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三)

上一章:第四章(二) 下一章:第四章(四)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林间风声飒飒,缈落从脚底往上双足缓慢地散成一团灰雾,是油尽灯枯即将湮灭的症头,却见她忽然睁大情媒似的一双眼,向着东华哼声笑道:“我曾经听闻尊座你是四海八荒最清静无为的仙者,老早就想看看你的内心是否果真如传闻中所说一片梵净海坦荡无求,今次终于了了心愿,”她像是得了什么极好笑的事情,阴鸷的眉眼险险挑起:“原来尊座的心底却是一片佛铃花海,有趣,有趣,不知得尊座如此记挂上心的究竟是这片花海,或者是花海后头还藏着一个谁?”+话罢自顾自地又笑了两声:“所谓九住心已达专注一趣之境的最强的仙者,竟也有这样不为外人道的秘密,有趣,有趣,有……”第三个趣字尚未出口,已随着她全身化相化灰,泯泯然飘散在了半空之中。

凤九目瞪口呆地听完缈落的临终感言,目瞪口呆地看她化作一阵白灰飘然长逝,她原以为这将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恶战,心想东华不得已不能帮忙也好,降伏此种恶妖不是人人都有机会,一腔热血刚刚才沸腾起来,这就……结束了?

眼看污浊妖气尽数化去,徒留天地间一派月白风清。凤九很疑惑,片刻前还枯坐一旁要死不活的东华,是如何在紧要关头露出这么从容镇定的一手的?思索片刻,她转过味儿来,敢情他又骗了她一回。她佩服自己看破这个隐情居然还能这么的淡定,果然是被骗得多了就习惯了。她淡定地将陶铸剑缩成寸长揣进袖子里,淡定地转身同东华一点头算是告辞。自己本领有限却还跑来耍仗义一准又被东华看了笑话,算了,她大人不记小人过,这番义气算是白施给他。

正抬脚欲走,+月白风清中身后帝君突然不紧不慢道:“你怎么来了?”

凤九一愣,觉得他这一问何其熟悉,偏着头思索一阵,突然惊讶且疑惑地回头,不确定地指着自己的下巴向东华道:“你刚才是在问我?”

白亮的月色被半扇沉云掩住,帝君平静地回望:“我看起来像在自言自语?”

凤九仍保持着惊讶的表情一根手指比着自己:“我是说,方才我从树上掉下来时你问姬蘅公主那一句你怎么来了,其实一直问的是我?”

东华抬手化了张长榻矮身坐下,平静而莫名地微抬头望向她:“不然,你以为呢?”眼中见她一派茫然的神情,重复道:“你还没回我,你来做什么?”

他这一提点凤九茫然的灵台蓦然劈过一道白光,这一趟原本是捏着时辰来盗频婆果,结果热血一个沸腾陶铸剑一出就把这桩事彻底忘在了脑后。掰指一算也不知耽误了多少时辰,脑门上一滴冷汗迅速滴下来,她口中匆匆敷衍着“出来随便逛逛,看到你被欺负就随便救救,哪里晓得你在骗人”,脚下已疾疾迈出数步。

东华的声音仍然不紧不慢地跟在身后:“你这么走了,不打算带着我?”

凤九匆忙中莫名地回头:“我为什么要带着你?”却发现东华并没有跟上来,仍悠闲地坐在矮榻上,见她回头淡淡道:“我受伤了,将我一人留在这里你放心么?”

凤九诚实地点头:“放心啊。”眼风中瞧见帝君微挑的眉不怕死地又添了句:“特别放心啊。”话刚落地向前的脚步竟全化作朝后的踉跄,眨眼间已颠倒落脚在东华倚坐的长榻旁。她手扶着椅背稳住身形气急败坏地刚脱口一个你字,已被东华悠悠截断话头:“看来你并不是特别放心。”

凤九有口难言,满心只想叹几日不见帝君你无赖的功力又深了不只一层,话到喉咙被脑中残存的理智勒住,憋屈地换了句略软和的道:“恕鄙人眼拙,着实看不出来帝君这一派风流倜傥的到底是哪一处受了伤。”

一阵小风吹过,帝君紫色的衣袖撩起来,右臂果然一道寸长的口子,还在汩汩地冒着热血,方才没有瞧出,大约是衣袖这个颜色不容易察觉。传说东华自坐上天地共主的位子,同人打架从没有流过血,能眼见他老人家挂次彩不容易。凤九欢欣鼓舞地凑上去:“赤中带金,不愧是帝君流出来的血,我看典籍上说这个血喝一盅能抵一个仙者修行千八百年的,不知是不是真的啊?”

