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节:我的同学,也是初恋情人

上一章:第38节:敢情她一直在蒙顾客呢 下一章:第40节:心里想着那三个狗男女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我对甄由美说单位有事不能陪她,实际上单位一点事也没有,我就是不想见她。可是她托我的事我还得帮她办,谁叫她是我的初恋情人呢。我给郝杰打电话,告诉他有人想卖批文,叫他去买,还叫他带人去买。郝杰说,现在批文满天飞,谁都有一大把,他手里还有证想脱手呢。我说这是怎么啦,怎么一时大家都要买批文,一时大家都要卖批文。好像批文是工厂生产的,一时供不应求,一时供过于求。而且全靠市场调节。可我还是对郝杰说:不管怎么样,你还是叫些人去看看吧,说不定人家价格便宜呢,或者人家的证是本地用户呢。郝杰一听有道理,就答应去看看。

我跟郝杰打完电话,就坐在办公室里看报纸。为了消磨时间,我还泡了一壶靓茶,一边看报一边喝茶。我把当天的报纸全看完了,抬头一看才十点钟,我就想着出去散散心。若尘在家里睡懒觉,我九点钟给她打电话时她还在迷迷糊糊地昏睡。我问她几点钟起床,她说下午再说吧。这就是说,她把日子倒过来过,白天睡觉,晚上醒着。所以晚上她常常折磨我,一到十二点,我就开始打呵欠,她的精神却很好,她睡不着,也不让我睡,要我陪她玩。我当然不陪她,把头靠在枕头上就呼呼大睡。等我早上醒来,她就开始打呵欠,大家都上班了,她就开始蒙头大睡。我跟若尘有很多地方合不来,可我们都愿意跟对方在一起。这是什么道理,我一直想不明白。

我离开办公室,经过报关厅往外面走。大家见到我都对我打招呼,叫我主任。我有气无力地应着。我的干部对我很尊敬,码头的人对我很尊敬,货主对我也很尊敬,可他们都知道我已经大权旁落,整天无所事事。早上来点个卯,就开车出去,下午来点外卯,又开车出去。在停车场碰上了秃头,他大概也是要开车出去。秃头说:孙主任,正想找你呢。几时有空?咱们吃餐饭。这年头除了吃饭,不知道还有什么好干。我知道他是客套,不会真的请我吃饭,就算是真的请,我也不会去。这年头没事出去吃饭,那叫有毛病。我说:行啦,听老总安排。他自然不会安排,他要安排还不如安排我的副手呢,因为他办得了事。我们差不多同时把车发动,但秃头一直在那里预热他的宝贝车。他开的是一部加长奔驰。我知道他是在磨时间,好让我先走。我一踩油门,小车呼地飞了出去。

我把车停在酒城门口,进去找阿文。阿文刚搞酒城时,天天去我的办公室坐,她把我的办公室当成她的办公室了。如今恰好反过来了,我天天去她办公室里坐,我把她的办公室当成我的办公室了。若尘最反感我天天去找阿文。她对阿文没有恶感,也无好感。她的认识是:无商不奸。阿文既为商人,大概也好不到哪里去。我天天跟奸商打交道,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长此以往,总有一天变得面目可憎起来。所以她的任务就是救我于水火,解我于倒悬。可我总是辜负她的好意,还把她的好意当成牛屎干。

阿文的办公室在三楼,我坐电梯上去。阿文的秘书见到我,把脸笑成了一朵花,柔声叫我孙主任。这女人身材高挑,体态丰满,一张脸长得就像水蜜桃。甚是惹人喜爱。我曾经劝阿文不要招些美女在身边,把她自己比下去了。阿文说,来她这儿的不只我一个人,人家对她不感兴趣,但对她的美女员工感兴趣。她的意思是说,我对她感兴趣,却对她的美女员工不感兴趣。其实,我对她的美女员工也感兴趣,而且很想打她们的主意,可是她们都知道我跟她们的老总有一腿,无论我怎么勾引,她们就是不上钩。阿文经常在她的员工面前跟我玩一些恩爱的游戏,譬如说拍拍我衣服上的灰尘,拉拉衣服的下摆,有时还挽着我的胳膊。凡此种种,实际就是断我的后路。对此我毫无办法,我在她的地头上,她爱怎么炮制我,我只能听之任之。

