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五)

上一章:第四章(四) 下一章:第四章(六)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第三个疑惑,凤九脑中昏然地望定疾风院中熟悉的床榻和熟悉的软被,被角上前几日被她练习绣牡丹时误绣了朵雏菊还在眼前栩栩如生。她记得临睡前听得残雨数声伴着东华均匀绵长的呼吸,雨中仍有璀璨星光,自己被迫握着东华的手感到十分暖和,他的身上也有阵阵暖意,然后她伺候着他头一低一低就睡着了。她清晰地记得自己是扶着东华那盏长榻入眠的,刚开始似乎有些冷,但睡着睡着就很暖和,因此她睡得很好,甜黑一觉不知到什么时辰。但,此刻醒来她怎会躺在自己的房中?

她坐在一卷被子当中木木呆呆地思索,或许其实一切只是黄粱一梦,今日十五,她同萌少小燕去醉里仙吃酒看姑娘,看得开心吃得高兴就醺然地一觉至今,因为她的想象力比较丰富,所以昏睡中做一个这么跌宕起伏又细节周全的梦也不是全无可能。她镇定地琢磨了一会儿,觉得要不然就认为是这么回事吧,正准备借着日头照进来的半扇薄光下床洗漱,忽瞄见窗格子前一黑,抬眼正看到小燕挑起门帘。

凤九的眼皮控制不住地跳了跳。小燕他今日穿得很有特色,上身一领大红的交领绸衣,下裳一派油麦绿,肩上垮了硕大一个与下裳同色的油绿油绿的包袱皮,活脱脱一个刚从雪地里拔出来的鲜萝卜棒子。

鲜萝卜棒子表情略带忧郁和惆怅地看着凤九:“这座院子另有人看上了,需老子搬出去,老子收拾清楚过来同你告个别,山高水长,老子有空会回来坐坐。”

凤九表情茫然了一会儿:“是你没有睡醒还是我没有睡醒?”

鲜萝卜棒子一个箭步跨过来近得凤九三步远,想要再近一步却生生顿住地隐忍道:“我不能离你更近,事情乃是这般,”声音突然吊高急切道:“你别倒下去继续睡先起来听我说啊!”

事情乃是哪一般,凤九半梦半醒地听明白,原来这一切并不是发梦,据小燕回忆他前夜探路时半道迷了路,兜兜转转找回来时凤九已不知所踪,他着急地寻了她一夜又一日未果,颓然地回到疾风院时却见一头红狐大喇喇躺在她的床上昏睡,他的死对头东华帝君则坐在旁边望着这头昏睡的红狐狸出神,出神到他靠近都没有发现的程度。他隐隐地感觉这桩事很是离奇,于是趁着东华中途不知为何离开的当儿钻了进去。说到此处小燕含蓄地表示,他当时并不晓得床上躺的红狐狸原来就是凤九,以为是东华猎回的什么灵宠珍兽,他凑过去一看,感觉这头珍兽长得十分的可爱俏皮,忍不住将她抱起来抱在手中掂了掂,然后,悲剧就发生了。

凤九打眼瞟过鲜萝卜棒子颤巍巍伸过来的包得像线捆猪蹄一样的手,笑了:“然后梦中的我喷了个火球出来将你的手点燃了?我挺厉害的么。”

鲜萝卜棒子道:“哦,这倒没有。”突然恨恨道:“冰块脸不晓得什么时候从哪里冒出来倚在门口,没等老子反应过来老子的手就变成这样了,因为老子的手变成这样了自然没有办法再抱着你你就顺势摔到了床上,但是这样居然都没有将你摔醒老子实在是很疑惑。接着老子就痛苦地发现以你的床为中心三步以内老子都过不去了。老子正要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回去冰块脸却突然问老子是不是跟你住在一起,住在一起多久了。”

凤九挠着头向鲜萝卜棒子解惑:“哦,我睡得沉时如果突然天冷是会无意识变回原身,我变回原身入睡时没有什么别的优点就是不怕冷以及睡得沉。”又挠着头同小燕一起疑惑:“不过帝君他……他这个是什么路数?”

小燕表示不能明白,续道:“是什么路数老子也不晓得,但是具体我们一起住了多久老子也记不得了,含糊地回他说也有半年了。老子因为回忆了一下我们一起住的时间就失去了回攻他的先机,不留神被他使定身术困住。他皱眉端详了老子很久然后突然说看上了老子,”

凤九砰一声脑袋撞上床框,小燕在这砰的一声响动中艰难地换了一口气:“就突然说看上了老子住的那间房子,”话罢惊讶地隔着三步远望向凤九:“你怎么把脑袋撞了,痛不痛啊?啊!好大一个包!”

凤九摆了摆手示意他继续讲下去,小燕关切道:“你伸手揉一揉,这么大一个包,要揉散以免有淤血,啊,对,他看上了老子的那间房子。没了。”

凤九呆呆道:“没了?”