东华扬眉看着她的脸,忽然叹了一口气:“一般来说,你这种时刻第一件想到的应该是如何帮我止血。”

凤九还没有从看热闹的兴奋中缓过神来,听他这个话本能地接道:“虽然鄙人现在还算不上一个绝顶的美人,但是再过万八千年长开了命中注定将很有姿色。我姑姑的话本上从没有什么英雄救美之后主动去跟美人示弱,你主动把伤处给我看背后没有阴谋我才不信,你骗我也不是一次两次,这个伤不过是个障眼法,你以为我傻的么?”

东华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处,又看了一眼凤九,良久,平和地道:“你近来的确较从前聪明,不过教你仙法道术的师父在幼学启蒙时没有告诉你,见血的障眼法一向只能障凡人的眼障不了神仙的眼么?”

凤九从未一次性听东华说这样长的句子,反应过来帝君这一番剖析讲解的是甚,顿时惊得退后一步:“……喂,你这伤不会是真的吧?”她疑惑地上前一步,血流得如此快速让她有些眩晕,手忙脚乱地扯开衬裙的一条长边将东华鲜血横流的手臂麻溜包起来,嘴中却仍有些怀疑地嘟囔:“可是我见过的英雄,譬如我姑父,他受再重的伤一向也是费心费力瞒着我姑姑,我爹他受伤也从不让我阿娘知道,就是折颜那样感觉很为老不尊的一个人他受伤也都是一个人默默藏着不给我小叔晓得一星半点儿,你这种反应的我还真是从来没有见过……”

东华坦然地看着她笨手笨脚给自己处理伤处,耐心地同她解惑:“哦,因为我这个英雄比起他们来,比较脆弱。”

“……”

凤九坐在片刻前东华安坐的长榻上,右手撑着矮榻斜长的扶臂想问题,腿上搁着帝君的脑袋,换言之帝君他老人家此刻正枕在她的**上小憩。事情到底如何发展到这个境地的,凤九挠了半天脑袋,觉得着实很莫名。

犹记一盏茶的功夫间,她以德报怨地同东华包好臂上的伤口,客气地告辞成功去办手上的正事,其时东华也没有再做挽留,但她沿着记忆中初来的小道一路寻回去,却再找不到方才掉落的出口。急中生智她感觉是东华做了手脚,杀气腾腾地重回来寻他,未到近处已听到躺在长榻上闭目休整的东华道:“方才忘了同你说,缈落死后十二个时辰内此地自发禁闭,若想出去怕是出不去。”

凤九脑袋一懵,东华续道:“你有什么要事需及时出去?”

凤九哭丧着脸:“我同燕池悟有约……”原本待说“有约去解忧泉旁盗频婆果”,话待出口意识到后头这半句不是什么可光明正大与人攀谈的事,赶紧捏在喉咙口另补充道:“同他有个约会。”这件事着实很急,此前她在林中四处寻路时还分神反省过对东华是否太过宽容,此时觉得幸亏自己本性良善方才没有趁他受伤落井下石还帮他包扎了伤口,她急中三两步过去握住东华的右臂,将她同他施恩的证据清晰地摆在他面前,神色凝重地看向他:“帝君,你说我给你包扎的这个伤口抱着得好不好?我是不是对你有恩?你是不是应该报答?”

东华凝视着她道:“包得一般,你要我报答你什么?”

凤九更加急切地握住他的手臂,道:“好说,其实因我此时身负的这桩事着实十分紧急。此地困得住我这种修为浅薄的神仙,却定然困不住帝君您这样仙法卓然的神仙,若帝君助我及时脱困,帝君将我扔在梵音谷半年不来营救之事和变成丝帕诓我之事一概一笔勾销,你看怎么样?”

东华继续凝视着她道:“我觉得,你对我似乎分外记仇。”

凤九感叹在东华这样专注的注视下心中竟然平静无波,一边自觉自己是个做大事的人果然很沉得住气一边诚恳状道:“怎么会?”眼见东华眼中不置可否的神气,顿了顿又道:“那是因为除了你基本上也没什么人喜欢得罪我。”

就听东华道:“燕池悟呢?”

凤九心道小燕多傻啊,我不欺负他已经不错了,他要是还能反过来得罪我这真是盘古开天一桩奇事,但小燕终归也是一代魔君,凤九觉得是兄弟就不能在这种时刻扫小燕的面子,含糊了一声道:“小燕他啊,呃,小燕还好。”

但这种含糊乍一看上去却和不好意思颇为接近,凤九见东华不言语再次闭目养神,恍然话题走偏,急急再倾身一步上去将话题拽回来:“我记仇不记仇暂且另说,+不过帝君你这个形容,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报答我啊?”

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三生三世枕上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三生三世枕上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ingsh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章(二) 下一章:第四章(四)
热门: 南方有乔木 昆仑 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 沙海 山河表里 殉罪者 侠客行 回到明朝当王爷 笑傲江湖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