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分 第十四章

上一章:第二部分 第十三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电/脑和手/机端都用www.yingshixiaoshuo.com 影视小说访问,可方便了,你一定要记住啊!

一切都变得非常清楚了,我掉进了桃色陷阱,鬼迷心窍地中了美人计。命运相当亲切地为我安排了一场意想不到的劫难,毫无疑问,我遇上对手了,他们已经搞得我妻离子散了,下一步会对我做什么?我不敢深想,经过杨妮儿一番奚落和嘲弄后,我心中所有的柔情都化作了恼羞成怒和绝望,就连杨妮儿乌黑的睫毛在我脑海中也纠缠成一张罗网。我极为明晰地看清了我自己和我的处境,我就像一只苍蝇正嗡嗡地飞向罗网。这就是我的结局吗?不可能!那么多京城大员都不是我的对手,我说拿下他们就拿下他们,每个人都有致命的弱点,为此我从不敢将自己的正面暴露给任何人,当然杨妮儿除外,也正因为如此,我才着了习海涛的道儿,狗日的,想置我于死地,没那么容易,连老谋深算的杨厚德都不是我的对手,我就不信我会输给你这个小牛犊子。接下去一连几天,我都苦苦思索对付习海涛的办法,想来想去都觉得还是当初对付杨厚德的办法管用,我早就听说过有一种病毒叫灰鸽子,是一种极度危险的木马程序,灰鸽子的背后已经形成了一个制造、贩卖、销售病毒的“传销”帝国,而处于这条产业链最底层的被称为“肉鸡”,被木马释放者或者黑客远程控制的电脑终端,可以是一台个人电脑,也可以是一个公司或网站,甚至是政府、军队的服务器。怪不得习海涛任驻京办信息处处长时搞到的信息总是令人瞠目结舌,我怀疑这家伙一定是用了黑客手段。要登录进入“肉鸡”,必须知道三个参数,也就是远程的电脑IP、用户名和密码,这些可以通过木马程序入侵来获得。当然,习海涛要想获得我的这些信息,根本用不着木马程序,有一个杨妮儿就够了,那个小妖精连我的心都偷去了,还有什么不能从我这里偷走的?可怕的是,对于“灰鸽子”的操作者来说,“肉鸡”几乎可以让操作者使用一切自身所拥有的资源。黑客远程控制用户的电脑后,不仅可以盗窃用户的银行账号、密码、身份信息,而且可以盗取用户QQ、MSN、网络游戏、淘宝等账号和密码;不仅可以随意盗取用户的各种隐私数据,比如:生活照片、视频录像、个人主要文件、商业机密文件等,而且如果用户计算机配备了摄像头,黑客还可以随意打开摄像头偷盗用户隐私生活,甚至生成视频。为了能见到远在澳洲的女儿,我宿舍内的电脑一直装有摄像头。毫无疑问,我生活的每一个角落都掌控在习海涛手里了,我必须马上行动,给他致命一击,否则我的后果不堪设想。我从习海涛任信息处处长开始,一直琢磨到他任副主任。想来想去都没发现他有贪污受贿的蛛丝马迹,但是他任信息处处长时,每年用于获取信息的经费非常可观,我就不相信他会不做一点手脚,即使手脚一点没做,只要我替你做,就不愁抓住不住你的把柄。想到这儿,我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我先给齐胖子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可以在习海涛任信息处处长时贪污信息经费方面做文章,还是老办法,赃款由齐胖子负责,匿名信由我负责。齐胖子说让我放心,他一定把事儿做得滴水不漏,然后压低声音告诉我:“丁哥,董梅好像知道梁市长外面有女人了,找我盘查好几次了,我费好大劲儿才敷衍过去,我估计她很可能进京找你,因为她已经预感到梁市长外面的女人可能是那顶顶,你前些日子不是帮那顶顶搞了一场善缘晚会吗,董梅认定你一定了解内情。丁哥,董梅可不好对付,你得有个心理准备,千万别弄漏兜子了!”

此时我心里根本顾不上董梅,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收拾习海涛,便敷衍地说:“放心吧,齐天,对付官太太,驻京办主任最拿手,我一定拿出‘跑部钱进’的劲头,安抚好董梅。”

齐胖子笑着说:“丁哥,你如果有本事让董梅和那顶顶握手言和,成为姐妹,那么你不仅是梁市长的和事佬,还是月下佬,梁市长一定亏待不了你!”

“你放心吧,董梅找我就等于找到救星了,”我搪塞地说,然后话锋一转,强调道,“齐天,我估计你的电脑,甚至大圣集团的电脑都被黑客控制了,你知道黑客是谁?就是习海涛。我劝你赶紧想办法补救,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齐胖子气愤地说:“习海涛有这本事?是不是那个叫杨妮儿的小狐狸干的。丁哥,我再次提醒你,千万别被杨妮儿那个小狐狸迷惑了,俗话说,旁观者清,我可一直为你捏着把汗呢!”

