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节:慢慢品,才品得出味道

上一章:第31节:他抱着酒瓶不放 下一章:第33节:阿文真好玩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阿容亲自把报告送给了我。阿容来的时候,我刚吃完早餐,正在回办公室的路上。我远远看到阿容的车停在大楼门口。她开的是一部蓝色的宝马。车牌号是四个0一个6,大家都认识。大家都看过猫和老鼠的故事,在那部动画片里,猫见了老鼠就想躲远点。我就是那只猫。可我躲无可躲。我走到阿容的车边,说:靓女,这么早。阿容说:还不是拜你所赐。我说:找我呀?那进来坐吧。进入大楼,碰上了秃头。他大概想去饭堂吃早餐。他先跟我打了个招呼,象征性地招了下手。跟着对阿容说:哎呀,程总,幸会,幸会。两人握住手摇了又摇,半天分不开。阿容的货在码头占了四成,成了秃头的衣食父母。走私不光成就了不法之徒,还带旺了码头,真是意想不到。

两人好不容易把手分开了,又聊上了。我看这块口香糖一时半会儿大概嚼不完,自己先进了办公室。我把阿容送的茶具拿出来,开始给阿容泡茶。她给我送了五年的茶叶,我给她泡一回茶还是应该的。一会儿阿容进来了,她挨着我坐下,双眼斜视我。我飞快地看她一眼,说:又怎么啦?阿容说:怎么啦?你和你的兄弟呀,还真得感谢我。没有我,码头早关门大吉了。我说:是吗?多谢你赏口饭吃。

阿容喝了口茶,看见茶几上的茶具,叫了起来:哇,是我送的耶,你还留着呀?我说:这是传家宝呀,当然得留着。我给阿容倒了杯茶。茶的颜色很中看,但味道一般。这是码头的资本家免费提供的,自然好不到哪里去。阿容喝了一口,鼻子里哼了一声。我也喝了一口,却哼不出来。这年头,有茶叶喝已经不错了,要知足啊。我看着阿容,她还是那么年青,漂亮,充满灵气。我说:阿容,你知不知道,这套茶具对我意味着什么?告诉你吧,有一段时间,我特别反感回办公室。每天早晨醒来,我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心想要是不用上班该有多好。可我是个国家干部,我得回去。我可以去晚一点,也可以走早一点。但一定得去上班。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这是做人的原则。我坐在办公室里,有点六神无主。后来你就给我送茶叶,送茶具。想到上班可以见到你,可以泡茶喝,用你送的茶具泡茶喝。我才觉得上班有点意思。

我用手抚摸着浅紫色的茶具,突然生起一股柔情蜜意。遥想当年的阿容何其可爱,她尽管给台湾佬包起来了,还是千种风情,万般好处。我真的有一点黯然神伤。

阿容捧着茶杯,静静地望着我,听我倾诉。我发现她眼里闪烁着迷人的亮光,一闪一闪,渐渐凝聚成洁白光亮的一滴泪花儿。可她突然把头一摆,对着我傻笑。她傻笑着说:看不出呀,你还挺长情呢,那算什么,不就是几包茶叶吗?

是啊,不就几包茶叶吗?我倒当真了。我换了壶开水,开始冲第三遍水。茶叶已经淡了,出不了味。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阿容送的茶叶,那些茶泡三遍还是香气袭人。但再好的茶也不经泡。对我来说,阿容也是不经泡的。她就像越冲越淡的茶,苍白,无味。我说:对不起,阿容,我真想给你泡一壶好茶,可是好久没人给我送茶叶了。

说完我走到办公桌前,用内线通知小张和小刘进来。两人进来后,我说:坐下,先喝杯茶。小张和小刘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对着阿容笑了笑。那是无奈的笑,是皮笑肉不笑。对走私佬他们笑不起来。可他们得装出笑脸,因为走私佬总是以堂堂正正的面目出现,他们后面是领导,是地方政府。阿容的越海贸易公司是市政府四大公司之一。众所周知,阿容还跟领导有一腿。我说:都认识吧?程总,我们的衣食父母呀。阿容说:别这样讲,大家都是为阿爷打工。我说:是呀,越海是政府的公司,咱们政府不可能走私吧?小张和小刘说:是呀,没必要嘛。可大家都知道,所谓四大公司,就是四大走私集团。我说:小张,小刘,关于那三百吨钢材,有些误会。这船钢材是典型的发错货,外商已经承认了错误,并愿意赔偿损失。这件事程总亲自向关领导做了反映,关领导也批了,同意退运,你们按关长的意思,马上办一下。

