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三)

上一章:第四章(二) 下一章:第四章(四)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凤九的禅学不佳,誊抄了这句话装模作样去请教她小叔白真。

白真虽泰半时都显得一副靠不住,到底多活了十来万年,这么一个禅学还是略懂,解惑给她听:所谓九住心乃是修习禅定的九个层次,即内住、等住、安住、近住、调顺、寂静、最极寂静、专注一趣和等持,若是一个人内心已达专注一趣这个境界,便是心已安住,百乱不侵了。心既已安住,那为魔为神都没有什么区别,端看他个人的喜好,他想成什么就成什么。倘若九住心达到等持之境,又更是一番新气象,世间只有西天梵境的佛祖修持到这个境界,悟得众生即佛陀,佛陀即众生。

凤九耐着性子听完,其实被他小叔住啊住啊的住得头晕眼花,觉得跟个禅字沾边的东西果然都玄妙得很。但为了更懂东华,私下回去又绞尽脑汁儿地寻思了许多天,叫她琢磨出来那句话兴许是这么个意思,说东华从前非神非魔,后来择了神道弃了魔道。但他为何选了神道,她琢磨不透,在她幼年的心中,神族和魔族除了族类不同似乎也没什么区分,况且魔族还有那么多的美女。

她识得的人里头,除了她一双祖父母,唯余十里桃林的折颜上神离东华的时代近些。她收拾行囊,驾了一朵小云彩到得桃林,托辞学塾的夫子此次留的课业是洪荒众神考,她被一个问题难住了,特来求教。还费心地带了她小叔白真亲手打的两枚束发玉簪来孝敬折颜。

这个礼选得甚合折颜的意,果然很讨他的开心。

四月里烟烟霞霞的桃花树下,折颜摩挲着玉簪笑意盈盈地蔼声向她道:“东华是如何择了神族的?”

又背书似地道:“史册记载,当年洪荒之始天祸频频,唯神族所居之地年年风调雨和,子民安顺。而后东华探查缘故,晓得乃是因神族俱修五戒,一不杀生二不偷盗三不淫邪四不妄语五不饮酒。”他面不改色地喝了一口酒:“此德昭昭,感化上苍,于是减了对神族的劫难予以我们许多功德善果,是以年年风调雨顺。东华听了这个事,感到十分地动容,遂择了神族弃置魔道,并发愿此生将仅以神族法相现世,用大慈大悲大菩提之心修持善戒,普度八荒众生。”

凤九听得一颗心一忽儿上一忽儿下,备受鼓舞激励,在心中更加地钦佩:果然是清静无为的东华,果然是无欲无求的帝君,果然是史册传闻中那个最傲岸耿介冷漠有神仙味的东华帝君。

激昂间听得折颜似笑非笑地又补一声,道:“你依照着这个来写,学塾的先生一定判你高分。”

凤九端着一个原本打算写批注的小本儿愣愣地:“你这么说,难道还有什么隐情?”

隐情,自然是有的,且这隐情还同史书中的记载离了不只十万八千里。

凤九觉得,说起这个隐情,折颜是发自内心地十分开心有兴致,与他方才干巴巴同自己讲正史记载分外不同。

这个隐情,它是这样的。

据说东华在碧海苍灵化世,经过一番磨练,打架打得很有出息,但他本人对一统天下这等事一直不是特别的有兴趣。碧海之外各族还在不停地打来打去,海内一些作孽的小怪无缘加入世外的大战局,又不肯安生,惹到他的头上。他自然将他们一一地收拾了,但这些小怪等级虽低,上头也是有人罩着的,罩着小怪的魔头门觉得被拂了面子,纷纷来找他的晦气,他当然只有将他们也收拾一番。小魔头的上头又有大魔头,大魔头的上头又有更大的魔头,他一路收拾过去,一日待回首,已将四海八荒最大的那个魔头收拾成了手上的小弟。

折颜握着酒杯儿轻轻一转,风流又八卦地一笑:“东华,你莫看他常年示人一副冰块脸,倒是很得女孩子们的欢心。”

东华的战名成得早,人长得俊美,早年又出风头,是许多女仙女妖女魔闺梦中的良人。有一个魔族哪位魔头家的小姐,当时很有盛名,被评作四海八荒第一风流的美人,也很思慕他。远古时,魔族的女子泰半不羁,不似神族有许多篇规矩束着,行事颇放荡,看中哪个男子,一向有当夜即同对方一效鸳梦的传统。这位小姐自见了东华便害上相思,一个凉风习习的夜里,依着传统悄悄然闪进东华的竹舍,幽幽地挨上他的石床,打算自荐枕席,同闺梦中的良人一夜**了。

