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四)

上一章:第二章(三) 下一章:第二章(五)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连宋靠进椅子里,眼中带笑,慢条斯理地道:“还能有什么。

魔族七君之一的燕池悟,当年为了魔族长公主同你联姻而找你决斗的那个,你还记得罢?”不紧不慢地道:“趁你不备用那个什么锁魂玉将你锁入十恶莲花境,搞得你狼狈不堪,这么丢脸的一段,你也还记得罢?”幸灾乐祸地道:“要不是那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小狐狸为救你搭了把手,说不准你的修为就要生生被莲花境里的妖魔们糟蹋一半去,你姑且还是记得的罢?”末了,不无遗憾地总结:“虽然最后叫你冲破了那牢笼,且将燕池悟他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修理得他爹妈都认不出来,不过身为魔族七君之一,他又怎堪得如此羞辱,近日养好了神,一直想着同你再战一场,一血先时之耻。”

东华眼中动了一动,面无表情道:“我等着他的战书。”

连宋讶了一讶:“我以为你近年已修身养性,杀气渐退,十分淡泊了。”

皱了皱眉:“莫非,你仍觉得小狐狸是被他捉去了?不过,三百年前你不是亲自前去魔族确认了一趟,并未看到那头小狐狸么?”

又感叹:“说来也是,天大地大,竟再寻不到那样一头狐狸。”

一愣,又道:“青丘的凤九也是一只红狐,虽是头九尾的红狐,同你的那头狐长得很不同罢……不过,你该不会是因为这个才觉得凤九她……”

东华撑着腮,目光穿过古木的繁枝,道:“两码事。”

视线的终点,正停在跟着白浅后头蹙眉跨进宝月光苑的凤九身上。白衣白裙白簪花,神色有些冰冷。她不说话的时候,看着还是很端庄很有派头。

白浅的眼睛从前不大好,凤九跟着她时譬如她的另一双眼睛,练就一副极好的眼力,约略一瞟,透过青叶重叠的繁枝,见着一株巨大无忧树后,东华正靠着椅背望着她这一方。

凤九倒退一步,握着白浅的手,诚恳道:“我觉得,身为一个寡妇,我还是应该守一些妇道,不要这么抛头露面的好……”

白浅轻飘飘打断她的话:“哦,原来你是觉得,陪着我来赴这宴会,不若陪着昨儿上天的折颜去驯服赤焰兽给四哥当新坐骑更好,那……”

凤九抖了抖,更紧地握住白浅的手:“但,好在我们寡妇界规矩也不是那么的严明,抛头露面之事偶为之一二,也是有益、有益……”益了半天,违心道:“有益身心健康。”

白浅笑眯眯地点了点头:“你说得很对。”

青丘之国的两位帝姬一前一后法相庄严地踏进宝月光苑,新晋的小神仙们未见过什么世面,陡见这远胜世间诸色相的两幅容颜,全顾着发呆了,好在侍宴的仙者都是些机灵且见惯这二位的,颇有定力地引着姑侄二人坐上上座。无忧树后头,连宋握着那把破扇子又敲了敲石桌,对东华道:“你对她是个什么意图,觉得她不错还是……”

东华收回目光,眼中笑意转瞬即逝:“她挺有趣的。”

连宋用自己绝世情圣的思维解读半天,半明不白地道:“有趣是……”便听紫金座上小仙官的高声唱喏:“天君驾到~~~~~”连宋叹了一叹,起身道:“那昊天塔你可收好了。”

宝月光苑赐宴,原是个便宴。

虽是便宴,却并不轻松。

洪荒变换的年月里,九重天亦有一些更迭,一代一代的天君归来又羽化,羽化又归来,唯有东华帝君坚守在三清幻境的顶上头始终如一。

多年来,连天君过往的一些旧事都被诸神挑出来反复当了好几回的佐酒段子,却一直未曾觅得东华的。此番破天荒地竟能得他一些传闻,轰轰烈烈直如星火燎原,从第一天一路烧到第三十六天,直烧到天君的耳朵里头。

事主的其中一位自是东华,另一位,大家因实在缺乏想象力,安的是何其无辜的知鹤公主。但,也不知知鹤是如何做想,一些胆大的神仙言谈里隐约将此事提到她的跟前,她只是含笑沉默,并不否认。

