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始末

上一章:第31章 黄然讲故事 下一章:第33章 缘由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再次喝了口水,休息了一下之后,黄然继续说道:“有了隆科多给的赏钱之后,刘铭这一支的情况好了很多,转过年来,等他的伤势好了差不过的时候,竟然开始给周围的乡民卜卦算命。他算的命数十有九中,慢慢的在当地也算是出了名,直到乾隆二十九年的时候,刘铭才无疾而终。

他的后世子孙一直到了清末,在关中地区都是算命出了名的。后来不管是算命,还有达官贵人家里犯了邪事,也会请他们帮忙。有名的阴阳先生都办不了的事情,刘铭的后人到了之后,就能轻松地摆平。当然,想请动他们也不是容易的事,除非有钱有势的一方富豪,若非这样的势力、财力也请不动他们。

到了民国初期的时候,我们委员会有人想请他们刘家的人出山。可惜最后因为价钱谈不拢才只能作罢。刘家的这一支留下来的记录不少,想查他们还相对的容易一点。不过要想顺着当初刘铭闯军营的那条线,去查罗本的事情,就有点困难了“

黄然换了口气之后,接着说道:“当时的历史文献当中,关于罗本的记载实在太少。只知道他是明末清初两朝的钦天监,明崇祯朝时,他和当时的宫廷画师关系不错,所以还留下过一幅画像,这幅画像我在委员会时还见过。除了这幅画像和明清两朝关于钦天监的官员名单之外,就几乎再没有关于他的记载。”

听到黄然说到这里顿住之后,孙胖子掏出香烟,分给了我和黄然,替我们俩点上香烟之后,他自己才点了一根。抽了一口之后,笑眯眯的看着黄然说道:“老黄,罗本的事情既然你说不明白,那就接着说说刘成的事,不是我说,你们委员会以前好像和他有点交情”

黄然冲着孙胖子笑了一下,说道:“现在都这样,也就不瞒你了。三十多年前,我们委员会和这个刘成有过一次接触。当时你们民调局的势力越来越大,我们委员会就只有找些新血补充,才不至于没落的太快”

又喝了一杯茶水之后,黄然接着说起来他们宗教委员会当初和刘成、罗本的渊源……

当时有和委员会交情不错的台商回来之后,说起在甘肃的一座小县城里面,见过一个叫做刘成的奇异人士。当时和这位台商在一起的一位当地官员,在陪同考察的时候,突然心脏病发,送到医院之后抢救无效死亡。

本来看起来是件意外的悲剧,但是过了不久,官员的家属就把这个刘成带来,也没见烧符念咒的,只是过去扒着眼皮看了看死者的眼珠,吹了口气之后,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的那位当地官员马上就睁了眼。

开始那位台商还以为是诈尸,不过看到周围的人只是站得远了,一点都没有要逃走的意思,他才算咋着胆子继续待在病房里,看了事态的发展。

这位死了半个多小时的当地官员,在刘成的引导之下,说出来平时攒的私房钱存在哪个银行里,存折藏在什么地方,还有谁跟自己借钱没还的,也说出了名字,让自己的亲人日后帮着讨要。这位已经死了的官员说了十几分钟的话还没有结束的意思,最后还是这个叫做刘成的人催了一句,那个死了的官员才肯作罢,跟自己的老婆孩子做了最后的道别。刘成在他的脑门上拍了一下之后,这个官员自己躺回到病床上,再次咽了气,这时候,他的家人才开始嚎啕大哭起来。

知道了这个叫做刘成的异能人士存在之后,委员会就派了几个人伪装成来大陆投资的台商,去甘肃的小县城里面打听这个刘成的下落,有可能的话,就请他来台湾加入委员会助力。当时有一位委员会的高级委员,他本身就是甘肃当地的人士,想借着这次请刘成的机会回去看看,结果就是这位前辈,看出了问题”

黄然不比孙胖子,说了一会之后就口干舌燥起来,连喝了两杯茶水润了润喉之后,在我和孙胖子注视的目光之下,他继续说道:“开始还是一帆风顺的,我们委员会的人,在那位高级委员的带领之下,很顺利的找到了刘成。他们把刘成约到当地的一家涉外宾馆里,第一眼看到刘成,带队的那位高级委员就知道这次找对了人,这个刘成绝对的不一般。把来意说了之后,开始刘成的兴趣很大,毕竟当时大陆刚刚改革开放,生活条件比较匮乏。如果能到相对比较富足的台湾发展,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说了没有几句,我们的那位高级委员就探听出来,这个刘成就是当年刘铭的后人。他们整个家族不知道犯了什么邪,自打被褫夺了旗人的身份之后,人丁就越发的不兴旺。他的祖上五六辈开始,就是一路单传下来。他那是也有四五十岁了,娶妻却一直没有生子,当时还自嘲的说笑,说他死后,当初正黄旗阿穆鲁氏的这一支就算是彻底的绝了根了。