东华半夜归家,撩开床帐,见着枕席上半遮半掩的美人,愣了一愣。美人檀口轻启,声音娇婉欲滴:“尊座半夜才归家,可叫妾身等得苦~~~~~”东华俯身将美人抱起,引得一声娇喘:“尊座真是个急性人~~~~~”急性人的东华抱起美人,无波无澜地踱步到卧房门口,面无表情地抬手一扔,将一脸茫然的美人利落地扔了出去,只字未言地关门灭了灯。

这位小姐不死心,后来又被扎扎实实地扔了许多回,才渐渐地消停。但她开了一个先河,许多魔族的女子觉得,虽然注定要被东华扔出去,但听说他都是涵养良好地将躺在他床上的女子抱起来抱到门口然后再扔出去。她们觉得,能在他怀中待个一时半刻也是很快意的一件事。是以此后更多的魔族女子前仆后继,且他们总有种种办法解开他在竹舍上施下的结界,天长日久,东华也就懒得设结界了,将每夜入睡前从房中扔美女出去当做一项修行的功课,这么安生地过了好几年。有一天夜里,他床上终于没有女子爬上来了。却是个眉若远山,眼含秋波,乍看有些病弱的水嫩美少年。他拎着这个少年扔出门去时少年还在叫嚷:“你扔她们前不是都要抱着她们扔出去,怎么扔我就是用拎的,你这个不公平啊!不公平啊!”

折颜慢悠悠添了杯酒:“以至后来父神前去碧海苍灵延邀东华,东华二话没提地跟着他走了,大约这个就是后世传说中的择神族弃魔道罢,神族的女子较魔族,总还是有规矩些,不过要说彻底地清净,还是到他后来避入太晨宫。”又装模作样地叹息:“好好一个英雄,硬是被逼得让世不出,难怪有一说女人是老虎,连同墨渊的昆仑虚不收女弟子也有些相似,当年你姑姑拜给墨渊时也用的一副男儿身,幸亏你姑姑她争气,没有重蹈从前墨渊那些女弟子的覆辙,否则我见着墨渊他必定不如今日有脸面。”

揭完他人的秘辛,折颜神清气爽地叮嘱她:“隐情虽是如此,但呈给先生的课业却不能这么写。”又蔼声地教导她:“学塾的夫子要的只是个标准答案,但这种题的标准答案和事实一向不尽相同。”

凤九听完这个因果,其实心里有些开心,觉得东华看不上那些女子很合她的意,但转念又有些触景伤情,自己也思慕他,他会不会也看不上自己,捏着小本儿有些担忧地问折颜:“那他不喜欢女孩子,也不喜欢男孩子,他就没有一个喜欢的什么么?”

折颜有些被问住,沉思状好一会儿,道:“这个,需得自行总结,我揣摩,那种毛茸茸的,油亮亮的,他可能喜欢。”

凤九忧伤地接口:“他喜欢猴子么?”又忧伤地补问一句:“你有什么证据?”

折颜咳了一声:“毛茸茸的,油亮亮的,是猴子么?这个形容是猴子么?不是猴子罢。我不过看他前后三头坐骑都是圆毛,料想他更中意圆毛一些。”

凤九立刻提起精神,咻咻咻变化出原身来,前爪里还握着那个本儿:“我也是圆毛的,你说,他会喜欢么?”话出口觉得露痕迹了些,抬起爪子掩饰地揉了一揉鼻子:“我只是随口问问,那个,随口问问。”

折颜饶有兴致:“他更喜欢威猛一些的罢,他从前三头坐骑全是猛虎狮子之流。”

凤九立刻呲牙,保持住这个表情,从牙齿缝里挤出声儿来:“我这个样子,威猛不威猛?”

想想那个时候,她还是十分的单纯,如果一切止于当时,也不失为一件好事,今日回想便全是童年这些别致的趣事。佛说贪心、嗔恨、愚痴乃是世间三毒,诸烦恼恶业皆是由此而生,佛祖的法说总是有一些道理。

眼前附禹山地动山摇,一派热闹气象,几步开外,燕池悟周身裹了条十足打眼的玄光,抱着玄铁剑一个人在玄光里打得热火朝天,约是中了幻警之术。东华浮立在云头,风吹得他衣袂飘飘,指间化出一个倒扣大缸似的罩子。凤九识得,这个东西应是天罡罩,传闻中听说过,还在器物谱子上见过它的简笔图,是个好东西,便是天崩地裂海荒四移,躲进这个罩子中也能保得平安,毫毛不损。

上一章:第四章(二) 下一章:第四章(四)
热门: 扶摇皇后 围城 国民老公带回家 我的前半生 爆笑宠妃:爷我等你休妻 三体 鬼吹灯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余罪 三生三世枕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