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四)

上一章:第四章(三) 下一章:第四章(五)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东华仍是闭着眼,睫毛长且浓密,良久才开口道:“我为什么要帮你,让你出去会燕池悟?”

凤九想他这个反问不是讨打么,但她晓得东华一向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子,虽然着急还是克制着心中火气逻辑清晰地一字一顿告诉他:“因为我帮了你啊,做神仙要互相帮助,我帮了你,我遇到危急时刻你自然也要帮一帮我,这才是道法正理。”她此时还握着东华的手臂,保持这个姿态同他说话已有些时候。她心中琢磨若他又拿出那套耍赖功夫来回她道“今天我不太想讲道理,不太想帮你”她就一爪子给他捏上去,至少让他疼一阵不落个好。哪里想到东华倒是睁眼了,目光在她脸上盘桓一阵,眼中冷冷清清道:“我没有办法送你出去,即便你同他有什么要紧之约,也只能等十二个时辰以后了。”

凤九脑子里轰一声炸开:“这岂不是注定爽约?”她的一切设想都在于东华的万能,从没有考虑过会当真走不出去误了盗频婆果的大事,但东华此种形容也不像是开她的玩笑,方才那句话后便不再言语。

她呆立一阵,抬眼看天上忽然繁星密布杳无月色,几股小风将头上的林叶拂得沙拉作响。今夜若错过,再有时机也需是下月十五,还有整整一月,凤九颓然地扶着矮榻蹲坐。星光璀璨的夜空却忽然倾盆雨落,她吓了一跳,直觉跳上长榻,四望间瞧见雨幕森然,似连绵的珠串堆叠在林中,头上蓝黑的夜空像是谁擎了大盆将天河的水一推而下,唯有这张长榻与泼天大雨格格不入,是个避雨之所。

她听说有些厉害的妖被调伏后因所行空间尚有妖气盘旋,极容易集结,需以无根水涤尽七七四十九个时辰,将方圆盘旋的妖气一概冲刷干净方称得上收妖圆满,这么看此时天上这番落雨该是东华所为。

夜雨这种东西一向爱同闲愁系在一处,什么“春灯含思静相伴,夜雨滴愁更向深”之类,所描的思绪皆类此种。雨声一催,凤九的愁思一瞬也未免上来,她晓得东华此时虽闲躺着却正是在以无根净水涤荡缈落留下的妖气,怪不得方才要化出一张长榻,一来避雨,二来注定被困许久至少有个可休憩之处,东华他考虑得周全。

凤九颓废地蹲在榻尾,她已经接受煮熟的鸭子被夜雨冲走的现实,原本以为今夜频婆果就能得手,哪晓得半道杀这么一出,天命果然不可妄自揣度,但今次原本是她拖小燕下水,结果办正事时她这个正主恍然不见踪迹,不晓得若下月十五她再想拖小燕下水小燕还愿意不愿意上当,这个事儿令她有几分头疼。

她思量着得编个什么理由回头见小燕才能使他谅解爽约之事,实话实说是不成的,照小燕对东华的讨厌程度,遇上这种事,自己救了东华而没有趁机捅他两刀,就是对他们二人坚定友情的一种亵渎和背叛。唔,说她半途误入比翼鸟禁地,被一个恶妖擒住折磨了一夜所以没有办法及时赶去赴约这个理由似乎不错,但是,如果编这么个借口还需一个自己如何逃脱出来的设定,这似乎有一些麻烦。她心中叨念着不知觉间叹息出声:“编什么理由看来都不稳妥,哄人也是个技术活,尤其是哄小燕这种打架逃命一流的,唉。”东华仍闭着眼睛似乎没什么反应,周围的雨幕却蓦然厚了一层,大了不止一倍的雨声擂在林叶上像是千军万马踏碎枯叶,有些渗人。凤九心中有些害怕,故作镇定地朝东华挪了一挪,双脚触到他的腿时感觉镇静很多,却忽然听到他的声音夹着雨声飘来:“看不出来你挺担心燕池悟。”

帝君他老人家这样正常地说话令凤九感到十分惶惑,预想中他说话的风格,再不济此时冒出来的也该是句“哄人也需要思索看来你最近还需大力提高自己的智商”之类这种。如此正常的问话凤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顺溜回道:“我也是怕下月十五再去盗频婆果他不愿意给我当帮手不是……”不是俩字刚出口,凤九的脸色顿时青了,艰难道:“其实那个,我是说……”

雨声恍然间小了许多,无根水笼着长榻的结界壁顺势而下,模糊中似飞瀑流川,川中依稀可见帝君闲卧处银发倚着长榻垂落,似一匹泛光的银缎。凤九脑中空空凝望结界壁中映出的帝君影子,无论如何偷盗不是一件光彩之事,何况她还是青丘的女君,头上顶着青丘的颜面,倘若东华拿这桩事无论是支会比翼鸟的女君一声还是支会她远在青丘的爹娘一声,她都完了。