齐胖子的话句句像利剑一样扎我的心,但是我实在没有勇气告诉他实情。我错就错在没向齐胖子说实话,如果当时我说了实话,以齐胖子的手段会毫不犹豫地将习海涛和杨妮儿做掉,齐胖子做这种事根本用不着他手下人动手,总之这家伙有的是办法,果真如此,我就不会坐在这囚笼一样的房间里写这些不堪回首的文字。专案组领导,到现在你们该相信我是被诱惑进桃色陷阱里的吧,已经到这种地步了,我知道跟你们撒谎已经毫无意义,因此我用人格发誓我说的不一定是心里话,但句句是实话。尽管你们根本不相信我的人格,就像我根本不相信“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一样。其实走到今天这一步,跟刚刚被蜘蛛吸干的死苍蝇没什么两样。现在我的窗户外面一棵大杨树的杨树枝上挂着一张闪着光亮的蜘蛛网,网上的大蜘蛛已经用大理石花斑前肢吸干了一只漂亮的蜻蜓和三只毛茸茸的飞蛾,似乎还未吃饱,正虎视眈眈地望着我的窗户,看着被挂在蜘蛛网上的那几个被吸干的小动物,似乎预示着我的命运不会比它们好多少。但是当时我并不甘于这样的命运。考虑到我的电脑已被杨妮儿和习海涛控制,我用左手一连写了二十几封匿名信,信中除了检举揭发习海涛利用职权贪污受贿之外,还着重揭发了他采用非法手段刺探领导隐私和国家机密的犯罪行为,并且将非法手段一一列举。考虑到习海涛有市委书记夏世东撑腰,我不仅打算给东州市市委常委每个人都寄一封,而且打算给清江省委常委每人也寄一封,还打算将东州市驻京办经常“跑部钱进”的机关单位的纪检部门分别寄一封,目的是让这些部委给东州市施压,严厉查处习海涛的不法行为。既然杨妮儿已经和我摊牌了,她是习海涛的未婚妻,而且公然指责我和齐胖子是“*门事件”的罪魁祸首,就等于将我和习海涛的矛盾公开化了,眼下的局势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因此我行事必须处处谨慎小心,要知道习海涛在部队可是干过侦察连长的。正因为如此,我选择下半夜将这些匿名信寄出去。下半夜三点钟,我悄悄走出北京花园时,月亮如少妇白花花的半个屁股悬在空中,我快速走到停车场,钻进我的奔驰车内,不知为什么,心里慌慌的,总觉得后面有人盯着我,我惴惴不安地发动着车,轻踩油门,奔驰车像会移动的棺材一样驶上街道。别看是下半夜了,路上来往的车并不少,不时有车迎面开过来,或者飞速超过我,白亮的头灯渐渐逼近,红红的尾灯渐渐远去。我一边开车一边盘算着事先选好的邮局地点,总觉得这是一个危险的夜晚,于是脑海里生出许多奇思异想。我先沿着东三环路绕圈,因为北三环东路中旅大厦附近有一家邮政支局,东三环北路亮马河大厦附近、发展大厦附近,都有邮政支局。没想到我的奔驰车刚上三环路,有三辆三菱吉普快速尾随上来,将我夹在了中间,我顿时紧张起来,企图加速甩掉它们,然而,在我面前的那辆车始终压着我,左右两辆车也紧贴着我的奔驰,我快它们也快,我慢它们也慢,显然是想给我点颜色看看。这三辆三菱吉普我太熟悉了,在九谷口时,我就见过这三辆车,从九谷口宿营之后,这三辆车像幽灵一样经常出现在我的梦中,好像杨妮儿的三个男同学认识我的目的就是为了熟悉我之后,专门跟踪我似的,如果说以前我只是感觉这三辆车像鬼影一样尾随着我,我一度认为是自己做贼心虚导致脑海里出现的幻觉,那么今天晚上三辆三菱吉普公然围追堵截我,显然充分证明了曾经的幻觉就是事实。杨妮儿的三个男同学小尉、小吴和小贺从九谷口宿营之后,就一直在暗处盯着我,这么说,杨妮儿过生日那天晚上,在我的宿舍,我喝了杨妮儿给我沏的茶之后就昏睡不醒,但我的意识里似乎觉得有三四个人进了我的房间,当时我以为自己喝多了,是醉酒后的幻觉,如今看来并非幻觉,一定是小尉、小吴和小贺趁我昏睡进入了我的房间,说不定连习海涛也进去了,日记就是那天晚上被他们拿走的。对,一定是这样的,这可真是一场噩梦啊!就在我试图脱身之际,我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我打开手机一看,竟然是杨妮儿发的,内容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以为下半夜干坏事就没人知道了,还想用匿名信害人,你就死了这份儿心吧!我的三个同学都是赛车俱乐部的,就你那两下子,干脆别现眼了!折腾一宿了,你累不累,还是回去睡觉吧,孩子他爹!”

我看了这条短信,又气又恨又沮丧,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大有一种被小妖精玩弄于股掌之上的耻辱感,觉得自己像一个无力反抗的小丑,恼羞成怒地加大油门,企图突出重围,怎奈三辆三菱吉普车太灵巧了,一看就是玩车的高手,车技娴熟的令我束手无策,最后只好取消计划,下了三环路,驶回北京花园,三辆三菱吉普车一直“护送”回到北京花园停车场,然后像是告别似的,每辆车都响了一声喇叭,呼啸而去。我心有余悸地坐在车里,三声喇叭仿佛是阵阵哄笑,气得我下意识地往怀里摸,心想,此时若是有一把上满膛的手枪,我会迫不及待地扣动扳机。回到宿舍,我感觉自己全身都快散架了,衣服也没脱就躺在了床上,以前每当我躺在床上,脑海里立即浮现出杨妮儿美丽的倩影,温柔的微笑,甜蜜的香吻,而此时杨妮儿像鬼魂一样在我脑海中漂荡,回想起她进驻京办以后发生的所有事情,好像杨妮儿到驻京办应聘的目的就是为了害我来的,最毒不过妇人心,人在官场,最怕自己的弱点暴露给对手,我可倒好,在驻京办主任的岗位上净给别人用美人计了,想不到着了杨妮儿这个小妖精的道儿,这可真是善使刀者死于刀下,善使剑者死于剑下。

上一章:第二部分 第十三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朝夕之间 官规则 重生之官路商途 驻京办主任9 巴国侯氏 幕僚 重生之官道 进步 上位 挂职干部