对于我的这帮兄弟来说,这种事早就司空见惯。我们这些做领导的,早就习惯了朝令夕改,他们这些做关员的,也早已习惯了反复签名。有时候一份报关单给改得面目全非,不得不重新再出一份。我们常常免不了意气用事,结果给领导臭骂一顿,然后改正错误。还做了恶人。

小张和小刘满脸的不满,拿着报关单走了。我长长地舒了口气。他们这是给我面子呀。我这口气叹得太早了,让阿容起了些想法。她说:让你费心了。我说:说什么呢?咱们谁跟谁呀。阿容说:晚上没事吧?陪我吃餐饭。我说:哎呀,还是免了吧,跟你吃饭,老是吃不饱。阿容说:怎么会呢?我说:怎么不会?因为秀色可餐,忘记了吃东西。阿容作势要打我,跟着说:老不正经。

我送阿容出门。为免同志们看到,我们往后门走。她跟我并肩走着,不时往我身上擦一下。送到门口,她不让我出去,用肩膀抵着我。我突然想逗她一下,我说:阿容,有件事放在心里好久了,一直想跟你说。阿容把脸轻轻往上仰,温情脉脉地望着我。她的嘴微微张开,好像在等我的甜言蜜语。我说:很对不起,你送我的那套茶具,我给老程了。

阿容慢慢合上嘴唇,垂下眼帘,身子跟着离开我。她拉开手袋,从包里拿出墨镜,带在眼睛上。然后她才扭过头来。我知道她在看着我,可我看不见她的目光。但我看见了她的面部表情,她的脸蛋光滑细腻,我看见阳光下她洁白细嫩的绒毛在颤动。阿容说:立诚哥,我跟你六年三个月零十五天了,我跟老程才一年多,孰轻孰重,你清楚吗?

听了阿容的话,我竟然有点呆了。这个臭娘们儿,她是什么意思?想让我跟一哥水火不容呀?阿容穿过草坪,向对面的马路走去,她的步态轻盈,臀部一扭一扭的。跟着她转了个弯,慢慢走进货柜后面。接着响起了摇控器开启的声音。

阿容的钢材在当天下午退了出去。小张和小刘亲自看着装船,亲自办完清船手续。看着船慢慢开走了,他们才舒了口气。这船钢材可把他们害苦了,把我也搞得头昏脑胀。小张和小刘从江边回来时,我正在报关厅签报关单。他们看见我就说:老细,好人别人做了,恶人我们当了,我们里外不是人啦。我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咱们共舟共济吧。这两个兄弟没把我当外人,否则他们就记恨在心里,一句话也不说。然后再找机会给我拆摊子。这样的人可多了,防不胜防。我签完了单,走到小刘和小张身边,在小张的肩上拍了拍,在小刘的背上拍了拍。然后说:兄弟,受委屈了。小张说:没关系,领导,我们知道你也有压力。我说:好兄弟,你们是好样的,干完了活早点下班吧,陪陪老婆孩子。

回到办公室,老陆给我打电话,请我吃晚饭。老陆年前去了西村,不搞调查了。西村是个小口岸,业务量不到南村的十分之一,而且只能进些散货。以前是个装卸点,出口些鲜活蔬菜和土特产。那地方不引人注目,轻易不会有人去查他。所以老陆在西村简直是过的神仙日子。这人平时跟大家不怎么来往,喜欢吃独食。不知怎么会想起请我吃饭。我不知道他摆的什么鸿门宴,正想找借口拒绝。老陆说:你可别说有约佳人,今天你一定要答应我,我有事找你。我说:行,那就吃餐饭,饭后我可真的有事。老陆说:行,就这么定了,咱们在怡情阁见,饭后保证让你自由行动。

