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四)

上一章:第三章(三) 下一章:第三章(五)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她握着那只手,感到它骨节分明又很修长,方才还凉悠悠的握久了竟然也开始暖和。这种特点同她的阿娘很像,她用一团浆糊的脑子艰难思考,觉得将她服侍得这么温柔又细致的手法应该就是自己的娘亲。虽然这个手吧,感觉上它要比娘亲的要大些也没有那么柔软,可能是天气太冷了将阿娘的一双手冻僵了也未可知。她感到有些心疼,瞥了瞥嘴咕哝了几句什么,靠近手指很珍惜地呵了几口热气,抓着就往胸前怀中带,想着要帮阿娘她暖和暖和。但那只手却在她即将要将它带进被中时不知用什么方法躲开,独留她箍在锦被中,有一些窸窣声近在耳边,像是那只手又在拓实床舷的那一溜被沿。

凤九觉得娘亲的这个举动,乃是不肯受她卖的乖不肯领她的情,那么照她的性子,一定是气她不听话坠进往生海中溺了水,十成九动了真怒罢。虽然娘亲现在照顾她照顾得这么仔细,但等她病好了,保不住要请给她一顿鞭子。

想到此她一阵哆嗦,就听到娘亲问她:“还冷?”这个声音听着不那么真切,虚虚晃晃的似乎从极遥处传来,是个男声还是个女声她都分不清楚。她觉得看来自己病得不轻。但心中又松了一口气,娘亲肯这么问她一句,说明此事还有回转余地,她装一装可怜再撒一撒娇,兴许还能逃过这顿打。

她重重地在被子中点了一个头,应景地打了两个刁钻喷嚏,喷嚏后她委委屈屈地咬了咬嘴唇:“我不是故意要掉进海里的,一个人睡好冷好冷好冷,你陪我睡嘛~~~~”话尾带了浓浓的鼻音,像无数把小勾子,天下只要有一幅慈母心肠的都能被瞬间放倒。凤九在心中钦佩地对自己一点头,这个娇撒得到位。

但她娘亲今天竟然说不出的坚贞,一阵细微响动中似乎拎起个什么盆之类的就要出门去,脚步中仿佛还自言自语了一句:“已经开始说胡话了,看来病得不轻。”因声音听来飘飘渺渺的,凤九拿不稳她这句话中有没有含着她想象中的心疼,这几分心疼又敌不敌得过病后的那顿鞭子。她思索未果,感觉很是茫然,又着实畏惧荆条抽在身上的痛楚,走投无路中,赶着推门声响起之前使出珍藏许久的杀手锏,嘤嘤嘤地贴着被角假哭起来。

脚步声果然在哭泣中停下,她觉得有戏,趁势哭得再大声些,那个声音却徐徐地道:“哭也没用。”她一边哭一边在心中不屑地想,半刻后你还能清醒冷静地说出这句话我白凤九就敬阿娘你是个巾帼女豪杰,杀手锏之所以被称为杀手锏,并非白白担一个拉风扎耳的名头。

方才还只是嘤嘤小泣,如今她振奋起精神立刻拔高足三个调嚎啕大哭起来,还哭得抑扬顿挫颇有节奏,那个声音叹了口气:“你拔高三个调哭也没用,我又不是……”她立刻又拔高了三个调,自己听着这个哭声都觉得头晕,对方后头那几个字理所当然没有落进她的耳中。

她认认真真地哭了两轮,发现对方没有离开也没有再出声。她深深感到阿娘今日的定力未免太好,寻思再哭一轮她若依然不动声色怎么办,或者暂且鸣金收兵罢,再哭嗓子就要废了,还头疼!

她哭到最后一轮,眼看阿娘依然没有服软,头皮发麻地觉得最近这个娘亲真是太难搞,一心二用间不留神哭岔了气,呛在嗓子里好一阵翻天覆地的巨咳,但总算将远远站着的娘亲引了过来,掼着她拍了拍她的背帮她顺气。

她哭得一抽一抽地十分难受,握住像是袖子的东西就往上头蹭鼻涕。朦胧中对方捧着她的脸给她擦眼泪,她觉得撑住她的手很凉,下意识地躲来躲去,还蹬鼻子上脸地负气抽噎:“你不用管我,让我哭死好了~~~”但对方此时却像是突然有了百般耐心,捉住她的手按住她:“乖一点。”她觉得这三个字有一些熟悉,又有一些温馨,也就不再那么闹腾,象征性地挣扎一下就把脸颊和哭肿的眼睛露出来,让对方有机会拧根毛巾将她哭花的脸打整干净。

这么一通闹腾,她感觉虽然同预想略有不同,但应该还是达到了效果,自己坠海的事娘亲多半不会计较了,不禁松了口长气。呼气中却听到那个方才还一径温柔着的声音突然响起道:“其实我有点好奇,你最高能拔高到什么音调哭出来,病着时果然很影响发挥罢?”