鲜萝卜棒子突然很扭捏:“他说我们这处离宗学近,他那处太远,我们这里有个鱼塘,他那里没有,我们这里还有你厨艺高超能做饭,所以他要跟老子换。老子本着一种与人方便的无私精神,就舍己为人地答应了,于是收拾完东西过来同你打一声招呼,虽然老子也很舍不得你,但是,我们为魔为仙,不就是讲究一个助人为乐么?”

凤九傻了一阵,诚实地道:“我是听说为仙的确讲究一个助人为乐没有听说为魔也讲究这个,”顿了顿道:“你这么爽快地和帝君换寝居,因为知道自他来梵音谷,比翼鸟的女君就特地差了姬蘅住到他的寝殿服侍他吧,你打的其实是这个主意罢。”

鲜萝卜棒子惊叹地望住凤九,揉了揉鼻子:“这个么,啊呀,你竟猜着了,事成了请你吃喜酒,坐上座。”想了想又补充道:“还不收你礼钱!”

凤九突然觉得有点头痛,挥手道:“好罢,来龙去脉我都晓得了,此次我们的行动告吹,下月十五我再约你,你跪安吧。”

小燕点了点头走到门口,突然又回过身,正色严肃地道:“对了,还有一事,此前我不是抱过你的原身么?占了你的便宜,十二万分对不住。兄弟之间岂能占这种便宜,你什么时候方便同我讲一声,我让你占回去。”

凤九揉着额头上的包:“……不用了。”

小燕肃然地忽然斯文道:“你同我客气什么,叫你占你就占回去。或者我这个人记性不好,三两天后就把这件事忘了反叫你吃亏,来来,我们先来立个文书约好哪一天占用什么方式占,哦,对,要不然你占我两次罢,中间隔这么长时间是要有个利息。”

凤九:“……滚。”

轩窗外晨光朦朦,凤九摸着下巴抱定被子两眼空空地又坐了一阵,她看到窗外一株天竺桂在雪地中绿得爽朗乖张,不禁将目光往外投得深些。

梵音谷中四季飘雪,偶尔的晴空也是昏昏日光倒映雪原,这种景致看了半年多,她也有点想念红尘滚滚中一骑飞来尘土扬。听萌少说两百多年前,梵音谷中其实也有春华秋实夏种冬藏的区分,变成一派雪域也就是近两百余年的事情。而此事论起来要溯及比翼鸟一族传闻中隐世多年的神官长沉晔。据说这位神官长当年不知什么原因隐世入神官邸时,将春夏秋三季以一枚长剑斩入袖中,齐带走了,许多年他未再出过神官邸,梵音谷中也就再没有什么春秋之分。

萌少依稀地提到,沉晔此举乃是为了纪念阿兰若的离开,因自她离去后当年的女君即下了禁令,禁令中将阿兰若三个字从此列为阖族的禁语。据说阿兰若在时很喜爱春夏秋三季的勃勃生气,沉晔将这三季带走,是提醒他们一族即便永不能再言出阿兰若的名字,却时刻不能将她忘记。席面上萌少勉强道了这么几句后突然住口像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讳言,凤九彼时喝着小酒听得正高兴,虽然十分疑惑阿兰若到底是个什么人物,但无论如何萌少不肯再多言,她也就没有再多问。

此时凤九的眼中蓦然扎入这一幅孤寂的雪景,一个受冻的喷嚏后,脑中恍然就浮现出这一段已抛在脑后半年余的旧闻。其实如今,沉晔同阿兰若之间有什么跌宕起伏的恩怨剧情她已经没有多大兴致,心中只是有些怅然地感叹,倘阿兰若当年喜爱的是冷冰冰的冬季多好,剩下春夏秋三个季节留给梵音谷,大家如今也不至于这么难挨。想到此处又打了一个喷嚏,抬眼时,就见原本很孤寂的雪景中,闯进了一片紫色的衣角。

凤九愣了片刻,仰着脖子将视线绕过窗外的天竺桂,果然瞧见东华正一派安闲地坐在一个马扎上临着池塘钓鱼。坐在一个破枣木马扎上也能坐出这等风姿气度,凤九佩服地觉得这个人不愧是帝君。但她记得他从前钓鱼,一向爱躺着晒晒太阳或者挑两本佛经修注聊当做消遣,今次却这么专注地瞧着池塘的水面,似乎全副心神都贯注在了两丈余的鱼竿上。凤九远远地瞧了他一会儿,觉得他这个模样或许其实在思量什么事情,他想事情的样子客观来说一直很好看。

三生三世枕上书小说的作者是,本站提供三生三世枕上书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三生三世枕上书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yingshixiaoshuo.com
上一章:第四章(四) 下一章:第四章(六)
热门: 无终仙境 听雪楼 檀香刑 风筝 芸汐传 连城诀 寻秦记 沙海 司藤 云荒·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