美女秘书说:文姐不在,她让你在办公室休息,她一会儿就回来。我说:不在正好,咱们有机会了。说着就做拥抱状。美女说:我才不怕呢,文姐炒了我的鱿鱼,我就赖你,让你一辈子不得安生。

我在办公室里坐了十来分钟,阿文回来了。她挨着我坐下,先看看我的脸色,发现我满面红光,再摸摸我的手,发现我气匀脉顺。她就把一颗心放下来,叹着气说:真讨厌,你那个女朋友阿容,带了一帮商检的来喝早茶,从七点钟喝到现在,还非让我下去陪。真是奇怪,他们不用上班吗?我给阿文倒了杯茶,对她说:还有什么苦?尽管倒出来,立诚哥没别的优点,就喜欢听你倾诉。阿文说:你也讨厌,不跟你说了。

我正跟阿文聊天,郝杰打电话来了。他先问我在哪儿。我说在酒城,跟阿文在一起。郝杰说:他妈的,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那条女呀,你干吗不早说?我说:是谁不都一个样,不就是买批文吗?郝杰说:也得看从谁手里买呀,这年头,连亲爹都可以假,何况是批文。我听了有点紧张,难道甄由美在卖假证?我说:喂,你可看清楚一点,别瞎说,那可是要拉人的。郝杰说:还用得着看吗?你的初恋情人是什么背景,她哪来那么多证?我一想也有道理,甄由美不过就一个临时记者,要钱没钱,要色没色,她凭什么?我对郝杰说:喂,咱可不能看着她知法犯法呀,咱得帮帮她。郝杰说:我当然想帮她呀,可也得人家让我帮呀。听他这口气,敢情他已经劝过甄由美,要她改邪归正,可甄由美不领情?

阿文问我出了什么事。我说没事,然后看着她,突然发现她可以帮我解决问题。我说:阿文,让你客串一回女朋友行不?阿文说:我本来就是你的女朋友,还用得着客串吗?我说:不是这个意思,咱们演一场戏给人家看。阿文说:那你得给我讲讲原因,咱可不能稀里糊涂就帮你蒙人呀。我只好把甄由美的事讲了,当然隐瞒了上床的细节。阿文坐在沙发里,双手捧着自己的下巴。我讲的时候,她一双眼睛骨碌碌地在我脸上转,似乎在猜测我讲的话有多少水分。我讲完了,她看着我,默然无语。我说:咱可是把隐私都掏出来了,你总得表个态吧?阿文说:行,咱没人爱,那就让人恨吧。

我给甄由美打电话。先问她在干什么,她说:正在跟客户谈生意。这就是说她还在犯罪。我说:中午一起吃饭吧,我在酒城订了房。甄由美说:好呀,我谈完生意就过来,可能要迟一点,你耐心等等。

我跟阿文先进了房。我估计甄由美没那么快来,跟阿文在房间里继续喝茶。喝到一点钟,甄由美由咨客小姐领着进来了。她以为我单独宴请她,边吃饭边做倾心之谈。所以一脸的笑容。进了门,看到我正跟一位美女做倾心之谈。她眼前的美女不光人长得好,气质也好,更主要的是年青。年青的女人怎么看都是迷人的,何况阿文本来就有倾国倾城之貌。甄由美一直把自己当做人中凤凰,如今跟眼前的凤凰一比,才发现自己不过是只丑小鸭。她的良好感觉消失了,倒有了种给我欺骗的感觉。于是脸上的笑容挂不住,像竹篮装水,一泄而空。

我把两个女人做了介绍。先介绍甄由美,我说:这是甄由美,我的同学,也是初恋情人。接着介绍阿文,我说:这是阿文,我女朋友。听了这句话,甄由美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她急着赶过来见我,大概在路上紧赶慢赶,把一张脸跑得通红,这会儿突然变白,反差十分明显。接着她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好在她反应还算快,一把扶住了椅背。阿文后来对我说,这时她真有点于心不忍。她还说,看得出来,甄由美真的很爱我,那是一种不可割舍的爱。我的回答是:别逗了。