这一代的天君一直对自己的误会很大。

他觉得自己是个善解人意的仁君。

据传言,东华对知鹤是十分的有意,既有天界的尊神中意,他判断,知鹤也不必再留在凡间受罚了,需得早早提上来才是,也是做给东华的一个人情。

这决定定出来多时,他自以为在这个半严整不严整的便宴上头提出来最好,遂特地打发了一句,令设宴的司部亦递给尚未离开九重天的知鹤一张帖。

但这道赦令,需下得水到渠成,才不至令满朝文武觉得自己过于地偏袒东华,却又不能太不露痕迹,要让东华知恩。

他如许考量一番,听说知鹤擅舞,想出一个办法来,令十七八个仙娥陪衬着这个擅舞的知鹤在宴上跳了支她最最擅长的《鹤舞九天》。

知鹤是个聪明的仙,未辜负天君的一番心意,筵席之上,将一支鹤舞九天跳得直如凤舞九天,还不是一只凤,而是一窝凤,翩翩地飞舞在九天之上。

在坐在站的神仙们个个瞧得目不转睛。

一曲舞罢,天君第一个合手拍了几拍,带得一阵掌声雷动。雷动的掌声里头,天君垂眼看向台下,明知故问地道:“方才献舞的,可是三百年前被发下齐麟山的知鹤仙子?”众仙自然称是。他便装作一番思忖,再做出一副惜才的模样,道:“想不到一个负罪的仙子竟还有这样的才情,既在凡界思过有三百年,那想来也够了,着日便重提回九重天罢。”又想起似地瞧一眼东华:“东华君以为如何?”

一套戏做得很够水准。

一身轻纱飘舞装扮得如梦似幻的知鹤公主亦定定地望着她的这位义兄。

东华正第二遍拆解昊天塔,闻言扫了知鹤一眼,点头道:“也好。”

语声落地,斜对面喀嚓一声响,打眼望过去,凤九的茶杯碎成四瓣,正晾在案几上。东华愣了愣,连宋掩着扇子稍稍挨过来,抬了抬下巴道:“你看清没有,那瓷杯可是被她一只手捏碎的,啧,好身手。”

凤九确信,东华说“也好”两个字的时候,知鹤弯起嘴角对着自己挑衅地笑了一笑。

她记得父君白奕曾语重心长地嘱咐自己:你年纪轻轻便位高权重,记得少同低位的神仙们置气,别让人看了笑话,辱没了你自己倒没什么,却万不可辱没了这个身份。

三百年来,这些话她一句一句地记在心底,遇事已极少动怒,着实练就了一副广博胸襟和高华气度。但面对知鹤,这套虚礼她觉得可以暂时收了。这位太晨宫的公主,从前着实大大得罪了她,是她心头的一块疤。

这个从前,直可追溯到两千多年前。

那时她年纪轻不懂事,独自一人去南荒的琴尧山玩耍,不小心招惹了一头虎精,要吃了她,幸亏被过路的东华帝君搭救一命。打那时候,她就对东华一心相许。为了酬谢东华的恩情,她欠了司命一个大恩,特意混进一十三天太晨宫里头做婢女。她十分努力,但是运气不好,遇到东华的义妹知鹤公主处处刁难阻挠。东华不理宫务,身边也未得什么帝后,太晨宫泰半是知鹤掌管,她的日子不大好过。

后来东华不意被仇敌匡进十恶莲花境,总算是让她盼着一个机缘。她从小就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子,为了东华,不惜将容貌、声音、变化之能和最为宝贝的九条尾巴都出卖给魔族,化作一头小狐狸拼了命相救。她其实也有私心,以为施给东华这样的大恩,他便能如同她喜欢上他一般地喜欢上自己,她努力了两千多年,终归会有一些回报。

只是世事十分难料。

伤好后她被默许跟在东华身旁日夜相陪,着实过了段自以为开心的日子,虽然失却变化之能,只是一头红色的小灵狐,她也很满足,睡梦里都觉得开心。

那一夜睡得尤其糊里糊涂,清晨雀鸟寻食啄了大开的窗棂才将她吵醒,见着枕旁东华的笔迹,写的是若醒了便去中庭候着好喂给她吃食。她欢欢喜喜地跳下床铺,雀跃地一路摇着仅剩的一条尾巴兴冲冲跑去中庭,却见着花坛跟前知鹤不知何故正哭着同东华争论什么。她觉得这时候过去不大合宜,悄悄隐在一棵歪脖子枣树后头,因家中教养得好,不好意思偷听他们说什么,垂着头用爪子捂住一向灵敏的耳朵。他们争论了许久,大半是知鹤在说,一字半语地钻进她两只小肉爪子没法捂严实的小短耳中,嚷得她直犯晕。看着二人总算告一段落不再说话了,她撤下爪子来,却听到东华蓦然低沉:“我既应允义父照看你,便不会不管你,你同一只宠物计较什么?”

东华走了许久,她才从枣树后头钻出来,知鹤笑眯眯地看着她:“你看,你不过是只宠物,却总是妄想着要得到义兄,不觉太可笑了么?”

上一章:第二章(三) 下一章:第二章(五)
热门: 梦回大清 南方有乔木 逆水寒 镇魂 斗破苍穹 择天记 藏地密码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 无证之罪 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