她一口气没提上来,倒气出了两颗真眼泪,感到方才哭得那么有诚意真是白哭了。她挣扎着边抹不争气掉下的眼泪边往床角缩:“你一点不心疼我,我冻死了也活该,哭死了也活该,病好了被你绑起来抽鞭子也活该!”

一只手将她重新拽回来拿锦被裹成一个蚕茧,她感到一股视线在她身上停留了一小会儿,那个声音又再次响起:“我觉得,对于把你绑起来抽鞭子这种事,我并没有什么兴趣。”她抽泣地想这也是没有准头的,眼睛难受得睁不开,一边考虑娘亲最近变得这么狠心怎么办,一边琢磨这顿鞭子无论如何躲不过,病好了果然还是要去折颜的桃林处躲一躲才是上策罢。那么到时候要同小叔的毕方鸟打好关系让他送一送自己才行。

她这么暗暗地计较打算着,感到身上的被子又紧了紧,一阵脚步声远去一会儿又折回来,锦被拉开一条缝,一个热乎乎的汤婆被推进她的怀中,她搂着汤婆又轻轻地抽泣两声,沉入了梦乡。

一觉睡足睁开眼睛,凤九的额头上唰地冒出来一排冷汗。她在病中有时候神志不清会是个什么德行她很清楚,但眼前的冲击依然超过了接受范围。她此时正衣衫不整地趴在一个人的腿上死死搂定对方的腰,二人所处的位置是一张豪华不可言语的大床,白纱帐绕床围了好几围,账中置了两扇落地屏风,屏风脚下的丝毯上镇着一个麒麟香炉,助眠的安息香正从麒麟嘴里缓缓溢出。不过是睡觉的地方也能这么闲情逸致地耗时间布置,这种人凤九这辈子就认识两个,一个十里桃林的折颜上神,一个太晨宫中的东华帝君。

两页翻书声在她头顶上响起,她不动声色地抬眼,瞧见书皮上镶的是佛经的金印,几缕银发垂下来正落在她眼前。额头上的冷汗瞬间更密了一层,其中一颗滴下来之前,书后头先响起一个声音:“不用紧张,我没有对你做什么,你自己睡中沾了上来,中途又嫌热动手松了领口。”佛经顺势拿开,果然是近日最不想招惹的东华帝君。

凤九木然地趴在他身上哦了一声,哦完后手脚僵硬地从他身上挪下去。此时装死是下下策,东华的耐心她早有领教。这么件尴尬事,大大方方认栽或许还能挽回几分面子。虽然她要是清醒着绝不希望救她的人是东华,又欠他这么一份大恩,但人昏迷时也没有资格选择到底谁当自己的救命恩人,欠这个恩只得白欠了。她抱着锦被挪到对面的床角,估摸这个距离比较合适谈话,想了片刻,琢磨着道:“你这回又救了我我发自肺腑地觉得很感激,否则交代在这个山谷中也未可知,你算是又救了我一条命,当然若半年前你不将我强带来符禹山我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境地,但终归,终归这次还是你救了我么,大恩不言谢,这两件事我们就算扯平,帝君你看如何?”

帝君的脑子显然很清醒,屈腿撑着手臂看着她:“那你一直很介意的我隔了半年没来救你以及变成丝帕骗你的事呢?”

凤九心道你还敢专门提出这两件事真是太有胆色了,咳了一声道:“这两件事么,”这两件事在她心中存的疙瘩自然不可能一时半刻内就消下去。

她抬手将衣襟笼好,前几日初逢东华时的情绪确然激动,且一被他逗就容易来气,不过她的性格一向是脾气发出来情绪就好很多。加之这两日又得知许多从前未曾得知的消息,让她看事的境界不知不觉就又高了一层,能够从另一个高度上来回答东华这个问题:“万事有万事的因果,帝君佛法修得好,自然比凤九更懂得个中的道理,这两件事情么,我如何看它们不过也就是一种看法罢了。”

答到此处她神色略有些复杂,续道:“比起这个其实我倒是更想问问帝君你,我也晓得我病后有点不像样,但要是我……”她顿了顿,咬着牙继续道:“兴许我病中怯冷,将你当做一个熏笼之类的就贴了上去,但要是你推开我一次我一定不会再度贴上去,我病中头脑不清醒地贴过去时,你为什么不推开我非要等我出洋相呢?”

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三生三世枕上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三生三世枕上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ingsh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三章(三) 下一章:第三章(五)
热门: 温暖的弦 货币战争 无证之罪 飘渺之旅 云荒·镜 庆余年 何以笙箫默 择天记 梦里花落知多少 杉杉来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