阿文说:欢迎。跟甄由美拉了拉手,还帮她拉开椅子,照顾她坐下。这件工作本来是我做的,可我坐着没动。甄由美坐下,把手袋放在旁边的椅子上。然后偷偷瞥了我一眼。我看不清她眼里的内容,我不知道她是在恨我还是在怨我。阿文回到自己的坐位上,故意往我身边靠了靠,说:老公,咱们上菜了吧?我说:行,甄由美大概也饿了,叫服务员快点。

菜是我点的,都是海鲜,甄由美喜欢吃,咱摆的是鸿门宴。得让人家吃好点。好在阿文也喜欢吃海鲜,就我不喜欢吃,这也算对我的一个小小的惩罚吧。先上了汤,阿文叫的鸡煲翅。是专门为我叫的。服务员舀了汤。我帮阿文上了汤,正想帮甄由美上,服务员已经替她上了。阿文对甄由美说:请喝汤。说完用自己的勺子帮我舀红醋。接着替自己碗里舀。甄由美不知是看不惯阿文的作派还是不愿意吃红醋,没往汤里放醋。

喝完了汤,阿文把酒杯举起来,对甄由美说:听立诚讲,你以前对他很关照,我敬你一杯,多谢了。阿文这是先声夺人,先把甄由美排挤出局。甄由美脸色有点红,她举起酒杯,跟阿文碰了一下,说:立诚是个好人,咱没福气跟他在一起。现在有你照顾他,我就放心了。阿文说:立诚的事你以后就不用操心了,有我在呢,决不会让立诚饿着冻着。阿文还说:咱们都喜欢一个男人,说明我们俩姐妹也有些缘份,以后多联系。甄由美说:多联系。

两个女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我一句话也不说,就顾着吃菜、喝茶、喝酒,然后不断地上厕所。甄由美大概心情不太好,没怎么吃菜。阿文明知道怎么回事,却总是故意问她:是不是菜不好吃?是不是吃不惯?要不要叫点别的?甄由美摇着头,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可她总是下意识地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才发觉是酒,却不能吐出来。结果她面前的酒杯很快就空了,服务员看见酒杯空了,替她满上。没过几分钟,酒杯又空了。阿文怕她是下意识地想把自己灌醉,暗示服务员不要给她加酒。甄由美发现酒杯空了,就说:加酒,加酒。还要分别敬我和阿文。我怕再喝下去,甄由美会醉,一会儿她还要开车,就叫阿文撤菜,上水果。吃完了水果,阿文故意叫我去她房间休息。又问甄由美要不要开间房休息一下。甄由美说不用,她下午约了个客户。阿文说:那我就不送你了。说完挽起我的胳膊,一齐送甄由美出酒店。她还对甄由美说:没饭吃就过来,小妹的店里没什么好东西,我吃什么你就吃什么。甄由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她后来连头都没回,发动汽车就跑得无影无踪。

甄由美一走,阿文就把我的胳膊摔下来,还骂了我一顿。她说我欠下风流债,却要她来还,真是不像话。讨厌的甄由美,搞得我里外不是人。好在客串演戏不是若尘,不然的话,她一定把我撕成两半。

甄由美走后,我跟阿文分了手。她的床我不能再睡,不然又是一笔风流债,就算阿文不喜欢追债,我也不好意思。我去单位里点了个卯。这年头可以不干活,但不可以不上班。可要我整天坐在办公室里,像有些同志那样无所事事,我又做不到。我假假的还是一个单位的领导,如果坐在办公室里,却不干活,大家就会依样学样。迟早会把单位的风气带坏。相反,我去单位点个卯,然后开车出去,大家不知道我去干什么,以为我这个领导,开会呀,调研呀,忙得很,也是不容易。大家就会兢兢业业,把单位的事做好。

我开车去找若尘。这丫头睡了大半天,这会儿还躺在被窝里不愿意起来。她说,除非我去拉她起床,否则她就一直睡下去。睡到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这就是说,我还负有拯救她生命的重任,如果我不去把她叫起来,她就一直睡下去,这样结局就只有一个。这个结局不是我希望的。

上一章:第38节:敢情她一直在蒙顾客呢 下一章:第40节:心里想着那三个狗男女
热门: 博弈局中局:漂亮女局长 官道 反贪局长 裙带关系 衰与荣 重生之官场鬼才 官梯 一路飙升 官网天下 官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