想谁爱喝谁喝去,我就喝一口。但不管我喝多少,这笔帐都是算在我头上,因为我是最高领导。不知哪天就会有人传出去,说请我吃餐饭,花了近万元。这帮龟儿子,我干一年,还存不够一万呢。这帮商人真是奸诈得很。秃头把脖子喝红了,对着我直喘气。我本来就对象拔蚌没什么兴趣,这下一点胃口也没有了。秃头还不罢休,他说:大哥(我几时成了他的大哥了?),今天咱们不讲别的,就叙叙旧。我居然跟他有旧了。秃头说:大哥,你可能不记得了,我当时在市府接待办,你来找过我,你是关长秘书呀,我们都记得你。他一提我倒是想起来了,我们还真打过交道呢。他当时是大主任,我是小秘书,他居然记得我,看来这个人前途不可限量。我说:哎呀,原来你就是郭大主任呀,失礼,失礼,既然我们原来就是一个战线的,那就不要分彼此了。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郭洪坤说:这是哪里的规矩?不要以为你们海关是执法部门,就不尊重我们企业呀,我喝酒,你喝茶,这叫当面打我的耳光。他抓过我的酒杯,倒满了酒。

路易十三我以前没喝过,今天一经喝开,感觉还真是不赖。我本来想就喝一杯,可看着这冰清玉洁的液体,胃里就伸出了好几只手来。我说:郭总这么给面,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喝了这一杯。我可说好了,就这一杯。郭总说:喝了这一杯再说。他妈的,这酒可真香呀,你还别说,我还真管不住自己。等我喝完,郭洪坤拍了几下巴掌,叫道:好。又把酒杯满上。

郭洪坤说:立诚呀,我们吃过三次饭,你还记得吗?我说:三次?这么多,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郭洪坤说:你是贵人多忘事呀。我可记得清清楚楚,第一次是接待总署的杨司长,杜市长作陪,在西山琼林阁;第二次是在海岸,程关长和杜市长去西欧考察,回来的时候我去接船,我记得你也在场,吃了顿便饭;第三次是吃大餐,市领导和你们单位科以上干部会餐。

这丫挺的记忆力真好,这些乏味的事都记住了,难怪他有今天。这码头的中方老总可不是谁想当就能当的,这可是一个肥缺,别看工资不高,也就几千块钱,但能量大着呢,求他的人多了。码头那帮奸商对我是怕,对他是敬。我可以把他们赶走,他却可以不让他们进来。

我说:你这个脑袋真是好用,难怪人家说聪明的脑袋不长毛。我拿老郭的秃头开玩笑,他也不恼,笑呵呵地站起来给我敬酒。我说:喂,我这儿还有两个兄弟呢,你别老是冲着我来呀,咱是不是得罪你了?郭洪坤说:少不了,你是大哥,我先敬你,回头我会敬你的两个兄弟。今天的酒不好,菜也不好,但三位大哥赏面,我和我的兄弟们心里高兴,我们的目的就一个,让大哥们喝好。他站在那儿,一口喝干了,把酒杯亮给我看。这丫挺的够豪爽的,不愧是接待办主任出身,我说好,把杯里的酒干了。老郭把我的酒杯满上,然后给自己满上,开始敬老姚和郑直。

老姚贪杯,但没酒量,他跟郭洪坤互相敬了几杯,脸就红得像充血的猪头,开始胡言乱语。郑直有些酒量,这小子酒风不好,开始老是推三阻四的,还偷偷往里面倒白开水。我一不留神瞅见了,心痛那杯好酒。这哪叫喝酒呀,简直是糟蹋名酒。喝到后来,他却来劲了,一杯一杯地回敬老郭,差点把他灌醉了。

我去上厕所,撒完尿正在洗手,郑直进来了。站在我旁边洗手,问我:老大,还行吧?我说:差不多了,幸亏你把秃头给缠住了。郑直说:嗨,我这酒量,哪里是秃头的对手,只好使出下三滥的伎俩,不能让咱们的人吃亏呀。这小子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我心里有些暗笑,嘴里却顺坡下驴,赞他一句:今天多亏你顶着,不然我和老姚可能得醉一个。郑直说:我看你的酒量也不浅,不会醉,老姚就难说。

我扯了两张手纸,把手擦干净,把纸扔在垃圾桶里,走了出来。郑直扯了两张纸,边擦边紧跟上我,说:今天跟领导出来,我和老姚可开心了。我说:是吗?开心就好,咱们活着干吗呀?不就是开心吗?说完呵呵笑了。郑直也呵呵笑了。这小子笑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一点也不像违心的。

又喝了一轮,大家都有点醉醺醺的。秃头看喝得差不多了,就让服务员把菜撤了,上糖水。一会儿服务员把糖水拿了上来,是冰糖燕窝。看色泽和肉质,估计是上品。我对这玩意儿没有研究,品不出好坏。郭秃请大家享用,却不介绍。大概是好东西不值得炫耀。接着服务员上了水果,是个拼盘。郭秃一看就骂开了,他说:什么玩意儿?拿这个东西敷衍我们,拿回去。服务员解释说:这是个大盘,是最好的了。操作部经理小赵跳了起来,指着服务员说:你还很有理由,叫你拿回去,你就拿回去。服务员满脸通红,怯怯地走过来拿水果盘。我说:算了,拼盘就拼盘吧,我喜欢吃西瓜。郭总说:咱大哥开恩,今天就不跟你计较,去跟经理说,拿一打山竹上来。

上一章:第14节:开大会 下一章:第16节:算你是一个坏女人
热门: 所谓商人 假爱真做:高官欺上瘾 陕北煤老板 后台 官路法则 畅行仕途 底层官员 心机 党政班子 政界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