她张了张口,想要补救地说两句什么,急智在这一刻却没有发挥得出,哑了半晌倒是东华先开口,声音听起来较方才那句正常话竟柔软很多:“今夜你同燕池悟有约,原来是去盗取频婆果?”她干笑两声往榻尾又缩了缩:“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身为青丘女君怎会干此种偷盗之事,哈哈你听错了。”

东华撑着头坐起身来,凤九心惊胆战地瞧着他将手指揉上额角,声音依然和缓道:“哦,兴许果真听错了,此时头有些晕,你借给我靠靠。”凤九小辫子被拿捏住,东华的一举一动皆十分拨动她的心弦,闻言立刻殷勤道:“靠着我或许不舒服你等等我变一个靠枕给你靠靠……”但此番殷勤殷错了方向,东华揉额角的手停了停:“我感觉似乎又记起来一些什么,你方才说下月十五……”凤九眨眼中会意赶紧凑上去一把揽住他按在自己腿上:“这么靠着不晓得你觉得舒服还是不舒服,或者我是躺下来给你靠?那你看我是正着躺给你靠还是反着躺给你靠你更加舒服些?”她这样识时务显然令东华颇受用,枕在她的腿上又调整了一下卧姿,似乎卧得舒服了才又睁眼道:“你是坐着还是躺着舒服些?”凤九想象了一下若是躺着……立刻道:“坐着舒服些。”东华复闭目道:“那就这么着吧。”

凤九垂首凝望着东华闭目的睡颜,突然想起来从前她是头小狐狸时也爱这样枕在东华的腿上,那时候佛铃花徐徐飘下,落在她头顶带一点痒,东华若看见了会抬手将花瓣从她头上拂开,再揉一揉她的软毛,她就趁机蹭上去舔一舔东华的手心……思绪就此打住,她无声地叹息,自己那时候真是一头厚颜的小狐狸,风水轮流转,今日轮着东华将自己当枕头,她担忧地思索,倘若东华果真一枕就是十二个时辰……那么,可能需要买点药油来擦一擦腿脚。

思绪正飘渺中,耳中听正惬意养着神的东华突然道:“可能失血太多手有些凉,你没什么旁的事不介意帮我暖一暖吧?”凤九盯着他抬起的右手,半天,道:“男女授受不亲……”东华轻松道:“过阵子我正要见见比翼鸟的女君,同她讨教一下频婆树如何种植,你说我是不是……”凤九麻溜地握住帝君据说失血凉透的右手,诚恳地憋出一行字:“授受不亲之类的大防真是开天辟地以来道学家提出的最无聊无羁之事。”殷勤地捂住帝君的右手:“不晓得我手上这个温度暖着帝君令帝君还满意不满意?”帝君自然很满意,缓缓地再闭上眼睛:“有些累,我先睡一会儿,你自便。”+凤九心道此种状况容我自便难不成将您老人家的尊头和尊手掀翻到地上去?见东华呼吸变得均匀平和,忍不住低头对着他做鬼脸:“方才从头到尾你不过看个热闹,居然有脸说累要先睡一睡,鄙人刚打了一场硬仗还来服侍你可比你累多了”,她只敢比出一个口型,安慰自己这么编排一通虽然他目不能视耳不能闻自己也算出了口气,不留神颊边一缕发丝垂落在东华耳畔,她来不及抬头他已突然睁开眼。半晌,帝君看着她,眼中浮出一丝笑意:“你方才腹诽我是在看热闹?”看着她木木呆呆的模样,他顿了顿:“怎么算是看热闹,我明明坐在旁边认真地,”他面无愧色地续道:“帮你鼓劲。”“……”凤九卡住了。

第二日凤九从沉梦中醒来时,回想起前一夜这一大摊事有三个不得解的疑惑以及思虑。

第一,东华手上那个伤来得十分蹊跷,说是缈落在自己掉下来时已将他伤成那样她是不信的,因回忆中他右手握住自己和陶铸剑刺向缈落时很稳很疾,感觉不出什么异样。第二,东华前前后后对自己的态度也令人颇摸不着头脑,但彼时忙着应付他不容细想。其实,倘若说帝君因注定要被困在那处十二个时辰化解缈落的妖气,因感觉很是无聊于是无论如何要将她留下来解解闷子,为此不惜自伤右臂以作挽留,她觉得这个推理是目前最稳妥靠谱的。但是,帝君是这样无聊且离谱的人么?她一番深想以及细想,觉得帝君无论从何种层面来说其实的确算得上一个很无聊很离谱的人,但是,他是无聊到这种程度离谱到这种程度的人么?她觉得不能这样低看帝君,糊涂了一阵便就此作罢。事实上,她推断得完全没有什么问题……

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三生三世枕上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三生三世枕上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ingsh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章(三) 下一章:第四章(五)
热门: 时间都知道 东北往事之黑道风云20年 妖猫传 高智商犯罪 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 盗墓笔记 正念的奇迹 历史是个什么玩意儿 紫川 笑傲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