当天还聊得非常开心,不过快到最后的时候,刘成有加了条件,除了把他的老婆带到台湾之外,还要把另外一个人一起带去。只要刘成能走,其他的都好说。委员会的那位高级委员当场就拍了板,同意了刘成的这个条件。

给了刘成一笔数目不小的定金,又给了他一个礼拜的时间回家收拾细软,最后见见亲戚朋友什么的。趁着这个时候,委员会的人也开始安排刘成去台湾的路线。当时想从正常路线去台湾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刘成的身份也不可能去香港转机。他去台湾的唯一途径也只有偷渡了。

委员会的人忙活了好几天,就在他们把刘成偷渡的事情办妥,等着刘成带着老婆,和另外的一个人一起回台湾的时候。刘成突然比约定的时间早到了,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委员会带队的那位高级顾问见了这人,就觉得一阵的面熟,但是又说不上来,在哪里见过他。

刘成和这个男人这次来,就是说明一件事情。家里有事走不开,台湾是去不了。之前给的那笔定金让他派了别的用场,还也还不出来了,反正你们台湾同胞有的是钱,要不就这么算了吧。

委员会的人被刘成的几句话气乐了,定金你们不还,人也不跟着走,有这么欺负人的吗?几句话不合,眼看着当场就要动手的时候。委员会的那位高级顾问突然制止住了自己的人,他眼睛看向跟着刘成一起来的那个不言不语的男人,嘴里面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罗本。

罗本之前的画像就收藏在委员会里面,那位高级委员也是见过几眼的。刚才眼看着就要动手的时候,他脑海里面突然想起来当初刘铭的事情。延伸着想起来那副罗本的画像,不正是眼前这个不言不语的男人吗?

听到有人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之后,罗本也很是有些诧异。不过他马上就恢复了正常,看了那位高级委员一眼之后,进来了这么久,终于开口说道:这么多年都没有出去走动了,想不到还会有人认识我。

不知道为什么。自打罗本出现之后,这位高级委员的心里面就一直不安。等到知道了这个人就是几百年前的罗本之后,高级委员的心不舒服到了极致。当下他不由自主的变了策略,不在强求刘成到台湾去投奔委员会,至于之前给的定金也不要了,你说的对,我们台湾人有的是钱,不在乎这一点点。

罗本也没有在说什么,只是看了委员会的几个人之后,冲着刘成做了一个只有他们俩才能看懂的手势。随后两人便一起离开了。

眼看着这二人的背影彻底消失之后,那位高级委员马上就对着自己的人说,这里不能待了,要赶快走。说完之后,也顾不得收拾了,除了身上的衣物、现金和身份证件之外,什么东西都不要了。快点走,走的越快越好。

他的手下还不明白自己老板的意图,不过看这位高级委员的样子,像是大白天见到了活鬼一样。当下也不敢多嘴,迅速的跟着这位高级委员,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座小县城。可惜当时的交通状况不是那么发达,就算他们离开了这座县城,赶到省城机场之后,才发现最早也只有他们预定好的那一班航班可以飞到香港,在转机回到台湾。

他们度日如年又在省城住了几天,最后才以原定的日子乘坐飞机离开了这里。在香港转机之后,终于回到了台湾。

回来之后的第一时间,这位高级顾问就到这几个手下回到了委员会。因为当时的时间还早,委员会里面还没有几个人,他们便在休息室里面待了一会,准备一会向闽天缘会长汇报这次大陆之行的突发事件。

他们也就是等了半个小时,等到闽会长的秘书推开休息室的大门,叫他们去见闽天缘的时候,就见本来还在这里坐着的几个活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被分离成几个部分的人体组织——人皮,骨头和内脏。

民调局异闻录后传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民调局异闻录后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民调局异闻录后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ingsh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31章 黄然讲故事 下一章:第33章 缘由
热门: 麻雀 活着 大漠谣 媚者无疆 大江大河 天盛长歌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白鹿原 檀香刑 寻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