我收拾好东西,走到大厅里给值班的干部交待了一下,开着越野车出了码头。我算了一下时间,老陆赶过来大概要一个小时,我过去才十来分钟。我早点去,想跟阿文见过面。一会儿老陆来了再去找她不大方便。阿文在酒城的酒店已经开张,生意红火,忙得她团团转,她已经没时间来骚扰我了。所以我得去骚扰她。这叫互通有无。到了怡情阁,我把车停好,一回头,看见老陆已经站在门口迎接我。我说:他妈的,你坐火箭吗?这么快?老陆说:请你吃饭,当然不能让你等我呀。老陆说话时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他的门牙有些外突,不笑的时候像笑,笑的时候倒像不笑了。我们相拥着走进了大厅。然后跟着咨客顺着羊肠小道往前走。我对这里的寸草寸土都再熟悉不过,我知道老陆订了一间普通的房间。这表明他来这里不多,跟阿文大概也熟不到哪里去。一开始我听老陆说在怡情阁碰头,我还以为他知道些我和阿文的内情,心里有点不大自在。这会儿知道他是慕名而来,找这么个地方算是对得起我这么一个客人。心下就踏实了,不免得意起来。

一路走过,碰上了好几个部长,她们都认识我,跟我打招呼,叫我孙主任。看到我跟一个陌生人走在一起,阿文又没陪着,她们都是一脸的诧异。老陆看了有些忌妒,他说:老孙,你可真是唐寅再世宝玉重生哪,看看这里的服务员,一步三回头,你厉害呀。我说:喂,我经常来这里,她们可从来没这样,今天可是沾了你的光。老陆将信将疑,回头看看那几个服务员的背影,说:就我这模样?拧着脑袋让人家回头也难哪。

落座后,我问老陆有什么事,非要拉我出来。我说:今天我可是约了女朋友的。老陆说:得了吧,蒙谁呢?你的女朋友一串一串的,天天有约会。你要说见丈母娘,咱就放你一马。我说:那好,有什么事,你三言两语讲完,俺王老五今天就去会会丈母娘。老陆说:实话跟你说吧,老孙,咱今天还真没事,我就想找你喝一口。你要当我是兄弟,咱们就一醉方休,你要说咱们不是一条道上的,你立马就走,我保证不拦你。我走过去摸了摸老陆的头,又拍了拍他的脸。老陆不知道我干什么,把我的手推开。我说:你来之前没喝吧?怎么说话像喝多了?老陆说:谁喝多了,我一口也没喝,我留着肚量跟你比拼呢。

我们在沙发上坐下,叫服务员开了电视,看亚视新闻。老陆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用报纸包着,看样子像一瓶酒。老陆说:让你尝个鲜,这可是极品茅台酒,珍藏了二十五年。老陆把报纸撕开,把盒子拆开,把瓶子轻轻放在茶几上。菜还没上,老陆说:咱们先就着小菜喝酒,这酒就得就着小菜喝,慢慢品,才品得出味道。

小姐拿了两只高脚酒杯。老陆一一满上,我们就着小菜开始喝酒。说是慢慢品,一喝开了,就管不住嘴,杯子太小,一杯酒抿三下就见底了。等到上菜时,我们已经喝了大半瓶。我说:老陆,你真的就叫我来喝酒?真的没事?我老觉得这事不正常,我跟老陆是什么交情?他会把珍藏了二十五年的茅台拿来孝敬我?我们平时可是连话都没有说上十句八句的。就偶尔下下棋。老实说,我们不大像一条道的。老陆说:没事,真的没事,就为了喝一口。

那天晚上还真没其他事,就喝酒,我们把茅台喝完了,又叫了两支水井坊。喝到见底。老陆喝醉了。他喝醉了却不说话。我问他是不是开车来的他也不说。后来我把他送回了家,把他扛上六楼,他可真沉啦。老陆的老婆在家,看见我扛了一个醉鬼回来,老大不高兴。我把老陆放在沙发上,然后跟陆夫人告别,她黑着脸,一句话也不说。

第三天,我在监控西村口岸的报关货物时才琢磨出一点味道来。我发现越海公司从西村口岸进口了三百吨钢材。西村还没有进过钢材呢,那地方太小,进两条船就可以把码头堵得水泄不通。这就是说阿容的那条船在海上兜了一圈就原封不动地进来了。她选择了西村口岸。

狗日的陆子良。难怪他要找我喝酒,还非要把自己灌醉。

上一章:第31节:他抱着酒瓶不放 下一章:第33节:阿文真好玩
热门: 官道征途 侯卫东官场笔记 官路修行 妻祸 官道之权色撩人 绝境 高官 阳谋高手 天眼人生 大明官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